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6章 我要赌苏沫走到最后!
    被苏陌凉直截了当的揭穿,唐老表情一僵,面色尴尬的咳了两声,解释道,“当初我们之所以卖这个消息,是能让双方获利啊。『→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a夏侯家族有了天赋惊人的弟子,而一直待在乡下的你们也有出头之日,我们这是好心!”

    “不管是好心还是坏心,你们泄露了客人的身份就是事实!所以,咱们也别绕弯子了,你直接说,要多少报酬才肯帮我打听!”苏陌凉知道他那点心思,没心情跟他继续废话。

    唐老是个生意人,又知道她手里有许多的尊品丹药,当然是想榨取更多的利益。

    这个,苏陌凉能够理解,只要他能帮她调查出那个黑衣人,多少丹药,她都愿意付。

    唐老见她如此爽快,不禁大笑起来,“哈哈,苏沫丫头,你太精明了,我是忽悠不了你。其实我是想跟你合作!”

    “合作?”苏陌凉诧异的轻轻扬眉,聪明如她,很快便反应过来,“你是想让我为你交易所长期供应丹药是吧?”

    唐老见她一点就透,顿时捋着胡子笑起来,眉眼里带着些欣赏,“哈哈哈,苏沫丫头果真是冰雪聪明啊,我这还没说呢,你就明白了我的意思,跟聪明人交流起来,就是轻松。”

    “好,只要你帮我找到黑衣人,让我见到他,我就答应你的要求,为地下交易所长期提供丹药。”苏陌凉知道了他的想法,当下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对她来说炼制上尊品的丹药,并不困难,困难的是找到火灵之体的眼睛。

    因为就算此时的她心里有了猜测,但她还是不愿意相信,更是不愿接受。

    毕竟她连跟自己无冤无仇的陌生人,都下不去手,怎么可能对自己这么亲近的人下手。

    所以,她一定要找出黑衣人,当面问个清楚才肯罢休。

    唐老见她这么干脆,倒是有些讶异,心里更加好奇,她为什么会寻找火灵之体。

    只是,这是客人的事情,他不好开口询问,只有点头承诺下来,“好,你都这么爽快,那我们交易所马上就展开调查,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苏陌凉闻言,轻轻颔首,将剩下的丹药全部交给了唐老,“好,那就拜托唐老了,我还有事儿,先行告辞。”

    话落,苏陌凉便转身离开了地下交易所。

    回到东方家,跟家主和六叔打过招呼后,苏陌凉便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经过这一个月的修炼,她不光学会了潜行遁影和日月魔斩两种武技,还将灵力等级提升到了巅峰境界的后天君灵师。

    一直用精神力滋养着的三具傀儡,也成功炼化了出来。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将炼丹等级提升到丹圣,城主大人的解药可是必须达到丹圣的等级才能炼制出来的。

    只是丹圣不比其他小境界的提升,难度要大上不少。

    她这样厉害的炼丹天赋,这么久都没摸到丹圣的门槛,可想而知,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既然迟迟感悟不到丹圣的层次,苏陌凉只有勤能补拙,拿出邪血鼎开始炼起丹来。

    这次她在神兵阁和地下交易所耗费了一大笔丹药,正好趁着今晚,多炼制出来一些,免得进了黄泉路显得手忙脚乱。

    夜匆匆过去,晨曦穿过黎明的天空,洒下金色的辉芒,唤醒了沉睡的大地,终于迎来了进入黄泉路的日子。

    这一天格外的热闹,大街小巷一大早就开始议论起黄泉路,纷纷猜测着太子会不会成功进入第九关,就连赌坊也为这黄泉路开设了赌局,列出了进入黄泉路的名单,让大伙儿纷纷下注,赌谁会走到第几关,谁能走得最远。

    学院本就经常开始这样的赌局,这次黄泉路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苏陌凉等人带了琉光学院的后山,便见周围已经摆好了好几张桌子,上边摆满了大伙儿的赌注。

    苏陌凉倒是没在意学院设立的赌局,而是将目光望向了前方的人群,这才发现多了许多的生面孔,看服装看打扮,不像是琉光学院的弟子。

    之前她听说,四个学院都会挑选各榜单前十名的弟子进入黄泉路,看样子,他们应该就是其他三大学院的弟子了。

    然而,就在苏陌凉打量其他三大学院的弟子时,东方璃月却是已经挤进了人群中,“让一让,让一让!这一把,我也要下注!”

    赌桌周围站满了人,基本都是四大学院的弟子,他们虽然没有参加黄泉路的资格,但却有赚钱的机会,所以,大伙儿照样是热情高涨,围在赌桌边下注。

    东方璃月也是挤了好半天才挤到了赌桌边上,看了看纸上记录的情况。

    她发现赌太子走到最后的人最多,其他选手也稀稀拉拉有人下注,但都是少数。

    而大多数人都是赌其他选手会走到第几关!

    毕竟在他们看来,太子能够走到最后,是毋庸置疑的事情,没什么好赌的,只能赚点小钱而已。

    但若是押中了某个选手,通过的具体关卡,这个奖励就非常可观了。

    此时的东方璃月找了一遍,在上边找到了苏沫的名字,可是上面只写着她能够通过几关,却没有走到最后的选项,这让她皱起了眉头,不太高兴的嚷起来,“我要赌苏沫走到最后,这上面怎么没有?”

    听她这么一嚷,周围的弟子都朝她投去怪异的目光。

    主持赌局的是其他学院的长老,听到东方璃月的话,只是冷冷瞥了她一眼,“其他选手也没有走到最后的这一个选项,因为没有意义。”

    “不公平,太子都有,为什么苏沫没有!我就要赌苏沫走到最后,怎么就没有意义了?”

    东方璃月听他那笃定的口气,就觉得非常不爽,生气的吼起来。

    在她看来,苏沫可是比太子还要天才还要变态的人物,绝对有资格有实力跟太子决一雌雄。

    “呵呵,东方璃月,你居然拿苏沫跟本公主的皇兄比,你还真是越活越天真了啊!”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讽刺的冷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