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9章 他们竟然又来了!
    就这样,苏陌凉忍受着这种变态的精神折磨,竟是坚持了两天两夜,最终挺了过来。

    只是,此刻的她已经大汗淋漓,面色惨白,为了让自己高度集中注意力,身上已经被她用指甲掐出了无数的血痕,一眼望过去,她的手臂,腰部,大腿,全都血肉模糊,分外可怖,虽说这里只有她一个人,但她这状况像是经历过百兽大战一般,惨不忍睹。

    苏陌凉第一次感受到危险武技的威力,坚韧如她都忍不住低咒一声变态。

    她没想到还是低估了这武技的力量,因为这还是第一阶段,就已经折磨成这样了,后面的阶段她根本不敢想象会恐怖到什么地步,因为光是想想就让人毛骨悚然。

    虽说这第一阶段好歹是让她熬过来了,但是,苏陌凉很清楚,如果没有泡过仙池和收服生命之火,单靠着她的精神天赋,想要挺过来,绝对是行不通的,所以,她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这次选择修炼精神攻击,的确是有些太冒险了。

    也难怪韩歆妤那伙人说她自不量力,她们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所以,这一刻,苏陌凉竟是无比庆幸曾经遭遇了那么多的危险。

    若不是遭受了那么多的不幸,经历了那么多的困境,若不是在死亡边缘徘徊了那么多次都坚强都撑过来,她不会像现在一样坚强!

    当然,她更感谢熊振生那三位长老,要不是他们的追杀,她不会进入幽冥城,不会遇到仙池,不会收服异火,现在更不会成功修炼精神攻击。

    这样的机遇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所以,什么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她算是彻底领悟了。

    此时此刻,她的身体虽然疲惫,但是精神却格外的兴奋,好像是注入了强大了生命力一般,让她的脑子充满了力量。

    感受到自己的精神力比以前更加的强悍,苏陌凉心满意足的吐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休息了片刻。

    待情绪稳定后,她便是开始巩固精神干扰,顺带借着精神力炼制了一些可能用到的丹药。

    三天不知不觉过去,眼看着明天就是精英赛,苏陌凉打算将炼制好的丹药分给夏侯婉璇他们,旋即结束修炼,站起身走出了修炼室。

    哪知道她刚走出来,就看到东方璃月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苏沫,苏沫,大事不好了,你快去看看吧。”东方璃月一脸着急的样子,顿时苏陌凉神色一震,涌上些疑惑。

    “怎么了,有事儿慢慢说。”苏陌凉安抚道。

    东方璃月喘着粗气,急忙解释,“夏侯家的几个长辈全都找到学院来了!”

    苏陌凉一听夏侯家,顿时沉了脸色,拧起了眉头,“怎么?他们还不肯罢休吗,上次没抹杀我们,这次竟然又来了!”

    “不是,不是,你误会了,他们这次来不是来杀人的,而是来请人的。”东方璃月见苏沫误解了自己的意思,连忙摆手。

    苏陌凉闻言,眉头皱得更紧,不太明白的反问,“请人?”

    “是呀,他们这次是来请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回夏侯家的。”东方璃月连连点头。

    苏陌凉听了,顿觉稀奇,不禁冷笑出声,“真是搞笑,他们不是已经将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踢出夏侯家,跟他们彻底断绝关系了吗,现在怎么又想起请人家回去了!”

    “切,他们还不是因为看了三天前的那场比赛,发现了夏侯婉璇在契兽方面的天赋,才厚着脸皮找上门来邀请婉璇回去。大家都知道夏侯家是一年不如一年,以前还能靠着夏侯清漪这个炼丹师沾点光,自从夏侯清漪被你废掉双手以后,夏侯家一落千丈,完全不行了。如今发现夏侯婉璇是个契兽天才,还不得赶紧请回去,当菩萨一样供着啊。”

    苏陌凉闻言,觉得有理的点头,夏侯婉璇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契兽天才,要是多加培养,实力一定非常逆天,也难怪夏侯家那几位长辈坐不住了。

    “那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儿呢。”苏陌凉无语的睨了一惊一乍的东方璃月一眼。

    东方璃月顿时不服的嚷起来,“这还不叫大事儿啊!你可知道,这次夏侯家来势汹汹,来了不少人呢,就连跟夏侯婉璇有仇的夏侯元姗,夏侯婉嫣和夏侯清漪都来了,说是要给夏侯婉璇赔礼道歉呢,你也知道婉璇是个善良心软的,我担心她被夏侯家的那几个老家伙连哄带骗的哄回家啊。”

    她明知道夏侯家根本不是念在血缘关系,念在亲情上邀她回家,而是为了利用她,才厚颜无耻的追到学院来,东方璃月实在不忍心看着夏侯婉璇再往火坑里跳。

    而苏沫的点子一向很多,夏侯婉璇又比较听苏沫的话,苏沫要是出面的话,肯定能阻止她回夏侯家。

    苏陌凉没料到连夏侯清漪等人都来了,眸色不禁划过一抹惊讶。

    要知道夏侯清漪因为双手被废一事儿,已经极少露面了,这次她冒着被人指指点点和嘲笑的风险,竟然到了学院来,不知道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呢。

    不过,从侧面也可以看出,夏侯家的几位长辈的确是非常重视婉璇,也拿出了很大的诚意,想必夏侯清漪也是在家里承受了极大的压力,才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答应出面道歉的吧。

    不得不承认,夏侯家这次的确是来势汹汹,准备充分。

    思及此,苏陌凉挑眉,询问道,“他们现在在哪?”

    “他们和婉璇正在学院东侧花园里的一个凉亭里谈话呢,你快去看看。”

    闻言,苏陌凉轻轻颔首,已经抬步朝楼下走去,“走吧,去瞧瞧。我倒要看看夏侯家族这次又要耍什么花样。”

    此时的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坐在凉亭里,面对着夏侯家的五位长辈,面色不太好看,眉宇间蹙着几分厌恶和不耐。

    “夏侯老爷子,你们有什么话就直说,我们还要赶着修炼,没时间跟你们在这儿废话。”夏侯梓安是一刻都待不下去,不耐烦的警告。

    夏侯老爷子闻言,也不动怒,竟是笑得格外谄媚,“梓安,你也太见外了吧,我好歹也是你们的爷爷啊,怎么叫得这样生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