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3章 死得蹊跷!
    听到周围众人的嘲笑,一直努力弱化自己存在的夏侯清漪,不禁咬住了唇瓣,由于用力过重,竟是咬出了血来。

    那双美丽的眸子涌动着可怕的恨意,竟是将她的脸蛋衬得有些狰狞。

    说来,她是最不想引起别人注意的人,因为她现在的状况太过狼狈,太过可笑,已经成了枫林帝都的笑柄,众人唾弃的废物。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她已经用肥大的衣服来极力掩饰断掉的双臂,可是垂落的袖子轻飘飘的怎么也掩饰不了她的窘迫,现在这么多人望过来,她再一次沦为众人嘲笑的对象,这种滋味,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所以,她恨!恨死了苏沫!

    当然更悔,后悔当初的冲动,她要是不去招惹苏沫,也不会落个这样的下场!

    此时,面对周围的指指点点,夏侯家的几个老家伙也是气得脸蛋抽搐,面色黑的跟锅底有的一拼。

    夏侯三伯是个暴脾气,看到苏沫这样打他女儿,这么不给他们面子,实在忍无可忍,顿时上前一步,要对苏沫出手,然而夏侯老爷子却是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了他,面色凝重的冲他摇摇头,“罢了,以前的确是我们夏侯家做得不对!再者你平常娇惯夏侯元姗,让她养成刁蛮任性的性子,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她以前可没少欺负婉璇,如今给她点教训也是应该的。所以,你们以后都要好好管教自己的子女,希望夏侯家不要再出现下一个夏侯清漪。”

    听到夏侯老爷子发话,其他几个长辈虽然憋着一口气,但都不敢违背他的意思,只有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夏侯清漪听他拿自己当例子,心里像是扎着把尖刀一般,绞痛得厉害。

    就连夏侯婉嫣的面色也阴沉着,十分难看,夏侯婉璇靠着她来到帝都,现在夏侯家的长辈却要她来给夏侯婉璇道歉说好话,简直就是天大的耻辱。

    而夏侯老爷子之所以不跟苏沫计较,自然是有他的考虑在里边,因为今天他的目的是来劝夏侯婉璇回家的,夏侯婉璇跟苏沫一条心,他越是对苏沫出手,她就越排斥他们。

    反正也有不少人要取苏沫的性命,根本无需他们出手,所以他夏侯家何必来当这个恶人,惹夏侯婉璇生气呢!

    相信只要苏沫明日一死,夏侯婉璇失去了依靠,他们再从旁劝说,夏侯婉璇很可能就会答应他们回夏侯家了,实在没必要现在就激化矛盾,这样只会将夏侯婉璇越推越远。

    想到这里,夏侯老爷子再度望向夏侯婉璇,语重心长的劝道,“婉璇,爷爷是真心实意的邀请你回家。东方家族再好,你毕竟是外人,无论怎样也比不了自己的家,所以你还是好好考虑清楚啊。”

    “不用了,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想到有你们这么的亲人,我就恶心想吐。麻烦你们,以后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也不要对外宣称是我的亲人,因为你们不配!”配字夏侯婉璇咬会得极重,其中的鄙视不言而喻。

    话落,她根本不给夏侯老爷子开口的机会,便是倏然站起身,一把拉过东方璃月和苏陌凉,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亭子。

    夏侯梓安见她离开,轻蔑的扫了夏侯家的众人一眼,也是跟了上去。

    跟这些人站在一起,也同样让他感到羞耻。

    走在路上,夏侯婉璇心有愧疚,闷闷的道,“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东方璃月则是高兴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哈哈,我还担心你被他们劝回家呢,没想到你今天这么霸气,真是让我另眼相看呢!”

    苏陌凉失笑着摇摇头,其实她心里清楚,夏侯婉璇本是个善良心软的人,能让她拒绝的如此干脆,断得如此决绝,想必是被他们伤到了极点。

    想到这里,苏陌凉生出几分心疼,而后将炼制好的丹药,递到夏侯婉璇的手里,“婉璇,我们是一家人,你不用跟我们抱歉。我这里有一瓶丹药,有的可以用来短暂的提升实力,有的可以用来解毒,都是些战斗中经常用得到的丹药。明日就是精英赛了,放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吧。”

    夏侯婉璇接过药瓶,听到苏沫的嘱咐,心头划过暖意,她知道这三天苏沫修炼都来不及,居然还想着给她准备丹药,让她如何不感动!

    看到夏侯婉璇都有了丹药,东方璃月顿时不依了,不甘心的嚷起来,“偏心,为什么她有,我没有!”

    苏陌凉白了她一眼,“谁让你不努力修炼,这个只奖励勤奋的人。”

    “我怎么不努力了?这几天,我都努力得废寝忘食了!但你只看到婉璇的努力,看不到我的,你就是偏心!”东方璃月俏脸憋屈得气鼓鼓的。

    苏陌凉闻言,失笑着摇摇头,再度从空间里掏出了两瓶,一瓶递给她,一瓶递给了夏侯梓安,“放心吧,早给你们准备了的,你看你这急性子,真该改改了。”

    东方璃月拿到丹药,这才重新绽放出笑容,心满意足的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夏侯梓安则是感激道,“苏沫,又让你破费,我们怎么过意得去。”

    “你该学学璃月,你看她可是心安理得呢。”苏陌凉笑着睨了东方璃月一眼。

    “好了,我要回一趟东方家,在学院待了三天,想回去洗个澡,吃个饭,好好休息休息。”苏陌凉看到天色不早,旋即感叹道。

    夏侯婉璇,东方璃月和夏侯梓安闻言,都是赞成的点点头,“嗯,我们跟你一起回去。”

    ——————————

    本还在房间里修炼的东方耀钰,一听说苏沫等人回来了,便是迫不及待的赶到了前院。

    看到苏沫好好的,他心里才稍稍安心,快步迎上来,“明日的比赛,有把握吗?”

    苏陌凉浅笑着点头,安抚道,“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有事儿的。”

    东方耀钰知道她是个有分寸的,听到这话,轻轻颔首,随后似是想起什么,表情变得有些沉重,严肃问道,“苏沫,你听说了没有,齐烨霖的弟弟齐文骥死了!”

    苏陌凉一听这话,顿时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死了?怎么死的?”

    当初,她只是将齐文骥打成重伤,并没有伤其要害啊!

    “死得蹊跷,听说是被高手打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