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4章 这里就是最初的地方
    苏陌凉一吩咐完,大伙儿便是回去睡大觉去了。

    而此时,回到白羽堂的白承彦却是气得半死,跟堂主告退后,当晚就招来了暗卫,面色阴沉的命令,“还记得我之前吩咐你的事儿吗?现在可以找机会动手了,记住,这次任务绝不能暴露身份,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听懂了吗?”

    他身为尊贵的丹王炼丹师,今天却在霍家,给一个死丫头又是磕头又是道歉的,这绝对是他有生以来的奇耻大辱,从未这么憋屈过。

    更令人心寒的是,他一直尊敬的父亲非但没有维护他,反而用断绝父子关系,将他赶出白羽堂来要挟他。

    并且他知道,他父亲绝不是嘴上说说而已,他一旦真的违背了他的意思,他的父亲一定说到做到,不会顾念丝毫亲情。

    这就是他的父亲,极其可笑而又不堪一击的父子之情!

    当然,他更恨的是让他们父子关系破裂的罪魁祸首,那个叫苏沫的贱女人!

    一想到她,白承彦就一肚子的火,恨不得现在就把她大卸八块方才解恨!

    暗卫听到他的命令,自然明白他指的是什么事儿,只是那苏沫如今的身份地位不一样了,背后不止有城主大人撑腰,相信现在就连堂主大人也不会允许有人动苏沫一根毫毛。

    因为堂主今天才花了那么多灵力石去讨好苏沫,连自己最宝贝的万毒白骨炉都拿了出来,好不容易缓和了跟苏沫的关系,为白羽堂争取到了进入仙池的名额,要是苏沫有个三长两短,不能炼丹,不能参加比赛,那他所做的一切不都功亏一篑了吗!

    要是落得个血本无归的下场,堂主估计会发疯吧!

    想到这种可能,暗卫觉得白承彦吩咐的事情实在不妥,随即不太赞同的提醒道,“主子,要是杀了苏沫,堂主那边不好交代啊!”

    “所以,才让你们做得隐蔽点,别暴露了身份!”白承彦冰冷的盯着他,阴鸷的警告。

    “可是堂主精明,万一让他知道了真相,必定会破坏主子和堂主之前的父子关系,此举实在太过冒险,不值得啊!”暗卫有诸多顾虑,不敢随便应下来。

    白承彦听到父子关系几个字,像是听了个天大的笑话,忍不住大笑出声,难以置信的反问,“父子关系?他都不顾念父子之情,我还在意什么父子关系?为了讨好那个苏沫,他便可以随便牺牲掉我,这样的父子关系,未免也太可笑了点!”

    “可是,堂主花了那么多钱才打点好了一切,主子要是杀了苏沫,无疑是扯堂主的后腿,故意跟堂主作对,堂主肯定不会放过主子的。”光是想到堂主的怒火,暗卫便是觉得心惊胆战,浑身发毛。

    白承彦闻言,咧出一个讽刺的冷笑,低沉的声音不带丝毫温度,冷得令人胆颤,“哼,那老家伙今天能逼着我给苏沫道歉,下一次保不齐会为了苏沫,要我的命。所以,只有苏沫死了,我才安全,在白羽堂的地位才无可替代,懂了吗?”

    堂主之所以宁愿牺牲掉他,去讨好苏沫,就因为对方的炼丹实力和天赋比自己高。

    如果有一天,苏沫想通了,决定加入白羽堂,那么白羽堂就彻底没了他的一席之地。

    所以,唯独苏沫死了,才不会对他造不成任何威胁。

    因此,为了杜绝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必须除掉她,以绝后患!

    听到这话,暗卫没有再反对,也知道白承彦心意已决,不管怎么劝也改变不了什么,所以他果断的抱拳领命,“属下这就去安排!”

    话落,暗卫便是迅速转身,隐入了夜色中。

    ————————————

    隔日一大早,苏陌凉准备妥当后,就带着东方耀钰一群人重新回到了南鞍森林。

    霍明煜比较熟悉这里的地形,说是想为大家出一份力,便主动请缨,跟着一起来了。

    只是南鞍森林太大,想要回到最初的位置,还是有些困难,而霍明煜又不知道他们当初是从什么地方进来的,所以只能照着他们的描述带路。

    但是他们越往深处走,就越发觉得不对劲儿,眼前这条路,好像已经走了好多遍了,连周围的景物都是一模一样,没有一点变化。

    意识到这一点,东方璃月皱紧了眉头,困惑不解的嚷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都走了一上午了,怎么感觉像在原地转圈呢?”

    夏侯婉璇环视了周围一圈,赞同的点点头,“嗯,我也感觉到了,我们好像一直在走老路啊。”

    “不是好像,我们的确是在走老路。”这时候的苏陌凉,走到了前方的大树下停了下来,指了指树干,解释道,“刚经过这里的时候,我在这棵树做了记号,现在还是这棵树,说明我们又回来了。”

    大伙儿听到这话,都是神色一震,惊讶的对视了一眼。

    要真是这样,那他们岂不是一直在原地踏步?

    “这么说来,我们迷路了?”夏侯婉璇面色微惊,疑惑的问了一句。

    东方耀钰则是拧起眉头,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我们不是迷路,而是陷入了阵法里。”

    “这里也有阵法?”夏侯梓安有些诧异。

    东方璃月不满的嚷起来,朝霍明煜质问道,“怎么这南鞍森林到处都是阵法啊!霍明煜你不是说对南鞍森林很熟悉吗,怎么一直带我们转圈啊?”

    霍明煜挠了挠头,也是一脸茫然,“我就是照着你们描述的地方带的路啊,照理说没错才对,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苏陌凉敛眉,严肃的打量了周围一圈,忽然生出一种猜测,“是的,你带的没错,这里应该就是我们进来的地方了!”

    “什么?这里?不对吧,我记得当时并不是这个环境!这里本来还有很多星辰草来着,我和夏侯梓安不是还差点因为星辰草跟白羽堂打起来吗,后来还是双龙门少主出来解围才化解了恩怨,但就算星辰草被双龙门的人采光了,也不至于连点痕迹都不留吧,更不可能变成一大片的花啊!”

    之前这里是一大片草,现在却变成一大片花,这差距也太大了,实在很难让东方璃月相信这是他们刚刚进入这里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