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9章 去霍家跟苏沫道歉
    管家闻言,点头如捣蒜,连忙应下来,“是是是,老奴这就下去准备。”

    说着,老管家便是行礼告退,直奔厨房而去。

    这一晚在霍家热闹的晚宴中结束,关于苏沫和霍明煜回到霍家的消息也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在幽冥城迅速传开。

    当然,苏沫活着的消息也很快传到了白承彦的耳朵里。

    翌日一早,白承彦还在房间里睡大觉,便是有人敲响了房门。

    白承彦睡眼惺忪的起来,只看到自己的贴身护卫恭敬的站着门口,一脸凝重的低着头,严肃的抱拳禀报,“主子,属下有事禀报。”

    白承彦被人扰了清梦,心情不爽,皱眉低喝,“什么事儿,说!”

    护卫闻言,脑袋垂得更低,似乎害怕白承彦动怒,声音也沉了不少,“主子,苏沫回到霍家了!”

    “苏沫回霍家,关本公子什么事儿!这么小的事儿,你也敢来烦本——等等!你说谁,谁回霍家了?”白承彦睡得迷迷糊糊的还不太清醒,听到护卫说的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儿,当场就控制不住暴脾气大吼,但说完苏沫的名字,他才突然反应过来,霎时凝住了表情,猛地瞪大了双眼,震惊的大声追问。

    护卫见他清醒过来,被他可怕的视线吓得浑身发毛,有些结巴的重复道,“是苏——苏沫!”

    清清楚楚的听到苏沫两个字,白承彦顿时打了个激灵,僵硬的俊脸唰的一下变得灰白一片,眼睛瞪得贼大,一副惊吓过度的表情,僵持了好一会儿,他才哆嗦着声音,不敢相信的确认,“苏沫?你说的苏沫就是霍明煜找来的那个苏沫,在炼丹比赛上拿到第一名的苏沫?”

    害怕是同名有姓的人,白承彦把苏沫的身份说得极其详细。

    护卫看他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心里更是忐忑,但面对他锲而不舍的追问,只有老老实实的回答,“是,就是那个苏沫!”

    得到确切的回答,白承彦承受不住打击的往后退了一步,满脸惊恐的连连摇头,“不——不——不可能!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回到霍家?”

    “哦,我知道了,是尸体抬回霍家了,对不对!”突然想到这里,白承彦眼睛一亮,猛地上前,一把抓住了护卫,急切的质问道。

    护卫被他过激的举动,吓得脸色发白,抖着身子回话,“回——回主子,是活着——活着走回去的。”

    “什么!!!活着!!!不可能!她一个中期君灵师,在里边泡了那么久,泡得比我还久,这怎么可能!我都扛不住那样变态的冲击,她怎么可能抵挡得住!你在开什么玩笑!”白承彦受了刺激,气得双目猩红,怒不可遏的大吼。

    如此一来,那他岂不是连个中期君灵师都不如了吗!

    护卫被他的怒火吓得瑟瑟发抖,赶紧抱拳道,“属下不敢有半句谎言欺骗主子。”

    白承彦闻言,还想发火,哪知道还没骂出口,便听到远处传来焦急的喊声,“少爷,少爷,老爷有急事儿找你,正在大厅等着,你赶紧去一趟吧。”

    白承彦看到老管家快步跑进来,一脸沉重的样子,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涌上不好的预感。

    只是堂主找他有急事儿,他不敢怠慢,不得不随他到了大厅。

    此时的白羽堂堂主正坐在大厅主位上等着他,看到白承彦进来,面色不太好,锐利阴冷的视线落到白承彦的脸上,顿时让白承彦生出几分寒意。

    白承彦走到大厅中央,恭敬的朝堂主行礼,他虽然是白羽堂的少爷,但只是个义子,平日在这个威严冷漠的父亲面前,还是很有距离感,此时见父亲黑着脸,白承彦一时摸不准他的心思,忐忑的询问道,“父亲,找儿子来,不知道所为何事。”

    听到他的问话,堂主也控制不住火气,怒哼道,“哼,你还有脸问什么事儿!就是你搞出来的破事儿!”

    “额,父亲,儿子不明白。”白承彦被他吼得面色发白,表情有些困惑。

    “哼,不明白?你难道没听说苏沫已经安然无恙的回到霍家了吗,你知道这十天他们在干嘛吗?”堂主黑着脸,冷声质问。

    白承彦只听说苏沫活着的消息,还来不及打听她这十天的情况呢,突然听到堂主的提问,不解的摇摇头。

    看他什么都不知道的蠢样子,堂主就气不打一处来,吹胡子瞪眼的喝道,“这十天人家在城主府做客呢,城主和苏沫太投缘,舍不得放她回去,便留了他们一伙人住在城主府,好酒好肉的招待,可见城主对苏沫十分的重视。”

    白承彦得知这样的真相,瞳孔闪过一抹震惊,心里不是滋味儿。

    他那么努力都没得到城主大人的赏识,一个突然冒出来的黄毛丫头,却得到了这样的优待,如何不让他嫉妒。

    看到他面色灰白,同样是没料到苏沫有这样的成就,堂主心里有火,继续哼道,“我听闻那苏沫本来不隶属于任何组织,虽然暂住在霍家,但却不受霍家人的待见,而我们白羽堂本可以在这时候抛出橄榄枝拉拢她,让她成为我们白羽堂的人。但这一切,都被你给毁了!”

    之前,他听闻苏沫死在仙池里,倒是对此人没有太多的期待,白承彦和她关系如何,他也懒得计较,但现在苏沫平安的回来了,还在城主府做客这么久,那她的价值,她的地位可就不一样了。

    想来,幽冥城的所有势力都会想方设法的拉拢此人,毕竟那苏沫可是名丹皇巅峰的炼丹师啊,只要有了她,炼丹大赛的八个名额就稳操胜券,或许还能和城主大人搞好关系,得到城主的优待。

    不管怎么看,那苏沫都是一块鲜美的肥肉,必定引来众人哄抢。

    一想到他们白羽堂本来也很有希望拉拢此人的,但却被白承彦给毁了,他就怄得不行。

    白承彦听到这话,不禁握紧了拳头,心里明明屈辱,面上还要愧疚的道歉,“对不起,儿子让白羽堂错失人才,让父亲失望了。”

    他知道,堂主这是怪罪他和苏沫闹得不愉快,把关系给搞僵了。

    “哼,跟我道歉没有。既然知道错了,那就去弥补过错,到霍家跟苏沫道歉吧!”堂主目前只想和苏沫缓和关系,随即冷声吩咐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