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7章 押上全部家当!
    听到熟悉而又嘲讽的声音,东方璃月顿时转身望去,只见纤晨公主从远处漫步而来,那一身华贵靓丽的红色衣裙衬得她皮肤白皙,艳若桃李,相信就算她不说话,也能成为全场的焦点。

    此时,那张美艳的脸蛋上挂着几分冷笑,显然对东方璃月的话十分不屑。

    不过也能理解,在祁纤晨的心目中,只有她那个太子哥哥最厉害,其他人向来是没怎么放在眼里的。

    因此,就算苏沫曾经展现出了不俗的实力,在祁纤晨看来,还是没资格跟她太子哥哥相提并论。

    而东方璃月听到对方的讽刺,则是冷哼一声,笑着调侃道,“哎哟,这不是纤晨公主吗?看样子,你的伤好了啊!上次见你被苏沫打得满地打滚,若不是副院长出面,差点就一命呼呼,我还以为你最起码也得躺半年呢,没想到,这才一个月的时间就康复了,你这身子骨倒是挺顽强得嘛!”

    “你——”听到东方璃月当着这么多人戳她的痛处,纤晨公主的面子有些挂不住,顿时气得涨红了面颊,说不出话来。

    东方璃月却是带着笑意,继续调侃道,“公主虽说已经康复,但还是要保重身体啊,不要又被苏沫给打成重伤,到时候新伤旧伤加在一起,想要活下来,怕是有点难咯。”

    东方璃月的话一落,东方家和赤星盟的人都是忍俊不禁,顿时捂住嘴巴,不让自己笑出声。

    当初祁纤晨放出了所有的灵兽,都没能打败苏沫,反而被苏沫给打得惨兮兮的一幕,可是让他们印象深刻呢。

    如今被东方璃月一提,他们更是回忆起了祁纤晨被打得惨不忍睹的画面,大伙儿都是心中好笑,只是碍于她公主的身份,不敢放肆的表现出来罢了。

    此时的祁纤晨听到东方璃月暗含讽刺的话,接收到周围众人看笑话的目光,更是气得浑身发抖,喘着粗气咬牙道,“你——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取笑本公主,看本公主不宰了你!”

    看到祁纤晨动怒,东方璃月急忙反驳,“公主殿下,你可别冤枉我啊,我这明明是关心你的伤情,劝你保重好身体,绝没有半点取笑你的意思,再说了,我也没这个胆子啊。我好心好意关心你,你却不分青红皂白要宰我,难道说,身为公主就能草芥人命吗?”

    被东方璃月这么一反问,祁纤晨顿时被堵得哑口无言。

    不得不承认,东方璃月的话表面上的确是在关心她的身体,让人找不出错处,但其中讽刺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大家都心里清楚。

    如今东方璃月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这口恶气如何让她咽得下去。

    而最让人无语的是,她虽然身为公主,有诸多权利,但却没办法因为东方璃月两三句挑不出毛病的话,就要人性命。

    毕竟东方璃月不是一般老百姓,她是东方家族的千金,她要是有个好歹,东方家主必定会闹到皇上面前去。

    想到这里,祁纤晨只有隐忍下来,转头望向一旁的太子,想要太子出面帮忙解围,“皇兄,你看她——”

    祁彦夜闻言,不等她说完,便是打断道,“算了,你是公主,何必跟她一般计较。”

    听到太子这话,大伙儿都是暗中赞叹太子大度,对他抱有很大的好感。

    而苏陌凉却是听出了不同的味道,他那话看似在息事宁人,劝说纤晨公主,但里边怕是大有瞧不上东方璃月的意思。

    因为祁纤晨是公主,身份尊贵,要是跟一般人计较,实在太掉价了。

    更何况,东方璃月只是个庶女,连嫡女都不是,这样的身份,在太子看来,肯定是非常低贱的。

    所以,他口中的不跟她一般计较,是认为东方璃月根本不配让纤晨公主动怒。

    祁纤晨向来听太子的话,如今他都这样说了,她不得不闭上嘴巴,不屑的瞪了东方璃月一眼。

    东方璃月也对这两兄妹没什么好感,同样不予理会的转身,朝着主持赌局的长老再度要求道,“你赶紧把下注的选项添上,我要赌苏沫走到最后!”

    大伙儿没料到,东方璃月这么固执,居然还不肯罢休,非要让长老添上苏沫走到最后的选项,她是疯了,还是傻了?

    以往的黄泉路,向来是太子走到最后,就算如此,太子殿下也只能停留在第八关,没办法进入第九关。

    可是东方璃月居然要赌苏沫走到最后,难道她认为苏沫比太子殿下还厉害,能够进入第九关吗?

    要知道第九关,至今为止,还从来没有人进入过呢!

    就连太子殿下曾经都尝试了好几次,付出了好多努力,依然没有成功进入第九关,而苏沫一个第一次参加黄泉路的弟子,想要一次性进入第九关,这可能吗?

    大伙儿虽然承认苏沫的实力强大,天赋惊人,但黄泉路不比竞技争霸赛,里边除了互相厮杀以外,还要克服困难,闯过关卡才行,其中的难度,可不仅仅是弟子之间的战斗那么简单的,更不是嘴上说说那么容易的事儿。

    所以大伙儿都认为东方璃月对苏沫太过盲目信任了。

    设立赌局的长老看到东方璃月坚持,拗不过她,只有提笔,在纸上添加了一栏,“好了,这下总可以了吧。”

    看到长老添上了,东方璃月才满意的点点头,取下自己的空间戒指,全部押在了上边,“这是我身上的所有家当,全部押苏沫走到最后。”

    看到东方璃月竟然将空间戒指里边的所有东西,拿出来赌苏沫走到最后,大伙儿都是震惊的喧哗起来,觉得她这样的举动实在太过莽撞。

    纤晨公主见此,则是冷嗤一声,失笑着摇摇头,“真是愚不可及!”

    主持赌局的长老见她下完注,便是抬头朝其他弟子朗声开口,“还有谁要赌苏沫走到最后的,大家可以下注了。”

    听到这话,大伙儿都是一脸排斥,觉得荒唐的感叹道,“我疯了吗,不押太子,去押第一次参加黄泉路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