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2章 犹如一滩烂泥
    夏侯元姗对苏沫恨得牙痒痒,本来看到她就控制不住心头的怒火,更何况听到她侮辱夏侯家,就更是火冒三丈,忍不住的咬牙大吼。

    在她看来,苏沫反正免不了一死,只是时间早晚而已,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可嚣张的。

    苏陌凉见她脾气这么大,不禁挑高了眉头,面色闪过一抹诧异,“我听璃月说,你们是来跟婉璇道歉的,看样子不像啊,我还没见过哪个赔礼道歉的这么凶的!”

    东方璃月也是斜了她一眼,“既然是来道歉的,就该有个道歉的样子,拿出你的诚意来,你这样,人家怎么跟你回去啊?”

    夏侯元姗气鼓鼓的呸了一声,“我跟夏侯婉璇道歉,关你屁事,用得着你在这儿多话吗?”

    “夏侯元姗,你是脑子有问题,还是耳朵有问题,没听到夏侯婉璇是我们东方家的人吗,我作为她的姐姐,当然有资格管她的事儿,反倒是你这个连当婉璇的丫鬟都不够格的人,才是最没话语权的吧。”东方璃月不屑的睨了她一眼,冷声讽刺道。

    “你——”夏侯元姗气得满脸涨红,呲牙咧嘴,硬是找不出反驳的话来。

    而此时的东方璃月好似捉弄上瘾了,更是慢悠悠走到了夏侯元姗的身边,趁她不注意,猛地一脚踹在她的膝盖窝上,顿时让她摔个狗吃屎,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

    夏侯元姗的实力不如东方璃月,刚才那一脚带着等级压制和强大的灵力,她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此刻摔在地上,疼得呲牙咧嘴的好不狼狈。

    东方璃月见她行了这么大个礼,这才解气的笑起来,“这就对了嘛,这才是道歉人该有的态度啊!别整天跟个祖宗似的,我们可不欠你!”

    夏侯三伯是夏侯元姗的父亲,没料到东方璃月竟然还动上手了,此刻看到自己女儿被欺负,当场怒发冲冠,咬牙大吼,“放肆,你居然敢在我们面前动手!看我今天不教训你!”

    东方璃月只是一个晚辈,如今在他们这么多长辈面前欺负人,很明显是没把他们这些长辈放在眼里。

    他们夏侯家虽然衰败,但还从未遭到过这样的耻辱,要是不给东方璃月点颜色瞧瞧,他们的老脸往哪里搁,以后要如何在枫林帝都立足!

    传出去,外人还不得嘲笑他们几个老家伙惧怕一个小丫头啊!

    苏陌凉见对方要对东方璃月出手,当下眉头轻敛,身形一掠,眨眼到了夏侯元姗跟前,而后猛地抬脚踩在她的胸口上,吐出的声音不大,但却透着森冷之意,落在每个人的心上,激起一层寒意,“我丑话可说在前面,你们今天要是敢动东方璃月半根汗毛,我保证,夏侯元姗就不是摔跤这么简单了!你们也知道,我在学院杀了不少人,也得罪了不少大人物,倒是不介意再多杀一个!”

    听到苏陌凉的威胁,夏侯三伯募得僵住了身子,对上她那如冰刺般犀利的目光,老脸也涌上了几分骇然。

    苏沫在竞技台上废掉孙云海和孙叶舟的一幕,他现在还记忆犹新。

    这个残忍冷酷的女人,连孙家,宋家的天才都敢虐杀,自然不会把他们夏侯家族放在眼里的,相信,以她现在的实力,只要稍稍用力就能要了夏侯元姗的命!

    意识到这一点,夏侯三伯停在原地,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反倒是被苏沫的举动给弄得紧张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夏侯元姗也是他的亲生女儿。

    她就算天赋比不上那些战斗榜上的天才,但实力还不算太差,好歹处于中等水平。

    更何况夏侯元姗年纪还小,要是多给她点时间成长,就算不能成为天才,也能拥有不错的战斗力,对于夏侯家族也是一个不小的助力。

    再加上夏侯家族是一年不如一年,本就急缺人才,所以折损任何一名晚辈,对他们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

    夏侯清漪已经废了,不能再让夏侯元姗也被废了!

    夏侯元姗被苏陌凉踩得吐血,感受到死亡的威胁,整个人都处于惊恐状态,费力的朝自己的父亲伸手,艰难的呼救,“爹——救——救我!”

    看到夏侯元姗痛苦的样子,夏侯三伯心有不忍,赶紧稳住苏陌凉,“苏沫,你不要冲动,我们这次来,是来请夏侯婉璇回家的,不是来打架杀人的!夏侯元姗好歹也是学院的弟子,你私下残害弟子,触犯了学院的规定,可是会被赶出学院的,你最好想清楚。”

    “既然不是来打架杀人的,那就赶紧滚!带着一群废物来道歉,你们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苏陌凉对这家人厌恶透顶,连客套话都懒得说,直接抬脚,将夏侯元姗用力踹出了亭子,霎时让她滚到了学院过路的大道上,这一动静顿时让无数来来往往的弟子停下了脚步,驻足围观起来。

    “啧啧,你们快看,夏侯家不要脸的追到学院来道歉了!”

    苏陌凉那才那一声高喝,声音不小,路过的弟子都听得清清楚楚,顿时饶有兴趣的议论了起来。

    “道歉?哈哈哈,真是笑死人,夏侯家的脸皮可真厚啊,把人家赶出家门,现在又来道歉,真亏他们做得出来。”

    “切,还不是因为看到夏侯婉璇的契兽天赋,舍不得人家流落在外,让东方家族占了便宜才找过来的,说到底还不是个势利眼!有这样的亲人,我都替夏侯婉璇感到耻辱。”

    其他人也是点点头,“哈哈,夏侯家怕是怎么也没想到夏侯婉璇是个契兽天才吧!当初那样对待夏侯婉璇,人家怎么可能回去!”

    “是呀,那夏侯元姗和夏侯清漪曾经不是经常欺负夏侯婉璇和苏沫吗,你瞧瞧夏侯元姗那蠢样,简直像一摊烂泥,真是恶心!”路过的弟子对夏侯元姗指指点点起来。

    “其实夏侯元姗还好了,起码不是个废物啊,你看那夏侯清漪,之前还是炼丹天才,拽得二五八万的,现在连手都没了,连生活都不能自理,还要跑到学院来道歉,啧啧啧真是可怜啊。”

    “可不是吗,以前好歹也是个美人,迷得三皇子神魂颠倒的,你看她现在——哈哈哈,真是一言难尽啊,三皇子要是活着,看着她这副鬼样子不知道作何感想呢。”

    “哈哈哈——”

    说到此处,大伙儿都是哄堂大笑,讽刺的声音犹如利剑一般插入了夏侯清漪的心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