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0章 她肯定死在里边了!
    封将军见他大吼大叫,害怕他打扰到其他人的修炼,连忙出声呵斥,“你已经修炼完毕,可以出去等她了,请不要打扰其他人的修炼!”

    在仙池里的修炼本就凶险,大家都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专心致志的吸收灵力,不能出一丁点的差错,否则就会有生命危险。封将军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自然不许有人在旁边打扰。

    而东方耀钰担心苏陌凉出事儿,哪里管得了那么多,此时听到封将军的呵斥,才不得已闭上了嘴巴,只是表情依然着急得纠结到了一起。

    虽说他知道苏陌凉的实力了得,但这都一个时辰过去了,她还没出来,东方耀钰还是忍不住担心。

    不管她多强大,多有能耐,多有手段,他还是会害怕,因为他承受不起一丁点失去她的风险。

    夏侯婉璇看到东方耀钰因为在乎而情绪失控,瞳孔微黯,随后像是鼓起勇气一般走到了他的身边,安慰道,“别担心,苏沫不会有事儿,你要相信她!”

    东方耀钰突然听到这话,神情一滞,低头看了她一眼,当目光接触到她那张温柔的笑脸时,急躁的心情竟是放缓了一些,只是嘴上还是不放心的道,“这么久了,她还没出来,怎么能不让人不担心啊。”

    “她是个有分寸的人,不会拿生命开玩笑的,她没出来,说明能承受得住仙池的力量,我们还是安心的再等等吧。”说着,夏侯婉璇忽然压低声音,在他耳边提醒了一句,“他们都看着你呢,你之前装得那么好,总不能功亏一篑,在这时候露出马脚吧。”

    夏侯婉璇说的自然是他假装不喜欢苏沫的事情,东方耀钰一听立马明白了她的意思,表情显得有些僵硬,甚至有些尴尬,盯着她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竟是生出了几分心虚,匆忙得避开了视线,但着急的情绪却是得到了很好的收敛。

    看到他渐渐冷静了下来,夏侯婉璇嘴角轻扬,有淡淡的笑意流淌,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生出了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痛意。

    就这样,他们在岸边又等了一个时辰的样子,池子里又有人走了出来。

    看到大家陆陆续续的出来,却迟迟不见苏陌凉的动静,他们几个人的心情变得更加沉重起来。

    这时候,夏侯梓安盯着坐在苏沫旁边同样没有动静的汐诺,面露惊讶的感叹道,“真是想不到,汐诺居然也能撑这么久的时间,她还真是不简单啊!”

    东方璃月闻言,也是深以为然的点头,“是呀,我总觉得这个汐诺不简单,虽然不多言不多语的,但厉害着呢,不知道这么厉害的人,怎么就沦落成奴隶了呢。”

    听到这话,东方耀钰和夏侯婉璇的表情都涌上些疑惑,深深看了一眼汐诺的方向,这时候正巧看到汐诺也从池子里站了起来,回到了岸上。

    东方璃月和夏侯婉璇见此,都是迎上去嘘寒问暖,见她没有大碍,大伙儿才放下心来。

    就在这时,他们看到白承彦也从池子里站了起来。

    东方耀钰见他撑了这么久,忍不住感慨道,“这白承彦也挺厉害的,居然在里边坚持了两个时辰。之前看他在炼丹方面挺有天赋,没想到在灵力上也毫不逊色啊,难怪有些心高气傲的,瞧不起人。”

    东方璃月对那个自大的家伙很有意见,不满的冷嗤道,“有什么了不起,炼丹比赛不照样被苏沫给打败了吗!现在更是比苏沫出来得早,看样子灵力天赋也比不过苏沫!”

    白承彦身为炼丹师,感知能力过人,自然听到了东方璃月等人对他的议论,此时抬眸朝东方璃月这边望了过来,犀利的打量了他们一眼,果然没有看到苏沫的身影,他刚还得意的神情猛然一凝,顿时垮了下来。

    随后,他皱起眉头,有些不相信的朝仙池望去,这才发现苏沫竟然真的还留在仙池里,没有起身的迹象。

    看到这一幕,他的面色更是黑了一圈,眉头皱得更深,瞳孔浮动着不能接受的震惊。

    他身为后天君灵师,坚持两个时辰,已经很了不起了,没想到苏沫一个比自己低了那么多级的中期君灵师居然还在池子里坚持,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

    依照她那点实力,顶破天能坚持一个时辰,什么时候她一个中期君灵师比他一个后天君灵师还厉害了?

    看到苏陌凉不但没有起身的意向,表情还特别淡定,面对那样高强度的冲击,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白承彦心头震动不已。

    要知道就连旁边的先天君灵师们都已经皱着眉头,一脸痛苦,她竟然屁事儿没有,这像话吗?

    若不是白承彦刚才亲自感受了仙池里边蕴含的力量,让他招架得极其痛苦,好几次都差点痛晕过去,他很难相信苏沫是泡在这样艰难的环境里。

    已经从仙池里起来的人,这时候也发现了苏陌凉的异常,大伙儿全都一脸诧异的盯着她,震惊的同时,也困惑不已,不知道苏陌凉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就这样又是过了一个时辰,池子里不少先天君灵师也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就连霍明煜的父亲也修炼完毕,回到了岸上,可就是不见苏陌凉的动静。

    看到这里,东方耀钰等人更是焦躁不安,在岸边躁动得来回走动。

    白承彦也没料到,过去了这么久,苏沫竟然还是纹丝不动,一脸冷漠,看不出任何情绪变化,就像是——像是没了知觉一般。

    要真是没了知觉,那么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已经晕过去了,另一种就是——已经死了!

    想到这两种可能,白承彦顿时恍然大悟,嘴角扬起明媚的笑容,幸灾乐祸的笑着道,“哈哈哈,依我看,她不是天赋过人,而是已经死在里边了吧!”

    本就担心得快要疯掉的东方耀钰突然听到这话,更是怒得双目猩红,生气的大吼,”你放屁!你都还没死,她怎么可能死!”

    “别自欺欺人了,我好歹也是后天君灵师,是她一个君灵师能比的吗?再说了,现在人家先天君灵师都已经出来了,她还没出来,不是死在里边了是什么?”白承彦冷笑着摇头,对他的自欺欺人不屑到了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