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0章 她收买我的暗卫
    夏侯婉璇和东方璃月看到霍明煜被打开,都是赶紧上前一把搀扶起他。

    东方璃月同情霍明煜,将白承彦恨到极点,看他到这个节骨眼,还如此嚣张,更是怒不可遏的大吼,“白承彦,你罪大恶极,还敢打人,真当我们怕你不成?”

    此时,坐在上边的城主大人,同样没料到这才打了一个照面,双方就打起来了,也是勃然大怒,怒斥出声,“混账东西!当着老夫的面,你也敢动手!你把这里当什么了?”

    白承彦被城主大人这么一吼,吓得浑身发抖,连连磕头,“城主大人息怒,城主大人息怒!我不是故意动手的,是霍明煜先冲上来,我才还手的。”

    “哼,要不是你派人暗杀霍明煜,人家能一看到你就想冲上来打你吗!”城主大人气得吹胡子瞪眼,怒哼一声,呵斥道。

    今天一大早,双龙门少主的人就押着白承彦的暗卫来见他,说是白承彦派人暗杀苏沫,好在双龙门少主出手及时,才将苏沫等人救了下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他实在想不到,白承彦居然这么大的胆子,竟敢派人暗杀他看重的人,更是不敢想象,若是让白承彦得逞了,真的杀了苏沫,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他可是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苏沫的身上,苏沫要是真死了,那他的仙池不就白白牺牲了吗?他和幽冥城的百姓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

    所以,得知白承彦差点毁了他的计划,他当场火冒三丈,立马派人去白羽堂把白承彦给抓了过来,打算亲自审问。

    只是白承彦是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就算抓到了他的暗卫,当堂对峙,他也死不承认,一个使劲儿摇头,“城主大人,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真的没有派暗卫去暗杀苏沫他们啊!”

    苏陌凉见他死到临头,还敢狡辩,顿时皱眉,冰冷的盯着他,愠怒的低喝,“白承彦,这是你身边的暗卫,不是你派来的,难道还是我派来的不成?”

    没想到白承彦脸皮这么厚,竟然顺着苏陌凉的话连连点头,还恶人先告状的大声控诉,“是呀,就是你栽赃我!大家都知道,我和你有些恩怨,你一直看不惯我,想要除掉我,所以便收买了我的暗卫,让他行刺你,然后和双龙门的少主勾结,自编自演了这一出暗杀大戏,最后巧妙的嫁祸给我,你好歹毒的心啊!”

    说完,白承彦顿时朝旁边被五花大绑捆押着的黑衣人递了个警告的眼神,黑衣人打了个冷颤,赶紧顺着他的话接过来,“城主大人,这一切都是苏沫的阴谋,是我鬼迷心窍被她收买,才干出这种糊涂事儿!我真的没有受人指使暗杀苏沫啊。”

    站在一旁的白羽堂堂主听了白承彦的控诉,疑惑的皱起了眉头,一时拿不准到底是谁陷害谁。

    而东方璃月和夏侯梓安等人却是被白承彦的无耻弄得瞠目结舌。

    白承彦派人暗杀他们也就算了,还歹毒的屠杀了整个霍家,如今更是反咬他们一口,说是他们栽赃陷害他,这颠倒黑白,不要脸的功夫真是炼得炉火纯青啊。

    东方璃月是个暴脾气,哪里听得这种话,当场怒发冲冠,呲牙咧嘴的撸起袖子就要跟他干起来,“奶奶的,看老娘今天不弄死你!”

    苏陌凉知道东方璃月不是白承彦的对手,担心她受伤,立马伸手拦住她,镇定自若的质问道,“既然白承彦说我收买他的暗卫,合伙来陷害他,那我倒想问问这位暗卫,我当初到底是怎么收买你的,用什么东西收买你的,才让你宁愿牺牲那么多兄弟来陷害你的主子?”

    “你——你用了大量灵力石和丹药收买我的!”暗卫被突然问起,有些措手不及,条件反射的回答道。

    苏陌凉却是笑了起来,“大量灵力石和丹药?好啊,那你倒是把我送给你的东西给大伙儿瞧瞧,看看你到底收了我多少好处。毕竟说话要讲证据,你现在无凭无据的说我收买你,不也是有血口喷人的嫌疑吗?”

    暗卫是临时授命,帮着白承彦说谎的,根本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回答了苏陌凉的问题,哪知道对方会动真格让他拿出来,可是他一个暗卫现在要到哪里去给她拿大量的灵力石和丹药啊!

    就算现在让白承彦准备,也来不及了啊,况且他自己都还在大厅上受审,就算有不少的丹药,但都存放在他的空间戒指里啊,现在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总不至于将他的戒指抢过来说是自己的吧。

    所以,此时接收到大伙儿质疑的目光,暗卫开始有些慌了。

    “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拿出证据来!”上边的城主大人已经没了耐性,生气的大吼一声。

    暗卫被城主的威严吓得一抖,赶紧回答,“是——是口头承诺的!”

    听到这样的回答,苏陌凉更是觉得可笑的摇头,“口头承诺?你真把城主大人当傻子了吗,竟然编出这么荒唐的谎话来?你就因为一个口头上的承诺,冒着生命危险背叛自己的主子,还牺牲了这么多兄弟,这话你自己相信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你得蠢到什么地步啊?”

    大伙儿听到苏陌凉的话,都是觉得有理的点点头,就凭着一个口头上的承诺,就牺牲那么多兄弟,背叛自己的主子,万一人家失口否认,他不但捞不到好处,还会把命搭进去,实在太过冒险,的确不太可信啊!

    “再说了,你要真是已经被我收买,这时候不是该帮着我指控白承彦吗,你要真是我的人,真想活命的话,你现在不是应该一口咬定是白承彦指使的,帮我彻底除掉白承彦吗,这样我才好向城主说情,保你的命啊!可你怎么在这关键时候临时倒戈,反咬我一口呢?”苏陌凉轻飘飘的反问道。

    城主大人闻言,也是拧起了眉头,面色阴沉的盯着暗卫,猛地怒吼,“哼,胆敢戏弄本城主,你好大的胆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