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9章 你们两个一起上吧!
    说罢,苏陌凉便是抡着胳膊,重重砸在祁纤晨的脸蛋上,不一会儿就将她漂亮的俏脸打得又红又肿,彻底肿成了个猪头。

    枫林帝都第一美女,瞬间变成了第一丑女,霎时让台下的众人唏嘘不已,更有不少迷恋她美色的支持者,不忍直视的捂住眼睛,似乎有些不能接受自己心目中崇拜的女神变成了这副狼狈的丑样子。

    而祁纤晨曾经建立的高冷,美艳的形象,也在这一刻全部崩塌。

    东方家主似乎也对公主挺有意见,看到她被苏沫收拾,也是情不自禁的笑出声。

    但突然意识到公主是君,他是臣,这样幸灾乐祸不太好,这才强行憋住,尴尬的轻咳了两声,然后望向了韩家主。

    想到这场赌局,他不但赚大发了,还让韩家吃瘪,东方严淸的嘴角依然不由自主的上扬,根本控制不住心头的笑意,朝着韩家主道,“韩老头子,真是不好意思,这次赢了你们这么多钱和丹药,让你们韩家如此破费,实在过意不去啊。”

    听到东方严淸这话,韩家主的脸都气绿了,狠狠瞪了他一眼后,深深吸了口气,努力抑制下了杀人的冲动。

    他们韩家虽说不缺那几个钱,但想到就这么便宜了东方家族,心里还是气得要死。

    要知道那些下尊品的丹药,可是韩歆妤费了好大的精力才炼制出来的,如今轻轻松松就落到了东方家族的手里,光是想想就能怄得吐血!

    所以,想到这里,韩家上下所有人的面色都是又黑又臭,瞧得东方家族的人捂嘴偷笑起来。

    说来,苏沫可是东方家族的大功臣啊,就凭着一场比赛,不但给东方家族带来了爆利,还让东方家族在韩家面前出了口恶气,实在是太过瘾了。

    不过,他们是高兴了,纤晨公主却是被打惨了,苏陌凉每一下都带着可怕的力量,仿佛要把她整个人打穿似的,毫不留情的砸在她的身上。

    刚开始,祁纤晨还能挣扎几下,到后面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祁纤晨的师父看她快要打得不省人事了,实在忍无可忍,愤怒的大吼阻止,“苏沫,住手!公主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夫要你好看!”

    苏陌凉闻言,斜了说话的副院长一眼,冷哼了一声,“副院长,你别忘了,我和纤晨公主可是签订了生死契的,就算是死了,也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现在副院长是打算效仿齐炎轩的师父,也想要以大欺小吗?”

    “你——”副院长被堵得表情一滞,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他身为长辈,又是学院的副院长,要是违背规矩,公然袒护自己的徒弟,而去追究苏沫的责任,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毕竟纤晨公主可是自己在生死簿上签了大名的,还有这么多人看着,他实在不好出面责备。

    一边是身份,一边是他宠爱的徒弟,两头为难,顿时让他黑了面色,将苏陌凉恨到了极点。

    韩景飞和齐烨霖看到连副院长都拿苏沫没办法,都是气得半死,为了心上的人,他们已经顾不得规矩,双双飞上擂台,朝着苏陌凉拍去一掌。

    苏陌凉感受到两道犀利的罡风破空而来,神色一凝,敏捷的往后一闪,瞬间避开了他们的攻击。

    待她站稳脚跟之时,顿时发现竞技台上已经多了两抹身影,屹立在了祁纤晨的面前。

    正巧就是她不屑挑战的韩景飞和她想要挑战的齐烨霖两人。

    看他们都挡在纤晨公主面前,大有护花使者的味道,苏陌凉不禁牵起一抹冷笑,盯着齐烨霖道,“齐烨霖,我下一场正好要挑战你呢,你既然主动上台了,那就别浪费时间,开始吧!”

    韩景飞得知苏陌凉杀了他的弟弟,抢走了韩家精心准备的灵兽,心里有火,恨不得亲手宰了苏沫,旋即大步上前,抢先道,“想让齐兄出手,先过了我这一关了再说!”

    苏陌凉没料到韩景飞还不肯罢休的想要跟自己战斗,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既然你这么固执,非要来送死,那你和齐烨霖一起上吧,我可不想浪费时间,跟你们挨个纠缠下去!”

    听到苏沫竟然要一挑二,让齐烨霖和韩景飞一起上,台下的众人都是被她的决定吓得目瞪口呆,哑然失声。

    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更不敢相信有人会狂成这样!

    齐烨霖和韩景飞,不管是哪一个的实力都是非常的厉害,单挑一个人都未必能赢,她竟然还要单挑两个!

    这苏沫真是个疯子,不知道让人说什么好。

    韩景飞和齐烨霖,听到这样的话,都是觉得受到了天大的羞辱,瞬间怒得满脸通红,青筋暴起。

    “好,既然你不想浪费时间,早点到下边报到,那我们就成全你!”齐烨霖怒得深吸一口气,冷哼一声,旋即转头望向韩景飞,沉声提议道,“韩景飞,我们这次来比一比,谁能抢先拿到苏沫的人头,抢先拿到人头者,视为胜利,而输家就要主动放弃公主,如何?”

    齐家和韩家两家都想跟公主结亲,而齐烨霖和韩景飞则是最被家族看好的人选。

    他们虽然心心相惜,但也是情敌关系,如今苏沫打了公主,他们自然要为公主报仇。

    因此,他们正好可以用抹杀苏沫这件事来,结束这场感情之争。

    韩景飞听了,欣然接受,苏沫杀了他弟弟,这个人头,他是要定了,“好,输家自动退出!”

    苏陌凉听到他们达成协议,顿觉有些可笑,不禁提醒了一声,“你们还是保护好自己的人头吧,别到时候护花使者没当成,反倒血洒当场,那就得不偿失了。”

    “哼,那就试试看,到底是谁血洒当场!”韩景飞眸光寒意涌动,冷着面色怒哼一声,随后,身子如猎豹射出,朝着苏陌凉袭击而来。

    看到他的攻击,苏陌凉只是轻轻挑眉,朝着天魔貂和玄雷爆猿它们吩咐了一声,“韩景飞交给你们了,是死是残,看你们心情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