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6章 研究破阵之法
    苏陌凉看他神色不对,立马伸手搀扶住他,“城主大人,你没事儿吧?”

    城主大人却是推开她,一把抓住东方璃月,表情激动的追问,“告诉老夫,他是怎么死的?”

    东方璃月被城主过激的反应吓了一跳,满脸不知所措的盯着他,直到手腕的痛感传来,她才吃痛的低呼一声,回过神来,茫然的回答道,“我——我不知道啊,长辈很忌讳提起太爷爷的事儿,我们平时也不敢多问,只知道太爷爷是个铁血将军,响当当的大英雄,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痛!痛!城主大人,你抓痛我了!”

    见东方璃月纠结着小脸一个劲儿指着被他牢牢抓住的手腕叫痛着,城主才渐渐反应过来,松开了她,只是表情却失魂落魄的,像是遭到了巨大的打击。

    东方璃月脱离他的魔掌,顿时松了口气,赶紧揉了揉手腕。

    而苏陌凉和夏侯兄妹两人则是觉得奇怪的对视了一眼,只是他们虽有疑惑,但却不好唐突的询问城主,这毕竟是人家的私事儿。

    从刚才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来,城主对他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还非常忌讳有人提起。

    如今,眼看着城主都已经答应帮忙了,他们还不至于为了点好奇心撞枪口上,惹他生气吧。

    “城主,你还好吧。”苏陌凉没有追问原因,只是关心了一句。

    城主掩饰的摆摆手,很快恢复如常,“没事儿,没事儿,继续研究这些图画吧。”

    苏陌凉微微点头,再度将目光集中在了图纸上,没过多会儿,东方耀钰便是结束作画,抬起头来,将第五张图画与其他的摆在了一起,“好了,我画完了,这些就是我在每扇门看到的画面,每张都不一样,但都是南鞍森林里边的环境,当时我在阵法里的时间太短,没能挨个参悟出来,不过可以肯定,这每张图里边都暗藏玄机,只要找到其中奥妙,很可能就是这破阵之法!”

    听到这话,已经研究了半天的城主大人沉吟着点点头,“嗯,是,你画的跟老夫当初看到的画面一样,也是这五张景象,有山峰,有小溪,有花儿,有小草,有树林。只是细细观察,发现这些东西都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而且每幅图里花草树木的品种都不一样,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品种的花草树木才是破解阵法的关键。关于这个问题,老夫已经思考了好多年都没有悟出来啊。”

    东方耀钰赞同的颔首,“嗯,我在阵法里的时候,也细细观察了这次花草树木,他们都是一些非常普通的品种,的确找不出特殊的地方,更何况这五张图,基本每张图都有花草树木和小溪,真不知道那设阵之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此时的苏陌凉听了他们的对话,却是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额,好像不是每幅图都有花草树木和小溪吧,你们看,这张图不是没有山峰吗,而这张图没有花朵,那张图则是没有草,还有那张和那张,并不是每张图都有这五样景物啊!”

    浏览了五张图,结合着东方耀钰的话,苏陌凉忽然发现了端倪,忍不住讲了出来。

    东方耀钰听了苏陌凉的提醒,顿时惊讶的睁大眼睛,仔细的打量了一边,果然,每幅图似乎都少一样景物。

    只是他当时将注意力放在这些具体的景物上,分析他们的位置和品种,却没注意到整体的景象,竟然还有这样的差别。

    而城主大人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对那几幅画的理解自然要深一层,颇为赞赏的看了苏陌凉一眼,“是,苏沫丫头说的没错,这几幅图只有四样景物,但总共的景物却有五样,所以每幅图都缺少了一样!曾经老夫也朝全局的方向来分析过这个阵法,可惜,一无所获!”

    听到城主大人都这样说了,大伙儿心情沉重,眉头皱得能碾死只苍蝇。

    城主大人身为四星阵法师,都没能参透这其中的奥妙,东方耀钰想要参悟出来,怕是相当得难啊。

    东方耀钰闻言,也是面色凝重的盯着五张图画,困惑的喃喃自语,“每幅图都缺少一样,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阵眼到底藏在哪里呢?”

    “耀钰,我觉得每幅图缺少一样东西,肯定有它的原因。你可以从为什么会少一样景物来分析阵眼。”苏陌凉总觉得这几幅图不会平白无故少一样景物,肯定有它的玄机在里边。

    东方耀钰微微点头,用手指轻轻敲打着图纸上的每一样景物,目光变得深邃而专注,“为什么会缺少一样?为什么?”

    “丫头,你有什么想法吗?可以说出来参考参考。”城主觉得苏沫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娃,虽说不是阵法师,对阵法没有感悟,但在分析问题上却是一针见血,从她刚才面对白承彦的临场应变能力和缜密的逻辑分析能力就可以看出来。

    她想问题比较全面,比较透彻,也比较犀利。

    不知道为什么,就算她不是阵法师,城主也很想听听她的意见。

    “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不过,既然每幅图的环境都不一样,组合起来的四样景物也不一样,或许他们的方向或者视角也不一样呢?”苏陌凉见城主问起,老实的将心里的想法讲出来。

    城主闻言,竟是认真的思考起了这个问题,“方向和视角?是呀,除了环境不一样,方位和视角也可能不一样啊。”

    东方耀钰忽而眼前一亮,顿时有了想法,兴奋的开口道,“是的,我站在这里看,看到的环境不一样,我换个地方,或者转个身,换个视角再来看,或许又不一样,所以才形成了这五个不同的画面。苏沫,如果按照你这意思的话,那五扇门根本不是门,而是五双眼睛!”

    不得不说,东方耀钰在阵法方面的感悟能力的确很强,顺着苏陌凉的思考方向走下去,很快就有了自己的见解。

    苏陌凉觉得他的想法很有趣,满意的笑着颔首,“五双眼睛?嗯,这个说法倒是挺新颖的。只是这个眼睛是谁的眼睛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