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7章 一群奇怪的人
    夏侯梓安闻言,顿时指了指前面一大片的植物,惊喜的道,“前面刚好有止血止痛的星辰草,我去摘点过来,涂在伤口上,会好得快些。”

    夏侯梓安也待在丹殿一段时间了,对药材已经极为熟悉,所以看到眼前的植物,一眼就辨出了药材的功效。

    苏陌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看到果然是可以疗伤的药材,这才点点头,“嗯,你小心点!”

    这里毕竟是阵法里边,不比外边,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所以还是小心为上。

    夏侯梓安也是十分谨慎的点点头,准备朝药材走过去。

    东方璃月似乎也有些担心他,顿时主动请缨的开口,“我陪你去!就你那尊灵师的实力,我不放心!”

    听出东方璃月语气中的鄙视,夏侯梓安微微敛眉,面色不太好看,“谁要你跟了,你个还需要我救的人,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夏侯梓安嘴巴一向很毒,对待东方璃月更是丝毫不给面子。

    东方璃月闻言,瞬间被他噎得涨红了脸,“你能不能不要揪着上次在南鞍森林的事儿不放,那是我没注意,不是没实力,你能不能搞清楚了?”

    上次她被苏陌凉这伙人爆发出的战斗力吓得不轻,一个不慎,就让敌人钻了空子,这才让夏侯梓安跑过来支援,就那么一次,好像就成了她人生的污点。

    她不过是骂了他几句,说他吃豆腐而已,没想到,他就怀恨在心,动不动就这件事来拿讽刺她,实在太可恶了!

    夏侯梓安似乎完全不接受她的说辞,只是冷冷瞥了她一眼,“不用找借口了,我很清楚!”

    说着,夏侯梓安便是抬步朝前方的星辰草走去。

    东方璃月见他固执的看低自己,窝了一肚子火,不服气的追上去,“你给我站住,你清楚什么啊,你是脑子有问题还是怎么的,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

    看到两人吵吵闹闹的,东方耀钰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这个妹妹啊,被我爹和六叔宠惯了,听家里的其他弟子说,她从小像个男孩子,没有一点女人的温柔贤淑,整天闹哄哄的,让人头疼!”

    “不会啊,我觉得璃月姐姐挺可爱的,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委屈自己。我还挺羡慕她的!”夏侯婉璇出身在娘不疼爹不爱,姐姐还想弄死她的家庭里,看惯了人情冷暖,受尽了白眼和欺凌,所以特别羡慕在家里受宠,肆意潇洒的东方璃月,也羡慕靠着自己的实力,掌控自己命运的苏沫!

    在她看来,她们都比自己过得舒坦,过得有价值!

    东方耀钰闻言,微微侧目,瞧了一眼她溢满羡慕之情的俏脸,良久才开口道,“她那性子有什么好的,都没有男人敢喜欢她!”

    夏侯婉璇不赞同的摇头,笑着道,“我觉得我哥就挺喜欢她的!”

    “你哥?你哥怕是最讨厌她吧!”东方耀钰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前方斗嘴两人,实在不敢苟同夏侯婉璇的说法。

    夏侯婉璇闻言,嘴角的笑意更深,“你是不了解我哥,我哥嘴巴虽然毒,但很少跟人斗嘴的,不喜欢的人,他根本懒得搭理,很明显,他是觉得璃月姐姐有趣,才想故意逗逗她的。”

    听了这番话,东方耀钰心头一震,瞳孔掠过一抹惊讶。

    苏陌凉似乎也没料到这层关系,颇为诧异的抬头看了东方璃月和夏侯梓安一眼。

    然而,苏陌凉刚看到他们采下星辰草,两人便是被突然打飞,重重摔了回来。

    看到这一幕,苏陌凉,夏侯婉璇,东方耀钰和汐诺在内都被这样的动静惊了一大跳,骇然的瞪大了眼睛。

    东方璃月被压在夏侯梓安的身下,倒是还没怎么受伤,顶多是摔在地上的擦出的伤痕,而夏侯梓安背后却是印着一个明显的巴掌印,一看就是被人打了一巴掌。

    东方璃月看到夏侯梓安吐了一口鲜血,霎时吓得六神无主,慌张的询问道,“梓安,你没事儿吧?你别吓我啊。”

    刚才那一下攻击,她本来是逃不掉的,没想到夏侯梓安那点尊灵师的实力,也敢帮她挡下来,真是不要命啊!

    苏陌凉等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赶紧冲上去,搀扶起两人。

    看到夏侯梓安受了内伤,苏陌凉再度从空间掏出一颗丹药塞到了他的嘴里,看到他稍稍缓过劲儿来,大伙儿才松了口气。

    这时候,只见前方忽然出现了一大群人,全都是形如枯槁,身材瘦弱的男子。

    只是大伙儿都没想到,他们居然会爆发出这样的力量,还是在他们都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一拳打飞夏侯梓安和东方璃月,要知道东方璃月好歹也是名中期君灵师啊!

    意识到这一点,苏陌凉顿时沉了面色,皱眉质问道,“来者何人?”

    “哼,我们没问你们是什么人,你们反倒问起我们来了!不过,你们有胆子抢我们的药材,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今天都得死!”对面一位身穿棕色衣服的男子冷哼一声,憔悴的容颜上浮动着凶狠的怒意,死字一出,浑身瞬间爆发出属于中期境界后天君灵师的气息。

    苏陌凉没料到这样瘦弱憔悴的人,竟然是名中期境界的后天君灵师,心头一禀,面色闪过一抹惊讶,而后镇定的开口,“抱歉,你们可能误会了,我们不是想抢你们的药材,只是路过碰到,所以采摘一株,想帮我朋友疗伤而已!”

    “是呀,这里有这么多星辰草,我们不过是采一株而已,你们有必要下这么重的手吗?”东方璃月想到刚才那一掌的力度,看到夏侯梓安面色惨白,就怒不可遏的吼起来,“再说了,这里是森林,又不是你们的地盘,凭什么说我们抢你们的药材?”

    “闭嘴!这片星辰草是我们发现的,就是我们的药材!采它一片叶子都不行,更何况你们还采了一株!!!”那位瘦弱的棕衣男子愤怒大吼,声音震耳欲聋,气势骇人。

    苏陌凉没料到对方竟然对星辰草如此看重,要知道这星辰草是最基础的药材,整个森林随处可见的,就算拿到市场上去卖,都没人瞧得上眼的啊。

    这男子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