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7章 白承彦怒了
    说来,苏陌凉对这白羽堂没什么好感,因为他们一到幽冥城,夏侯梓安就被白羽堂的人给打伤了,当时要不是双龙门少主出面解围,估计双方早就干起来了。

    后来在炼丹比赛上,白承彦目中无人的冷嘲热讽更是令人生厌,苏陌凉对这样的人,实在没办法真诚以待。

    所以,看到他们父子走过来,苏陌凉并没有起身,只是表面客气的问候,“这是什么风,竟然把白羽堂的堂主大人和白公子给吹来了。”

    白松渊和白承彦在外边等了那么久,自然知道苏沫有故意刁难他们的意思在里边,此时看到她竟然坐在这里,悠闲的喝着茶,那怡然自得的姿态,显然没将他们放在眼里,两人都是被她气得银牙暗咬,窝了一肚子的火。

    白松渊毕竟一把年纪,性格要稳重不少,还能掩饰一下自己的情绪,但白承彦就不行了,他虽然不敢直接发火,但怒意全都表现在脸上,整张俊脸又黑又臭的,十分难看。

    白松渊听到苏沫的调笑,强忍着怒火,嘴角勉强扯起一抹笑意,“哈哈,哪有什么风,是老夫和犬子听闻苏姑娘平安归来,所以前来探望姑娘!”

    “哈哈,堂主大人,当初白公子到处说我死在仙池里边了,你们该不会是来确定我到底死没死的吧?”苏陌凉闻言,轻笑起来,开玩笑似的反问道。

    听到这么犀利的话,白松渊嘴角的笑容猛然一僵,表情显得有些尴尬,白承彦也是皱起了眉头,不悦的盯着她。

    白松渊知道苏沫对白承彦有些看法,旋即笑着打圆场,“苏姑娘,是老夫教子无方,才让他养成骄纵自大,口无遮拦的性子。四处传播苏姑娘的谣言,是他不对,老夫替他跟姑娘赔罪道歉,多有得罪之处,还望苏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苏陌凉嘴角一直挂着笑容,但笑意却不达眼底,反而给人一种冰冷淡漠的距离感,此时听到堂主的道歉,只是轻轻摆手,“堂主大人言重了,白公子当初是真的以为我死在里边了,才这样说的,不知者无罪嘛。”

    白松渊闻言,嘴角微抽,只是干笑着点点头,“是,犬子狂妄无知,产生了误会,还望苏姑娘莫怪。”

    “都是过去的事儿了,还提它做什么。堂主和白公子,亲自跑这么一趟,要是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苏陌凉也不想和讨厌的人在这里虚与委蛇,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

    见苏沫没什么耐性,白松渊便知道她对白羽堂有很深的意见,若是不求得她的原谅,缓和与她之间的关系,白羽堂以后在幽冥城的处境怕是有些艰难。

    因为,她要是在城主面前念叨什么,又或者她加入其他势力,让其他势力排挤白羽堂,白羽堂必定会有不小的麻烦,所以不管怎么样,这都不是白松渊愿意看到的。

    想到这里,白松渊只有厚着脸皮,伸手指了指一旁的座位,“不知道老夫可否坐下来和苏姑娘细细详谈呢?”

    苏陌凉闻言,这才惊醒般,感叹了起来,“哎呀,都怪我,看到堂主大人和白公子太高兴了,一时忙着说话,倒是忘记请两位入座了,抱歉抱歉!堂主,白公子,这边请。”

    说着,苏陌凉这才装模作样的伸手邀请他们。

    但这话落入白承彦的耳朵里,却是惹来一声冷哼。

    他看得明白,苏沫根本没打算让他们坐下,分明是故意刁难他们,如今他父亲提起,她才抹不开面子的邀请他们落座。

    这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讨厌,他父亲,竟然还让他跟这样的女人道歉,实在太过恶心。

    他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却不敢直接说出来,因为白松渊在来之前就嘱咐他,好好跟苏沫说话,他已经得罪了苏沫,不能再搞砸了他父亲的计划。

    再说了,为了见苏沫,他白羽堂可是砸了九百万的灵力石啊,要是因为意气用事,毁掉了这次见面,他父亲一定会气得宰了他的。

    所以,为了这笔钱,他无论如何也得忍耐!

    这样想着,白承彦强行咽下一肚子火气,随着白松渊坐了下来。

    白松渊当然也知道苏沫的意思,同样忍着不快,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尽量心平气和的开口,“苏姑娘,冤家宜解不宜结,在幽冥城这样混乱的地方,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的好,相信这个道理,不用老夫说,苏姑娘也明白!所以,苏姑娘可否看到老夫亲自登门的面子上,化解以前的恩怨,加入我白羽堂呢?”

    说着,白松渊赶紧朝着旁边的白承彦递了个眼色。

    白承彦虽然知道他的意思,但就是难以启齿,纠结了半天,眉头都拧成了川字,才艰难的开口,“以前冒犯了你,对不起!”

    虽说是道歉,但他的语气,却让人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歉意。

    苏陌凉听到这一声对不起,忍不住笑出声,“哈哈,白公子身份尊贵,何必勉强的跟我们这种粗鄙之人道歉!”

    “哈哈,不勉强不勉强,这是他发自内心的歉意。”白松渊听出苏陌凉的弦外之音,立马摆手纠正道。

    苏陌凉见堂主一本正经的睁眼说瞎话,失笑着摇摇头,随后看了一眼满脸像吃了大便一样表情的白承彦,眉头轻挑,戏谑道,“不勉强吗?他一脸不情愿的样子,我看着都替他难过呢。”

    听到这话,白松渊顿时敛了笑意,朝着白承彦生气低喝,“臭着张脸给谁看啊,还想不想好好道歉了!”

    白承彦早就忍了一肚子的火,被白松渊这么一骂,心头翻滚的怒火霎时被点燃了,愤怒的瞪着苏沫,忍无可忍的低吼,“苏沫,我刚才已经给你道歉了,你还蹬鼻子上脸,没完没了了是吧!”

    他今天到霍家开始,就被苏沫晾在大厅,等了一上午,早就怒火中烧了,但看在父亲的面子上,他一直在忍耐着。

    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了苏沫,他也强迫自己道了歉,但对方却是这个态度,实在让他忍无可忍,最终控制不住的爆发了出来。

    毕竟对白承彦来说,能拉下脸,昧着良心跟苏沫说对不起三个字,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而苏沫竟然还不领情!如何不让他愤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