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7章 慕寂宸出事儿了
    苏陌凉见他们满脸着急的样子,面色微惊,心里涌上不好的预感,随即皱起眉头,询问道,“你们盟主怎么了?”

    由于慕寂宸的关系,苏陌凉对赤星盟还是挺有好感的,现在突然听到赤星盟的弟子叫她救救他们的盟主,苏陌凉第一反应便是慕寂宸出事儿了。

    走在最前面的曲圣帆和丁延凯,和苏陌凉关系不错,此刻快步走到跟前,着急的解释道,“苏姑娘,两个月前我们盟主听闻你们失踪遇害的消息,就知道你们肯定被人陷害了,但盟主并不相信是董长老所为,所以就找熊长老理论,可熊长老却失口否认,推卸责任,说了很多难听的话,盟主气不过,就对熊长老动了手。”

    “嗯,盟主当时气昏了头,一个冲动就闯了祸。你应该知道弟子跟长老动手,情节是非常严重的,盟主自然免不了一顿处罚,所以,他现在被关在地牢里受刑,要关满三个月才放出来,这都过去两个月了,我们听说盟主在里边的情况不太好,我们担心盟主撑不了那么久啊,希望苏姑娘能想想办法,把他救出来。”

    苏陌凉闻言,瞳孔划过惊讶,面色倏然阴沉下来,看样子在她失踪的两个月里发生了不少事儿啊。

    虽然他们没有细说慕寂宸是怎么跟熊振生动手的,但苏陌凉也能想得到当时的情况,因为她多少还是了解慕寂宸的性子,一般不会干出这么冲动的事情出来。

    让他控制不住脾气跟长老动手,想必是气到了极点。

    更何况熊振生是什么货色,她比谁都清楚,他能利用卑鄙的手段对付自己,自然也能用卑鄙的手段对付慕寂宸。

    慕寂宸平常跟自己走得近,这次又因为他们失踪的事情找熊振生理论,还动手打人,不用想也知道,熊振生铁定不会放过他。

    之前熊振生没有对慕寂宸出手,是因为找不到出手的理由,如今好不容易被他抓到把柄,他还不得往死里整吗!

    “妈的,气死我了,熊振生这狗娘养的,差点把我们害死不说,还害惨了董长老和慕寂宸,我看他就是想把跟我们有关的人全都一网打尽才甘心。”东方璃月听到连慕寂宸都被熊振生陷害下狱,顿时气得咬牙切齿。

    东方耀钰等人得知慕寂宸的情况,面色都不太好看,对那熊振生也是厌恶到了极点。

    “苏沫,你想想办法,慕寂宸再怎么说也是因为我们入狱,我们没办法坐视不管。”东方耀钰拧着眉,满脸担心的说道。

    他记得当初他昏迷不醒,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可是慕寂宸义不容辞的带着赤星盟的弟子前往南鞍森林帮忙,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了,如今恩人有难,他岂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苏陌凉知道慕寂宸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凝重的点点头,随后转身朝着评委席走去,重新回到了院长大人的面前,抱拳行礼,“院长,你刚才说学院有责任补偿我们,我现在就有个不情之请,还望院长通融!”

    “有什么事儿,但说无妨!”院长闻言,微微抬手,示意他说下去。

    “赤星盟的盟主慕寂宸曾经因为我们失踪遇害的事儿,跟兽殿的熊长老发生了点冲突,您也知道,慕寂宸年轻气盛,又是个讲义气的,遇到这种事儿,难免有些冲动,说到底他也是因为我们才冒犯了熊长老。如今他已经接受了两个月的刑罚,算是得到了教训,不知道院长可否看在我们安全回来的份上,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将他放出来。”苏陌凉态度诚恳的征求院长的意见。

    院长好歹是东方家的人,自然听说过慕寂宸为东方耀钰寻药的事情,所以对此人还是很有好感的,只是当初慕寂宸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熊振生动手,明显触犯了学院的规定,兽殿的好几个长老都要求严办他,他只有照着规矩办事儿。

    如今看到苏沫和东方耀钰回来了,以前的事情的确没必要揪着不放,想到这里,院长微微颔首,大声喊道,“来人啊,传我的命令,去地牢释放慕寂宸。”

    熊振生没想到院长真的松口要放过慕寂宸,顿时不赞同的大声阻止,“院长,这事儿怕是不妥吧,慕寂宸公然殴打长辈,情节严重,没有处斩只是关在地牢受罚,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要是再开恩,我等长老的威信何在?学院的规定不成摆设了吗?”

    苏陌凉知道熊振生必定会阻止,毕竟他好不容易整倒慕寂宸,哪会那么轻易放过他的,只是听了他这番话,苏陌凉顿觉可笑,冷哼一声,厉声指责道,“熊长老,说到规定,你不同样违反了规定吗?你代表学院组织历练活动,有责任保护我们的安全,结果你却因为一己之私,对我们下杀手,情节比慕寂宸严重多了吧,是不是也要把你拖出去斩了,才算是没有让学院的规矩成为摆设啊?”

    苏陌凉的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强硬的气势一下子震得熊振生面色发白,表情难堪。

    “你血口喷人,老夫没有做过的事情,你休要栽赃到老夫的身上!再说了,你们全都毫发无损,哪里有半点受伤的样子,老夫要真对你们出手,你觉得你们还有活路吗!”熊振生还在作最后的挣扎。

    苏陌凉本想去探望了董长老再来收拾熊振生的,但听到慕寂宸也被这老家伙陷害下狱,她觉得收拾这个老家伙才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熊长老,虽说我现在没有证据证明你派人暗杀过我们,但你之前口口声声说撞见董长老暗杀我们,而我们作为当事人却平安的回来了,足以证明,你在说谎!你身为学院长老,欺上瞒下,满口胡言,便已经犯了大罪,更别说还将莫须有的罪名栽赃到董长老的头上,想要将董长老置于死地,更是违反了学院规定,犯下倾轧同僚的死罪!”

    “熊长老,这不管哪一个罪名,可都比慕寂宸的情节严重得多啊!你既然要讲规矩,身为学院长老的你,不是更应该做好榜样吗?”苏陌凉的话犹如出鞘的利剑一般锋利,三言两句便是堵得熊振生面色铁青,说不出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