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4章 被人算计了
    “梓安!梓安!你没事儿吧!你别吓我啊!”东方璃月看到夏侯梓安被震飞到地上,面色惨白,口吐黑血,一看就是受了重伤,中了毒,整个人慌得手足无措。

    夏侯梓安见东方璃月朝自己扑过来,打算搀扶他,立马强撑着抬起手,阻止道,“不要过来!我身上有毒!”

    他自己中毒也就算了,绝对不能连累了东方璃月。

    东方璃月见他伤得这么重,哪里想那么多,根本不顾他阻止,便是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他,“梓安,别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有事儿的。”

    夏侯梓安见她碰自己,生怕身上的毒素沾染到她的身上,顿时挣扎着,想要推开她,“不要碰我!我身上有毒,不能传染给你!”

    听到他这话,东方璃月猛地皱起眉头,生气的呵斥,“你在说什么胡话,我是那种担心自己中毒,就放任你不管的人吗!你现在受了重伤,不要说话,我这就扶你回去,给你疗伤解毒。”

    听到这样的回答,夏侯梓安心里一震,眼眶微微泛红,涌上些复杂的情绪。

    东方璃月的话好似比任何解药都有用,霎时给他减轻了不少痛苦。

    此时此刻,他只觉得心里暖洋洋的,一种悸动的感情好似要从胸口爆炸出来。

    而东方璃月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应,现在一心都在他的伤势上,此刻使出吃奶的力气,搀扶起他,想要将他背在自己的背上。

    这时候,苏陌凉,夏侯婉璇,东方耀钰,慕寂宸等人也跑到了竞技台上,纷纷上前帮忙搀扶。

    苏陌凉摸了摸夏侯梓安的脉搏,检查了下他的伤势,随后掏出两颗丹药,塞进了他的嘴巴,解释道,“这是解毒和疗伤的丹药,吃下后毒素会慢慢清除。”

    说着,她拍了拍一旁紧张得俏脸皱成一团的东方璃月,安慰道,“放心吧,他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受了点伤,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

    听到苏沫的话,东方璃月才稍稍缓和了面色,微微点头。

    夏侯梓安吃下苏陌凉的丹药,慢慢的恢复了点力气,朝她感激道,“谢谢,又让你操心了。”

    “跟我还客气什么!再说了,操心的不是我,是另有其人!”说着,苏陌凉斜了一眼旁边的东方璃月,勾唇揶揄道。

    夏侯梓安闻言,再度将目光落到了东方璃月的脸上,看她本来红润的小脸蛋此刻却显得有些发白,显然是被他的伤势给吓着了,心里不禁涌上些心疼。

    东方璃月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瞧,又被苏陌凉的调侃,弄得有些尴尬,羞愤的反驳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我才没有操心他。”

    苏陌凉笑了笑,无辜道,“我说另有其人,说的是婉璇,可没说是你啊,你自己对号入座,可不怪我啊。”

    听到这话,东方耀钰,夏侯婉嫣,慕寂宸等人都是笑出了声,盯着东方璃月笑得一脸暧昧。

    东方璃月被苏陌凉这么一捉弄,更是羞愤得直跺脚,哀怨的瞪了苏陌凉一眼,不满的嘟哝道,“你就知道欺负人!”

    此时的夏侯梓安,看到东方璃月因为生气,惨白的俏脸红润了不少,目光顿时变得柔和起来,目不转睛的描绘着她的脸蛋,有点舍不得移眼。

    东方璃月也察觉到了夏侯梓安**裸的注视,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你一直看着我干嘛啊?我脸上有什么吗?”

    “嗯,有解药!”夏侯梓安微微颔首,正儿八经的回答道。

    看到她紧张自己,担心自己,比什么解药的都管用。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东方璃月的脸蛋更是红得跟猴屁股似的了。

    “你一天就知道贫嘴!”东方璃月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苏陌凉倒是没有理会两人打情骂俏,而是看了一眼远处被炸得粉碎的炼丹炉,微微蹙眉,询问道,“梓安,你炼制的是什么丹药,怎么会爆发出这么大的力量?”

    夏侯梓安听她问起,这才正了脸色,回答道,“我要炼制血涛鬼岩,但这毒丹,并不是特别危险,只是说难度有点大,不容易完成,不至于爆炸出这等力量。”

    “你之前炼制过吗?”苏陌凉面色更是沉了几分。

    夏侯梓安急忙点头,“炼制过很多次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

    听到这里,苏陌凉的眉头皱得更紧,眸底闪过一丝疑虑,平常炼制都没有出过任何问题,如今站在这竞技台上就出了问题,实在有些奇怪啊!

    思及此,她抬眸望向评委席的王长老,见对方也是一脸惊讶的盯着上边的情况,让苏陌凉渐渐眯起了眼睛。

    尽管王长老装出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她还是怀疑是这个老家伙动的手脚。

    她曾经跟王长老打过交道,这老家伙特别偏袒韩歆妤,也不调查清楚,不分青红皂白就站在韩歆妤那边,说是他们偷了韩歆妤的神纹丹药。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好心体贴的给夏侯梓安拿药材。

    所以,当他答应夏侯梓安的请求的时候,苏陌凉就觉得有些诧异,但比赛时间紧迫,容不得她细想,夏侯梓安就出了事儿。

    再加上,她了解夏侯梓安的性子,他是个非常仔细且有耐心的人,做事稳重,力求万无一失,从他进入毒药师这个行业这么久,都没有出过差错就可以看出,他是多么细腻的人。

    连平时都不会犯的错误,却在这么关键的时候犯了,除了跟王长老有关,她想不到其他可能了。

    夏侯梓安看到苏陌凉望向了评委席,也很快反应了过来,自己怕是被人给算计了。

    果然,不等他问出口,苏陌凉便是向王长老发起了质问,“王长老,你是不是该给个合理的解释,这炼丹炉为何会爆炸啊?”

    听到苏沫直言不讳的问起,王长老脸色微变动,觉得有些可笑的反驳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怀疑老夫在炼丹炉上动手脚,故意陷害夏侯梓安吗?你要清楚,这炉子是他临时选择的,老夫根本没办法提前预知他会选择哪个炉子,如今出了这样的问题,老夫也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