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0章 窘迫的夏侯清漪!
    夏侯梓安听到这种话,心中一阵泛呕,忍不住冷笑起来,“夏侯老爷子,你是不是年纪大了,记性不太好了,你们早就把我们赶出了夏侯家,跟我们断绝了关系,现在突然跑来认亲,不觉得可笑吗?”

    夏侯梓安的话一出,夏侯家几位长辈的表情都有些尴尬。

    当初他们是怎么对待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那日他们也是在琉光学院,派了不少人围攻夏侯婉璇等人,打算将他们全部诛杀。

    想来,若不是东方耀钰横插一脚,夏侯婉璇,夏侯梓安和苏沫怕是早已死在了他们的刀下。

    也就是在那日,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被逼离开夏侯家,加入了东方家族,与他们彻底断绝了关系。

    说来,的确是他们自己亲手推开了他们,是他们自己亲手将本该属于夏侯家的天才推给了东方家,让东方家占了这么大个便宜。

    自从那日见识了夏侯婉璇的实力,夏侯老爷子震撼极了,也后悔极了。

    他当时只痛恨苏沫等人斩断了夏侯清漪的双手,毁掉了夏侯家的唯一的希望,却没料到夏侯婉璇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才。

    他要是早知道夏侯婉璇有这样的天赋,怎么也不可能做出那样愚蠢的决定啊。

    想到这里,夏侯老爷子放低了声音,语气带着悔意,“梓安,爷爷当时因为清漪断了手臂,正在气头上,难免做出冲动的决定。你们知道的,爷爷并不是真的想赶你们出门,并不真的是要跟你们断绝关系啊。不管怎么说,你们流着的是我夏侯家的血,爷爷怎么忍心让你们流落在外,所以,你看能不能原谅爷爷,跟爷爷回家啊。”

    “回家?回什么家?”夏侯梓安直接略过前面的忏悔,捕捉到了重要信息,不禁挑高眉头,反问了一声。

    夏侯老爷子连忙点头,“跟爷爷回夏侯家,爷爷肯定会尽力补偿你们,栽培你们。”

    夏侯梓安觉得可笑,冷哼道,“免了吧,你们的补偿和栽培我们可承受不起。我们现在是东方家的一员,就算要回家,也是回东方家,谁会跟你回那衰败破旧的夏侯家啊。”

    “再说了,东方家的资源比你们好太多,他们完全能更好的栽培我们,就不需要你们费心了!你们还是好好栽培夏侯元姗和夏侯婉嫣他们吧。”

    说着,夏侯梓安微微侧目,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夏侯元姗等人,语气透着些讽刺。

    夏侯元姗如今连战斗榜八十名都进不了,在灵力上显然是没什么天赋的,夏侯家对她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至于夏侯婉嫣,是名炼丹师,是夏侯家准备的一匹黑马,从来没有在公众场合暴露实力,目的就是想在炼丹比赛上出其不意,杀进炼丹榜前十名。

    要知道,当初他可是从地下交易所那里得到确切的消息,说夏侯婉嫣是名丹宗等级的炼丹师,之前似乎一直都在隐藏自己的实力,对外宣称的等级是丹师巅峰。

    所以,夏侯婉嫣绝对是夏侯老爷子准备的最后一张底牌。

    只是,有了炼丹天才,他还不甘心,想要将契兽天才一并请回家,如此一来,他们夏侯家才能稳居六大家族的位置,不至于被人挤掉。

    听出夏侯梓安的讽刺,夏侯家主心有不悦,忍不住开口道,“梓安,就算我们当长辈的有错,难道你们晚辈就没错吗,要不是你们断了清漪的手臂,你爷爷能生那么大的气吗?我们劳师动众,亲自到学院来请你们回去,你们这副态度,会不会太过分了?”

    “呵呵,夏侯家主,你怕是搞错了吧!要不是你那宝贝女儿不依不饶的来找我们的麻烦,能被斩断手臂?明明一切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怪得了谁?说到底,今天这局面,都是你宝贝女儿造成的,你不责怪你女儿,反而来怪罪我们,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夏侯梓安的话掷地有声,落在夏侯家每一位长辈的心上,顿时激起一层涟漪。

    他们不得不承认,夏侯梓安说得不假,当初就是因为夏侯清漪的事儿,他们才冲动的把夏侯婉璇推了出去,要是夏侯清漪安安分分的,哪来那么多事儿。

    想到这里,除了夏侯家主以外,几个长辈都是将目光移向了站在一边,努力弱化存在感的夏侯清漪,那眼神很明显,都是带了些责怪甚至厌恶的意思在里边。

    此时的夏侯清漪接受到长辈生气的视线,更是显得局促不安,暗自的咬紧了牙齿。

    曾经的她天之骄女,是夏侯家最引以为傲的天才,是几位长辈中赞不绝口的骄傲,也是后辈们争相追捧和仰望的榜样。

    可是,现在的她一无所有,没了双手,不能炼丹,也不是琉光学院的弟子,就连她想要仰仗的三皇子也死了,她已经彻彻底底的沦为了一个废物。

    她永远也想不到会变成自己都唾弃的那一类人,也永远想不到,她有一天会成为夏侯家长辈们厌恶的对象。

    这样大的落差,让她心生羞愤,抬不起头来。

    夏侯清漪虽然沦为了废人,但毕竟还是夏侯家主的女儿,夏侯家主听到夏侯梓安祸水东引,怪罪到他女儿的身上,表情同样不太好看,顿时不满的反驳,“夏侯清漪那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你们让着她点不就完了吗,可是你们却纵容苏沫行凶,下这样的毒手。我至今为止,还第一次听到有丫鬟敢对主子出手的,如此没规没矩,难道还有理了吗?”

    一直坐在一边沉默着的夏侯婉璇听到他责怪苏沫,顿时生气的拧眉,开口反驳道,“苏沫不是丫鬟,她是我的亲人,是我的姐姐!”

    夏侯老爷子见她情绪激动,言语里带着维护苏沫的意思,着急的摆手,指了指夏侯婉嫣和夏侯元姗等人,“婉璇,你不管怎么说,也是我夏侯家的千金小姐啊,苏沫一个粗鄙的丫鬟,怎么配当你的亲人!你睁大眼睛看看,你的亲人全都站在这里呢,婉嫣,元姗和清漪她们才是你的亲姐姐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