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9章 你要干什么!!!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当然,就连黄泉路外的人都被吓得半死,更遑论被神龙残影震飞的齐烨霖等人。

    但是他们运气比较好,站得比较远,就算伤得不轻,也不至于丧命,加上还有韩歆妤和好几名炼丹师在这里,有丹药护体,倒是没那么容易死。

    所以,他们只是吐了几口血,稍显狼狈而已。

    不过,眼下这状况,他们也没有心思去关注伤势了,全都被天空盘旋着的神龙残影给吓得屁股尿流,瑟瑟发抖。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苏沫居然还有这等手段,能够召唤神龙残影!!!

    曾经,他们得知太子获得了秘术,能够召唤四抹自己的残影作战,就已经觉得非常了不起了。

    哪知道,跟苏沫比起来,一向高高在上,受万人敬仰的太子殿下都显得黯然失色。

    如今看到太子狼狈的摔在地上,凄凄惨惨的样子,大伙儿都是唏嘘不已!

    毕竟太子殿下在他们心目中可是十分强大,十分神圣的人物,想要伤他,何其艰难。

    所以,眼前如此大的反差,大伙儿一时没办法接受。

    这一刻,纤晨公主,艾煦雅,齐烨霖和韩景飞等人,也渐渐明白了过来,脊背瞬间窜过一股寒意。

    当初他们在竞技争霸赛上败在苏沫的手里,还一直对苏沫不大服气。

    现在看来,那时候的苏沫分明是有所保留,根本没有暴露出全部的实力。

    他们难以想象,苏沫若是用对付太子的手段对付他们,他们估计早就被轰得渣都不剩了吧。

    可笑的是,他们当初还愚蠢的嘲笑她,讽刺她,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殊不知,人家根本就没拼尽全力跟他们打!

    照着眼下这战况来看,苏沫对付他们时,怕是连五成力都没有用到!

    光是想到这里,他们就一阵后怕,无比的庆幸自己的命大。

    而在场的几名炼丹师,实在承受不住神龙残影的威力,惊惧之后,连忙掏出了传送球,离开了黄泉路。

    对他们来说,黄泉路诱惑再大,也没有性命来得重要。

    因为他们这伙人招惹了苏沫,不用想也知道,苏沫必定不会放过他们。

    而连保护他们的太子殿下都被打得奄奄一息,自身难保了,就更没有精力出手相助。

    所以,眼下只有离开黄泉路才是最安全最明智的选择。

    看到炼丹师们走了,齐烨霖,韩景飞和艾煦雅等人也没了留下来的心思。

    因为太子和其他命丧苏沫之手的弟子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他们要是继续待着不走,下一个死的就是他们了!

    想到这里,他们都是齐齐捏爆了传送球,逃离了黄泉路。

    倒在地上,痛苦挣扎的祁彦夜看到他们都跑了,心里同样有些着急,如今看到苏沫拖着把弯刀,从远处慢悠悠的走来,更是刺激得他忐忑不安,赶紧掏出传送球想要离开。

    或许是有些紧张,太子殿下一个手滑,传送球竟是滚落到了苏陌凉的脚下。

    看到这一幕,祁彦夜神情大震,心子募得揪紧,英俊的脸庞瞬间惨白如纸,就跟死了似的。

    黄泉路外的大伙儿也是惊得屏住了呼吸,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满目惊恐的盯着苏陌凉。

    太子唯一保命的东西都落到了苏沫的手里,那太子还有活路可走吗?

    意识到这一点,所有人都为祁彦夜捏了把冷汗。

    而此时的苏陌凉则是低头看了眼传送球,弯腰将它捡了起来,缓缓走到了祁彦夜的面前。

    祁彦夜看到这里,基本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下场,青灰色的面颊涌上些视死如归的倔强,“要杀,就赶紧动手吧!”

    苏陌凉闻言,微微一愣,有些诧异的挑眉,“杀?谁说我要杀你了?”

    突然听到这话,祁彦夜有些疑惑,猛地皱紧了眉头,“你这话什么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就是不杀你的意思呗。”苏陌凉理所当然的道。

    祁彦夜心里一惊,一时间摸不清她的心思,狐疑的打量了她一眼,“你到底想干嘛?”

    他才不相信此女会就此放过自己。

    刚才戴睿明,詹楚杰和好些弟子都死在她手上啊,这么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歹毒之人,怎么可能大发善心。

    再加上,她应该很清楚,她要是放了他,无疑是放虎归山。

    日后,他必定会想方设法的诛杀她。

    他不相信,她会傻到将自己置于后患无穷的危险之中。

    苏陌凉见他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说辞,不禁轻笑了起来,“殿下别怕,我没有别的心思,我只是想要你们皇室的弥勒仙芽而已。”

    听到弥勒仙芽的名字,祁彦夜神色一惊,情不自禁的放大了瞳孔,“你要弥勒仙芽来做什么?”

    “我是炼丹师,自然是用来炼丹!”

    听到这话,祁彦夜才想起来,苏沫不仅灵力天赋了得,炼丹天赋更是惊人。

    只是那弥勒仙芽可是他父皇珍藏的宝贝,炼丹公会的丹圣老人找他讨要,他都舍不得给,更何况是给眼前这个丫鬟出生的卑贱女子。

    思及此,祁彦夜冷漠哼道,“弥勒仙芽不在本宫这里,你找本宫讨要没用。再者弥勒仙芽是皇上极其宝贝的药材,你想都别想!”

    “我当然知道没在你这里,也知道皇上非常宝贝它,所以,我很好奇皇上到底是更宝贝你,还是宝贝弥勒仙芽!”说着,苏陌凉拿着弯刀抬了抬祁彦夜的下巴。

    听到这话,祁彦夜立马反应过来,她是打算利用自己来换取弥勒仙芽。

    察觉到她的意图,祁彦夜的神色猛地涌上惊恐,“你要对我做什么?”

    苏陌凉见此,嫣然一笑,而后猛地抬脚,一下子踩在了他的胸口上,狠狠碾压,顿时痛得他低呼起来。

    然而,就是趁着他张嘴之时,苏陌凉眼疾手快的朝他嘴里塞了一颗丹药,强行让他咽了下去。

    “咳咳咳!你——你给我吃了什么!”祁彦夜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了一跳,生气的大声追问。

    苏陌凉唇角轻扬,幽幽道,“只是一颗毒丹而已!记住,从今往后,毒性每三天发作一次,每一次发作,你的身体就会腐烂一处,直到发作十次后,你会穿肠烂肚,全身腐烂而死!所以,你们考虑的时间不多,是要药材,还是要枫林帝国的继承人,还是尽快做出选择的好!”

    这颗毒丹,就是之前苏沫委托夏侯梓安帮忙炼制的,而她后来在毒丹上刻画了特殊的神纹,所以,这世上只有她才能解这毒丹的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