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7章 韩歆妤发火
    苏陌凉面对她们的嘲讽,只是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你们的韩小姐修炼不了,不代表其他人也修炼不了!”

    胡布莉无语的冷笑起来,“呵呵,照你那意思,难道觉得你的精神天赋比韩小姐的天赋还要厉害了吗?”

    “照你的意思,难道觉得她的精神天赋很厉害吗?”苏陌凉心中好笑,忍不住照着她的句式反问道。

    胡布莉被苏沫的态度气得面颊涨红,深深吸了口气,愤愤道,“这还用说吗,韩小姐作为天才炼丹师,精神天赋自然非常厉害!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苏陌凉唇角轻扬,若有若无的瞥了韩歆妤一眼,慢悠悠的回答,“就是并没有觉得她厉害的意思。”

    苏陌凉这话可谓是丝毫不给面子,直言不讳的道出了内心的想法,当众让韩歆妤下不来台。

    韩歆妤那么骄傲的人,从来都是别人仰望她,崇拜她的份儿,还没有人敢瞧不起她的。

    苏沫绝对是第一个敢公然鄙视她的人!

    此时此刻,就算韩歆妤再好的修养,也是气得黑了面色,好看的眸子顿时涌上火苗,若是那火苗能烧死人的话,苏陌凉此刻应该已经被烧成灰烬了。

    “苏沫,你可能还不太了解这本武技。想要修炼精神攻击,不但需要强大的精神天赋,还需要非常强大的灵力才行,两者缺一不可。请问你达到修炼的条件了吗?我作为你的师姐,不得不奉劝你一句,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的好,太固执,或者太盲目自信,是会吃亏的。”韩歆妤不便当着这么多人发火,更不值得为了一个讨厌的女人,自毁形象,旋即沉住气,用一种过来人的口吻告诫她。

    苏陌凉态度坚定,哪里是她们三言两句就可以动摇的,只是冷冷回道,“没有试过,怎么知道行不行呢。”

    “呵呵,嘴硬!算了,我该劝的都劝了,听不听是你的事儿,咱们走吧。”韩歆妤如今只是名初期丹宗,拿不出比上尊品还要高级的丹药,留在这里继续纠缠下去,只会没脸,还不如趁早离开。

    胡布莉,胡梦娆和姚沛菡三人是韩歆妤的跟班,看到韩歆妤都走了,她们自然不好再待下去,旋即恨恨瞪了苏陌凉一眼,也是快步跟了上去。

    姚沛菡对苏沫的那些丹药有些疑问,离开灵宝阁后,便朝韩歆妤询问道,“歆妤,你说苏沫的那些丹药到底从哪里来的啊?她怎么有那么多上尊品的丹药,这也太奇怪了吧!该不会是她自己炼制的吧?”

    胡梦娆闻言,像是听了个天大的笑话,顿时反驳回去,“你开什么玩笑,就苏沫那人能炼制丹宗巅峰的丹药?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本来歆妤年纪轻轻晋级到丹宗已经是千年难遇的天才了,苏沫要是比歆妤还厉害,那她岂不成怪物了吗?如果她真有炼丹天赋,她为何不选择丹殿,要选择兽殿!更何况,我从来没听说过她会炼丹的事儿,她身边的人也从来没有提起过。平常东方璃月叽叽喳喳的,要是她身边有个丹宗巅峰,那屁股还不得拽上天啊,估计早就讽刺洗刷我们了,哪能轮到我们嘲讽她啊!”

    听到这话,姚沛菡觉得有理,连连点头,“说得也是,苏沫要真是丹宗巅峰,依照东方璃月那性子估计恨不得跟全天下的人炫耀吧。”

    然而,她们却不知道就连东方璃月都不知道苏陌凉的真实水平。

    当初,东方璃月只是在幽冥城的炼丹比赛上见苏陌凉露过一手,不过苏陌凉那时候炼制的是灵品丹药,东方璃月便以为她是名丹皇炼丹师。

    而一名丹皇炼丹师跟已经晋级到丹宗的韩歆妤比起来,可是要差了不少,这才导致她没有底气在韩歆妤的面前炫耀苏沫。

    韩歆妤被苏沫打脸,心情本就不好,现在听到她们的猜测,更是烦躁的瞪了她们一眼,“能不能用点脑子,你们真当丹宗巅峰是很容易的事儿吗?炼丹公会的那几个老家伙天赋惊人,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炼,才达到丹圣的等级,若是苏沫达到了丹宗巅峰,那岂不是可以跟丹圣老人平起平坐了吗?别说我枫林帝国没有这样的天才,相信就算整个九幽之域也没有!”

    看到韩歆妤动怒,姚沛菡立马点头如捣蒜,讨好道,“是是是,是我脑子不清楚。”

    “我想苏沫的那些丹药应该是从她身后那位炼丹高手那里得来的吧,她不是说认识一位能够炼制神纹炼丹师吗!”胡梦绕分析道。

    胡布莉赞同的点头,“就算不是那位高人,我听说苏沫上次不是还将神纹丹药送给了丹圣老吗,丹圣老人回赠她一瓶上尊品的丹药,也是有可能的啊。”

    听到这里,大伙儿都是赞同的点点头。

    她们刚才倒是忘记苏沫用神纹丹药讨好过炼丹公会的人了。

    韩歆妤听了,没有说话,但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她最不屑的就是依靠关系的人,所以苏陌凉的所作所为,已经让她非常恶心反胃了。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嫉妒已经在她心上生根发芽。

    她嫉妒苏陌凉能碰到能够炼制神纹丹药的炼丹高手,嫉妒能从他的手里捞到那么多的好处。

    在外边,她为了自己的形象,不便发作,但是一回到家,她就再也克制不住心头的怒火,一个挥手,打翻了屋里的瓷器。

    候在外边的丫鬟听到动静,连忙推门走进去。

    “小姐,你没事儿吧?”看到满地的瓷器碎片,丫鬟惊慌失色的询问。

    看到有人闯进来,正在气头上的韩歆妤随手便是扔出一个瓷器,砰呲一声摔在丫鬟的跟前,吓得丫鬟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滚!给我滚出去!”

    丫鬟被吼得瑟瑟发抖,骇然起身,便要转身退出房间,谁知道刚一转身,正好撞上了大步进来的韩家主,更是吓得她脸色大变,连忙求饶,“老爷恕罪,老爷恕罪。”

    看到丫鬟吓得不轻,又看到眼前一大片的瓷器碎片,韩家主无奈的摇摇头,没好气的询问,“谁这么大胆子,敢惹我们家第一天才生气啊!”

    看到是父亲走进来,韩歆妤才稍稍收敛了怒气,不悦的剜了他一眼,“什么天才啊,你口中的天才在别人心目中一文不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