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6章 咱们走着瞧!
    看到太子是个识大体的,院长也不好再揪着不放,随后点点头,“其余人,老夫也不想追究了,但也不要存侥幸心理,回去好好反省反省吧。”

    孙景州被杀,齐文骥被打成重伤,相信已经给了他们惨痛的教训,如今只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能平息这场纠纷。

    况且,他也相信太子的能力,会比他更好的处理这件事。

    因为天极盟是他的势力,而齐家又是太子的支持者,自从三皇子死后,孙家也投靠了太子,要平息他们的怒火,太子出面比他出面要好办得多。

    纤晨公主是一肚子的火没处发泄,听到她太子哥哥竟然打算息事宁人,更是气得咬牙切齿,“哥,苏沫杀了你的人,还如此羞辱我,你怎么能就这么算了!”

    苏沫知道她给帝尊塞纸条的事情,保不齐会出去大肆宣扬,毁她名誉,所以,苏沫必须死!

    “太子殿下,苏沫把我弟弟打成重伤,要是就这么放过她,岂不是太便宜她了!”齐烨霖同样不服气的嚷道,瞪着苏陌凉的视线犹如锋利的尖刀,随时都要插入她的心脏。

    在他看来,苏沫打的不是齐文骥,而是打的他的脸面,这口恶气如何咽得下去!

    祁彦夜闻言,脸色倏然一沉,冰冷的眸子射出一道寒芒,猛地低吼,“你们闹出来的事情还不够多吗!没有本宫的允许,齐文骥就带着天极盟的弟子跑到地牢来,已经是犯了本宫的大忌,被打伤是他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院长愿意放你们一马,还不快滚!”

    齐烨霖鲜少看到太子发怒,现在见他这么生气的呵斥,当下被震得一僵,瞳孔闪过一抹惊讶。

    他知道太子决定的事情,不管怎么劝也无济于事,想到这里,齐烨霖这才收敛了气息,随后上前搀扶起齐文骥,黑着脸色望向苏陌凉,阴鸷的警告道,“听说你要参加精英赛,我倒要看看你能活到什么时候!”

    说罢,齐烨霖狠狠瞪了苏陌凉一眼,便是带着狼狈的齐文骥走出了地牢。

    天极盟的弟子见太子都发话了,自然不想惹太子生气,纷纷跟随齐烨霖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祁纤晨看到大家陆陆续续散了,苏沫等人却安然无恙,气的差点咬碎一口银牙,不甘心的叫道,“哥——”

    她还想说什么,一旁的祁彦夜便是直接打断,愠怒低喝,“还嫌不够丢脸吗?还不赶紧走!”

    说着,祁彦夜便是冲着院长礼貌的点点头,抬步走出了地牢。

    祁纤晨看到太子走了,院长又杵在这儿,她知道,就算她对苏沫出手,也绝对占不到半分便宜,所以,无奈之下,她只有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怒火,冲着苏陌凉恶狠狠的警告道,“苏沫,这次算你狠,咱们走着瞧!”

    话落,祁纤晨便是气冲冲的跟了出去。

    一离开学院,祁纤晨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甘心的朝祁彦夜嚷道,“哥,你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放过苏沫!这次明明可以拿她杀害孙景州的事儿大做文章的,为何——”

    “好了,不要再说了,这次不是杀她的最佳时机!”祁彦夜沉着脸,冷声驳回,态度强硬得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祁彦夜是个要求完美的人,他不允许自己的名声出现一丁点的瑕疵,更不允许自己露出一丁点的破绽。

    他还有继承皇位,还有很多大事儿要做,绝不能因为一个女人,而毁掉了他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一切。

    况且,杀她,哪里用他亲自动手!

    可是被苏沫刺激得失去理智的祁纤晨着急了,“到底什么时候才是杀她的最佳时机?最开始你让我放心,结果等了那么久,都过去两个月了,她竟然又活着回来了。再加上,经过上次的暗杀事件,苏沫肯定已经有了警觉,我们以后再想杀她,就没那么容易了啊!到时候我们又得重新计划和安排,可是我一刻都等不下去了!我现在就要她死!”

    祁纤晨想到今天的羞辱,胸口的怒火就疯狂的燃烧着,美艳的脸蛋变得有些扭曲。

    祁彦夜见她怒不可遏的样子,微微皱眉,沉声提醒,“冷静点,你没听到齐烨霖说吗,苏沫要参加精英赛,到时候根本不用你出手,齐文骥的二哥就能帮你解决了她!”

    齐文骥的二哥在战斗榜排第八名,可是个战斗力超强的牛人,虽说苏沫能打赢齐文骥,但想要打赢他二哥可不容易。

    听到这话,祁纤晨才忽然想起来,战斗榜前十名好几个都是他们的人,苏沫只要参加精英赛,随时都有下手的机会。

    因为精英赛的凶险,大家都知道,学院虽然明面上规定不能伤其性命,但实际并没有太过严苛。

    毕竟战斗榜前十名的选手,谁都不是省油的灯,要是不全力以赴,很可能就有生命危险,所以大家都是拼了命的攻击,下手自然没有轻重,而决定挑战精英赛的人,就要有冒着生命危险的准备,因此,没有把握的话,很多人是不会轻易向前十名发起挑战的。

    更何况,人一旦死了就没了价值,学院不会为了没有价值的死人而去为难活下来的天才。

    苏沫之所以大言不惭的向精英赛发起挑战,八成是因为才到枫林帝都没多久,还不太了解精英赛的恐怖和残酷。

    不过,这也正好给了他们抹杀苏沫的机会。

    想到这里,祁纤晨才渐渐冷静了下来,随后嘴角隐隐扬起一抹冰冷而又自信的弧度,“也是,就这么死了,太便宜她了,在擂台上把她虐到死,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一个丑陋的村姑,也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竟然敢跟她一国公主抢帝尊,如今更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出言羞辱她,如此自不量力,胆大包天,这口恶气要是不出,她就不姓祁!

    所以,这次精英赛,她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瞧瞧,用行动告诉她,谁才是配得上帝尊的女人!

    留在地牢的苏陌凉等人目送太子和纤晨公主离开后,都是感激的朝院长作揖,“多谢院长解围!”

    “跟老夫你就不要客气了,慕寂宸说来也算是耀钰的恩人,有人对慕寂宸出手,老夫自然是不许的。不过,太子,公主和齐烨霖都不是好惹的人物,精英赛你可要小心了!”院长摆摆手,想到精英赛,心里多少有些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