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5章 羞辱纤晨公主
    周围的人听得是一头雾水,疑惑的目光在苏陌凉和纤晨公主的身上来回徘徊。

    而东方璃月嗅到点猫腻,一脸好奇的追问,“苏沫,是什么纸条啊,居然还藏在饭菜里!那个半夜三更邀请帝尊去闺房幽会又是怎么回事啊?你倒是说说清楚啊!”

    听那兴奋的语气,苏陌凉就知道东方璃月浑身的八卦因子开始沸腾了。

    纤晨公主本就气得半死,听到东方璃月问起,俏脸更是涨得通红,歇斯底里的大吼,“闭嘴!你要是再敢提起,我撕烂你的嘴巴!!!”

    祁纤晨虽说行为举止比较奔放,在勾引男人方面也不知羞耻,但是把她如何不要脸的勾引男人的事情拿到台面上来说,想来再不知羞耻的人也忍受不了这样的羞辱吧。

    况且这里还站着这么多人,她公主的颜面要往哪里搁!

    苏陌凉闻言,轻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妥协道,“好好好,你要是觉得丢脸,我以后再也不提你在饭菜里塞纸条,勾引帝尊去你闺房幽会的事情!”

    听到苏陌凉这话,在场的众人全都恍然大悟,原来他们心目中的公主殿下竟然用这种狐媚手段勾引帝尊,还亲自写纸条邀请帝尊到她房间里幽会,这——这也太不知羞耻了,简直跟青楼女子有得一拼啊。

    突然得知这样的事情,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的盯着祁纤晨,眼神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而东方璃月则是被苏沫的腹黑笑得直不起腰,公主让她不要说,她还说上瘾了,更是怕大家不明白,又是清楚的复述了一遍,简直太毒了。

    此时,祁纤晨接收到众人惊讶的目光,只觉地血液上涌,涨红的俏脸仿佛要滴出血来,一双美眸瞪得跟牛眼似的,里边汹涌着无法遏制的怒火,此时的她呲牙咧嘴的像极了一头被踩到尾巴的母狮子,暴躁的大吼出声,“苏沫!我要宰了你!!!”

    让她丢这么大个脸,她就算把苏沫大卸八块都不解恨!

    这时候,祁纤晨身体已经爆发出属于巅峰君灵师的灵力,朝着苏陌凉狂扑而去。

    然而,她还没冲两步,便是被突然闪出来的身影挡住了去路,酝酿着灵力的手臂也被猛然一抓,僵在了半空中。

    祁纤晨没料到有人胆敢阻止她,神色一惊,顿时抬眸望去,只见眼前竟然是个长相清秀的生面孔。

    祁纤晨搜寻了一圈脑海里的记忆,发现确确实实不认识眼前的男子,顿时拧眉,咬牙大喝,“你是谁!也敢挡本公主的路!”

    “我是谁,你还不配知道!我管你是公猪还是母猪,只要敢动苏沫一根汗毛,我就废了你!”霍明煜用力擒住祁纤晨的手腕,冷着表情,阴鸷的警告道。

    祁纤晨闻言,气得面色一滞,随后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原来是苏沫的护花使者啊。苏沫,没想到啊,现在又有男人为你卖命,真不知道你用了什么下贱的狐媚手段才勾引了这么多男人围着你打转!”

    “哈哈,下贱?那你在饭菜里塞纸条,勾引帝尊就不下贱了?不管怎么说,苏沫总比你卖弄美色还得不到任何回应要好得多吧!公主殿下,我看你,还是跟苏沫好好学学才行,不要又被人拒绝,面子不好看啊!”东方璃月听到祁纤晨酸溜溜的讽刺,忍不住大笑起来,直接不给面子的怼了回去。

    云楼帝尊前段时间不停的他们家跑,差点就赖在东方家不走了,反观祁纤晨,云楼帝尊连个正眼都没施舍给她,这就是做人的差距啊。

    东方璃月的话一出,东方耀钰,夏侯婉璇和赤星盟的弟子都是忍俊不禁,看着纤晨公主那张气得青红交替的脸,都是觉得解气。

    “哼,拒绝?你开什么玩笑!我是枫林帝国最尊贵的公主,想要娶我的人到处都是,加起来能绕枫林帝国好几圈,有哪个男人会拒绝我!只有你这个没人要的男人婆才被会被人拒绝吧!”祁纤晨不服气的吼回去。

    东方璃月闻言,也不动怒,不禁冷笑一声,朝着霍明煜问了一句,“你愿意娶公主吗?”

    霍明煜想也不想,脱口而出,“不愿意!”

    说罢,还一脸嫌弃的皱紧了眉头。

    东方璃月见他这么干脆,还一副恶心巴拉的表情,一个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随后,她还不罢休的朝旁边的东方耀钰和夏侯梓安问了一句,“你们愿意娶公主吗?”

    东方耀钰和夏侯梓安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回答,“不愿意!”

    东方璃月憋着笑,又是望向了赤星盟的众弟子,“你们呢?”

    赤星盟的弟子因为他们对慕寂宸动用私刑的事情,本就恨毒了公主和太子,听到这话,根本没有丝毫犹豫,便是斩钉截铁道,“不愿意!”

    就算纤晨公主实力不俗,美艳动人,但谁愿意娶个刁蛮任性的蛇蝎女人当夫人,这不是找死吗!

    纤晨公主哪料到会被这么多男子当场拒绝,整个人气得如沸腾的锅炉一般,好似随时都要炸出来,本还美丽的容颜,在此刻变得扭曲狰狞,一看就是怒到了极点,此时更是用力挣扎,想要挣脱霍明煜的束缚,去教训苏沫和东方璃月,可哪知道眼前男子的力量太大,她挣扎了好几下都没能成功挣脱。

    她意识到在灵力和体力方面她不是这个清秀男子的对手,随即咬牙,准备召唤灵兽。

    然而,站在旁边,见他们闹成一团的院长大人也是看不下去了,沉着脸色,生气大吼,“好了!这里是学院,不是皇宫,还请公主自重!”

    “齐文骥和孙景州带着天极盟的弟子跑到地牢,对慕寂宸动用私刑,已经触犯了学院的规定,理应接受处罚,就算苏沫不出手,学院也会出手,所以他们落个这样的下场也是咎由自取。太子身为天极盟的盟主,在这件事儿上也有很大的责任,所以还望太子能好好管理天极盟,不要再发生此类事件!”

    纤晨公主听到院长明显有偏袒苏沫等人的意思,不服气的想要反驳,谁知道不等她开口,太子便是一把拉住她,朝着院长恭敬抱拳,“弟子谨记院长教诲,弟子以后一定好好教训他们,不会再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