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5章 我代替他比!
    苏陌凉听他推卸责任,不禁冷哼一声,“比赛用的丹炉和药材都是学院准备的,你身为比赛的负责人,难道不该承担责任吗?”

    申长老闻言,眉头一竖,不等王长老回答,便是生气呵斥道,“苏沫,你简直是一派胡言,你也知道丹炉和药材是学院统一准备的,其他弟子的丹炉都好好的,就他的有问题,是不是该从他自己身上找原因啊。再说了,刚才王长老也提醒大家了,不要炼制危险的丹药,一旦出了问题,后果自负,夏侯梓安不听劝,非要炼制危险的丹药,怪得了谁?”

    “王长老,申长老,你们不要避重就轻的说问题,这丹炉或许是没问题,但不代表药材就没问题。就算统一准备的药材也没问题,但不代表,王长老派人去取的八宝蝎草就没有问题!这其中到底动了什么手脚,王长老,你心知肚明!!!”苏陌凉的话掷地有声,铿锵有力,顿时惊得台下的众人微微变色,瞳孔纷纷跃上惊讶。

    照苏沫这话的意思,分明是怀疑王长老在单独给夏侯梓安准备八宝蝎草的时候动了手脚,才导致夏侯梓安受伤中毒的啊。

    坐在一旁的徐长老听到苏沫胆敢公然指责王长老,愤怒的低吼出声,“放肆!王长老体谅夏侯梓安,好心好意的派人去为他取药材,你们非但不领情,还倒打一耙,冤枉好人,到底还有没有良心!未免也太过分了!”

    徐长老的话一出,引起不少人的共鸣,都是觉得不满的议论了起来。

    刚才他们见王长老为了满足夏侯梓安的要求,不怕麻烦,好心好意的为他准备药材,还贴心的多给了半盏茶的时间补偿他。

    可是夏侯梓安自己在炼丹过程中出了问题,苏沫不从他身上找原因,竟然将过错怪罪到王长老的身上,辜负了人家一片好心,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哼,说得倒是冠冕堂皇!学院不少弟子应该都知道,以前我和夏侯梓安跟丹殿的几位长老闹得不太愉快,跟王长老更是发生过口角,王长老看我们一向不太顺眼。但是刚才夏侯梓安提出缺少药材,王长老却是非常热心体贴的帮忙张罗,我不得不怀疑,他就是为了在这药材上动手脚,才一反常态的热心帮忙。”

    “果不其然,现在就出了这样的事情,相信根本无需我多说,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苏陌凉冷哼一声,冷静的分析道。

    听到这里,大伙儿也不得不承认,苏沫说的也有几分道理,王长老之前的确是跟他们有点恩怨,如果他真的看不惯夏侯梓安,在八宝蝎草里动手脚,也不是没有可能。

    毕竟那药材不是早就准备好的,而是特意为夏侯梓安单独去取的,这过程发生点什么,大家都不清楚,这样一来王长老的确就有了嫌疑。

    王长老见苏沫开始煽动人心,立马开口反驳道,“苏沫,老夫身为丹殿的长老,也一把年纪了,至于跟你们一群晚辈计较吗。老夫本来是看在夏侯梓安毒药师方面的天赋,打算好好栽培他,给他个表现的机会,才满足他的要求去取药材的。结果,你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样怀疑老夫,老夫对你们太失望了!”

    徐长老闻言,也立马接过话来,帮腔道,“苏沫,你既然说是王长老动了手脚,那麻烦你拿出证据来,口说无凭,没有任何说服力,毕竟你刚才那番话只是猜测罢了,事实真相如何,大家都不知道,还是拿出实打实的证据才行。”

    证据?

    听到这两字,苏陌凉差点冷笑出声。

    炼丹炉被炸毁了,药材被烧毁了,如今只剩下一堆灰了,上哪去找证据?

    这徐长老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不过,也难怪王长老会动这样的手脚,因为就算怀疑到他身上,什么都被炸毁了,他们找不到证据来指证他。

    加上夏侯梓安炼制的又是危险的毒丹,本就比一般丹药容易出问题,就这样辩论的话,根本说不清楚。

    所以,就连苏陌凉都不得不感叹,王长老这一手实在是高,整得夏侯梓安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既然没办法讨回公道,苏陌凉也不想跟他们浪费时间,旋即朝着东方璃月等人吩咐了一声,“梓安的伤势需要静养,你们把他扶下去休息吧。”

    听到苏陌凉亲口吩咐,大伙儿都是点点头,搀扶着虚弱的夏侯梓安往擂台下走。

    申长老看到夏侯梓安离开了赛场,嘴角隐隐划过一抹冷笑,随后大声宣布,“夏侯梓安由于受伤,自愿放弃比赛,最终成绩在初级赛第一。”

    苏陌凉突然听到这话,眉头一拧,不高兴的反问道,“谁说他放弃比赛了?申长老,你身为长老,可不要乱说话!”

    被苏陌凉这么一怼,申长老觉得莫名其妙,面色不太好看,“夏侯梓安受伤,没办法继续比赛,你都让他下台休息了,自然是放弃比赛了,老夫难道说得不对吗?”

    苏陌凉冷哼,“我让他下台休息,不代表就放弃了比赛!”

    “喝,苏沫,你该不会是想让他休息好了,再上来接着比吧?老夫告诉你,炼丹比赛从来不等人,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开特例!再说了,台上那么多炼丹师,人家都快炼完了,你难道让大伙儿等他一个吗?这也太不像话了!”申长老闻言,立马领会到了苏陌凉的意思,当场愤怒的训斥道。

    听了申长老的话,台下的众人都是不满的嚷起来,显然不赞同让台上的炼丹师们等夏侯梓安一个人。

    此时的苏陌凉却是气定神闲的走到了夏侯梓安比赛的位置停了下来,轻轻扬眉,幽幽开口,“不需要任何人等,现在就可以开始。这一场我替他比!”

    苏陌凉的话音一落,如惊雷般在广场上炸响,惊得所有人都怔住了。

    他们听到了什么?

    苏沫要替夏侯梓安比赛炼丹???

    这是真的吗?她不是在开玩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