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9章 动用私刑
    慕寂宸身为赤星盟的盟主,又是战斗榜排名第四的强者,在学院里的地位自然无需多说。

    又因为他长相出众,人称玉面公子,让他在枫林帝都的人气很高,不过,喜欢他的人很多,嫉妒他的人也不少。

    所以,正因为曾经那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人,现在却落到这种下场,如此大的落差,让在座的几个年轻人觉得痛快不已。

    “慕寂宸啊,慕寂宸,你以前不是很厉害吗,不是很拽吗?你说我们要是不来探望你,都不知道你变成这副鬼样子了,啧啧啧,真是可怜啊。”说话之人身穿墨色锦袍,五官还算英俊,但跟慕寂宸比起来,就要逊色不少,此刻他咧着嘴,挑着眉,故作惊讶的感叹道,但里边的讽刺之意不言而喻。

    他身边的几个男子都是笑着点点头,看到慕寂宸被炮烙得浑身是伤,鲜血淋淋,瞳孔浮动着兴奋之色,完全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被绑在木架上的慕寂宸虽然被打得奄奄一息,但那股韧劲儿还在,无力的垂着的脑袋这才缓缓抬起头,目光阴狠的瞪了他们一眼,“我呸!本公子不稀罕你们的探望,有多远滚多远!”

    “哎哟,一个阶下囚,脾气还这么大,看样子刑罚太轻,没能给你教训啊,牢头,你们到底是怎么办事儿的,下手这么轻,是没吃饭吗!”墨衣男子生气的拧眉,高声呵斥道。

    牢头闻言,有些为难,纠结着表情,颤颤巍巍的回道,“孙公子,今天已经用了太多刑了,要是再打下去,怕是要出事儿啊。”

    被唤为孙公子的墨衣男子不禁冷哼一声,不高兴的反驳,“出事儿?能出什么事儿?人家好歹也是战斗榜第四的高手,身子骨强壮着呢,哪是你们这几下就能打出事儿的,赶紧打,重重的打!”

    牢头看到慕寂宸已经皮开肉绽,鲜血横流,气息也十分的微弱,心里多少有些忐忑,面对墨衣男子强硬的要求,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再度回话,“可是孙公子,慕寂宸好歹是副院长的弟子,要是让副院长知道了,小的怕是脱不了干系啊。”

    墨衣男子听到这话,好似并未将副院长放在眼里,不屑的冷嗤,“副院长又如何?慕寂宸敢跟长老动手,犯下大罪,本就应该接受惩罚,你只是做的分内之事而已!副院长要真是敢找你的麻烦,必定会背上公报私仇的骂名,副院长那么正直的人,你觉得他会牺牲自己的威信和名声做这么下作的事情吗?”

    “再说了,这不是还有本公子吗,有本公子给你撑腰,你怕什么?就算你不把本公子放在眼里,这不是还有齐公子吗,齐公子可是战斗榜第十的高手,上边更是有两个天才哥哥,在齐家的地位,相信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清楚,你大可以把责任推到我们的身上,我还不信副院长敢找齐家和孙家的麻烦!”

    墨衣男子一边倨傲的说着,一边指了指坐在旁边身穿青色长衫的男子,那神态那语气似乎有讨好青衣男子的意味在里边,而青衣男子却是对他的马屁,无动于衷,只是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目光冰冷的盯着慕寂宸,看不出他的想法。

    牢头经过墨衣男子这么一点拨,似乎又被青衣男子的气场所摄,这才连忙点头,讨好道,“是是是,小的这就好好教训他!”

    牢头说罢,便是敛起笑意,冲着行刑的几个士兵大声命令,“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打,重重的打,谁要是打轻了,就换他替慕寂宸受罚!”

    听到牢头的怒吼,行刑的士兵不敢抗命,全都用力挥舞臂膀,狠狠抽打早已遍体鳞伤的慕寂宸。

    慕寂宸虽说实力不错,身体坚韧,但是天天受刑,连续受刑了两个月,再好的身子也有些扛不住。

    如今,又是面对一顿毒打,慕寂宸身上被烙铁烫得血肉模糊的伤口更是绽放出一道道可怕的血痕,痛得他连睁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到慕寂宸痛苦,虚弱的样子,在场的几个年轻人都是有说有笑,心情大好。

    他们都是天极盟的人,曾经因为欺负赤星盟的弟子,被慕寂宸找上门算账,在慕寂宸的手里吃了不少亏,受了不少侮辱。

    所以,他们对慕寂宸恨到了极点,现在有机会报仇,可把他们高兴坏了。

    然而就在他们谈笑风生之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愠怒的大吼,“住手!”

    正在殴打慕寂宸的几个士兵被这声怒吼吓得一抖,顿时停下动作,朝着入口处望去。

    只见外边走来了一大群人,有几个是生面孔,牢头没能立马辨出对方的身份,但却一眼认出了曲圣帆和丁延凯等人,因为他们都是赤星盟的人,这两个月为了慕寂宸的事儿,没少往地牢跑,牢头早就把他们认熟了。

    不过,担心他们闯地牢闹事儿,上头特地交代,不准赤星盟的弟子探望慕寂宸,所以他们每次来,他都把赤星盟的弟子堵在外边,不准进来,没想到他们今天竟然直接闯了进来,真不知道外边的护卫在搞什么,连个人都拦不住!

    “放肆,牢狱重地,岂容你们乱闯,赶紧出去!”牢头直接呵斥道。

    赤星盟的弟子都是些贫民百姓家的孩子,在枫林帝都没什么背景,牢头自然也没有太将其放在眼里,更何况上头打了招呼,他可不想惹来一顿责罚。

    赤星盟的弟子看到自家盟主被打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怒火一下子冲了上来,一个个全都气得面红耳赤。

    丁延凯看到前面坐了好几个天极盟的人,当场怒得咬牙切齿,指着他们大吼,“凭什么天极盟的人能进来,我们不能进来!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趁着副院长忙于主持比赛,跟天极盟的人合起伙对他的徒弟动用私刑,你们活腻了吗!”

    坐在一边悠闲看戏的天极盟弟子看到赤星盟的人闯了进来,非但没有动怒,脸上反而跃上了兴味的笑意,此时听到对方的斥责,墨衣男子戏谑的道,“什么动用私刑啊,你可别乱冤枉人,我们担心慕公子,好心好意来探望他,怎么从你嘴巴里吐出来就变了个味儿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