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8章 极其可笑的嘴瘾
    只是这个强行提升实力的丹药有时间限制,所以,夏侯婉璇不敢耽搁,只有速战速决!

    看到三头灵兽准备就绪,她便当机立断的大吼,“给我杀!”

    命令一下,三头灵兽便是勇猛的冲了出去,瞬间将程云峰团团围住。

    虽说一阶君王兽和二阶君王兽的攻击力不如他,但作为灵兽的防御能力和顽强程度却不容小觑。

    因为就算奴暗影白虎和血瞳青天蟒伤不了他,但却能妨碍他作战,让他没办法专心的对付那头达到四阶君王兽实力的铁煞孤星狼。

    这一点实在让人恶心!

    所以,如今的战况就是以铁煞孤星狼的攻击为主,暗影白虎和血瞳青天蟒背后和侧面袭击为辅,一起围攻程云峰。

    而夏侯婉璇则是不停的舞动着炎月锁星绳,想要束缚住程云峰。

    尽管她现在的实力太弱,没办法对程云峰造成什么伤害,甚至连拌住他都十分困难,但夏侯婉璇还是在不断努力,就算是骚扰下他,让他分下心,也能挣得一分胜算。

    就这样交手了一盏茶的时间,程云峰被这样骚扰式的围攻缠得心烦意乱。

    他不得不承认,契兽师就是恶心,带着一群灵兽作战,已经算是作弊了,没想到这群灵兽还吃了晋级的丹药,简直就是欺负人嘛,偏偏竞技争霸赛并没有规定不能使用丹药,他连告状的机会都没有。

    程云峰之前若是没在齐炎轩的手里受伤,或许还有几分胜算,但他如今带着伤,被这样犹如车轮战的打法,弄得有些力不从心。

    再加上那铁煞孤星狼的战斗力极其强大,几轮下来,他渐渐感觉到了吃力,动作也迟缓了不少。

    由于灵兽的体力本就比人类的体力好,铁煞孤星狼战下来,依然是斗志昂扬,精神抖擞的样子,看到程云峰慢下去,更是发起狂暴的进攻。

    台下的观众看到程云峰渐渐气息紊乱,手足无措,都是失望的摇头叹息,看样子,程云峰是要败了啊!

    大伙儿怎么都没想到,这次竟然会涌现出来这么多匹黑马,让这精英赛充满了变数,实在让人意外。

    不过,也算程云峰运气好,慕寂宸因为受伤退出了比赛,自然是放弃了他第四的名次,而身为第十名的齐文骥又惨遭不测,不幸陨落。

    这第四和第十的位置都空了出来,自然是要往后面加两个进来的。

    所以,程云峰就算落败,被挤到了后边,也还没有掉出战斗榜前十,尽管如此,但是他的面子却是彻底丢光了。

    “我——我认输!”程云峰再也没有力气和精力应付三头灵兽,为了避免自己被打得更狼狈,他不得不及时打住。

    反正也是输,他已经没了挣扎的意义。

    夏侯婉璇生性善良,程云峰跟自己无冤无仇的,实在没必要下毒手害人,如今听他认输,夏侯婉璇很快叫回了三头灵兽。

    程云峰看到灵兽撤回,心里倒是有些感激夏侯婉璇的手下留情。

    “程公子承让了!”夏侯婉璇就算是胜利,也不骄不躁,恭敬的行了个礼。

    人家这样的姿态,反倒让程云峰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扯了扯嘴角,这次倒是真心实意的抱拳,“是我技不如人!”

    说罢,程云峰便是转身下了擂台。

    裁判席的院长则是朗声询问,“夏侯婉璇,你还要挑战其他选手吗?”

    “不用了!”夏侯婉璇知道自己的实力在什么程度,并不打算去冒没有把握的险。

    因为前面一位刚好是齐炎轩,齐炎轩的战斗力她刚才见识过了,绝对不是她现在的实力可以战胜的。

    要知道她曾经连学院前一百名都不敢想,现在能有这般不俗的成绩,对她来说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进步了。

    当然,不光夏侯婉璇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成就,夏侯家族的人更是没料到曾经被他们赶出家门,从未拿正眼瞧过的废物有一天能挤进战斗榜前十的天才之位。

    这让夏侯老爷子又惊喜又激动,拉着一旁夏侯家主的手,兴奋的直嚷嚷,“你看到没,婉璇已经是战斗榜前十名的天才了!我夏侯家终于出了一个战斗榜天才了!”

    说着,夏侯老爷子竟是激动得老泪纵横,颤抖着手臂抹了一把泪水。

    坐在旁边的几个夏侯家的长辈也同样激动,毕竟这是夏侯家第一次有晚辈挤进战斗榜前十,这样的荣誉对他们夏侯家来说意义重大啊。

    他们盼了多少年都没盼着出个战斗天才,如今总算是出了,如何不振奋人心!

    东方璃月听到夏侯老爷子激动得瞎嚷嚷,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夏侯老爷子,你一把岁数了,话可不要乱说,什么你们夏侯家的天才,夏侯婉璇早就已经是我东方家族的人了,就算是天才,那也是我东方家族的天才,跟你们夏侯家半毛钱关系没有!”

    东方璃月上次见夏侯老爷子来找夏侯婉璇回家,就已经警告过对方了,没想到夏侯家族的脸皮这么厚,被她和苏沫洗刷得那样惨,还口口声声的把夏侯婉璇当自家人。

    她真是服了这群老家伙了!

    “璃月丫头,夏侯婉璇跟我夏侯家的血缘关系,岂是你一句话就能否定的!她既然生在夏侯家,生是我夏侯家的人,死是我夏侯家的鬼,这是上天注定的,谁也决定不了!”夏侯老爷子冷笑一声,反驳回去。

    “你——”东方璃月气得面色一滞,咬住了牙齿。

    夏侯梓安却是拍了拍东方璃月的肩膀,安抚道,“放心吧,那老家伙不过是逞口舌之能罢了。我们就算跟夏侯家有血缘关系,但夏侯家的一切却跟我们再无瓜葛,就算夏侯家被灭门了,我和婉璇也绝不会参和一分一毫,所以,这样的血缘关系早已失去了意义。”

    夏侯梓安拿夏侯家灭门的事情做例子,可谓是非常绝决了。

    连这样关乎家族存亡的大事儿,他们都不会理会,更何况振兴家族的事儿。

    所以,夏侯老爷子也最多过过嘴瘾罢了,没什么实际利益!

    而他的嘴瘾,如今在众人眼里,也变得极其的可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