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0章 她握着皇室的命脉
    “苏沫,这个节骨眼你去炼丹房干什么?”东方璃月不明白,眼下只有三个时辰了,她怎么还有闲心炼丹,顿时着急的问了一句。

    相比大家火烧眉毛的样子,此时的苏陌凉却是嫣然一笑,格外淡定的安抚道,“放心吧,皇上只是吓唬你们,让你们自投罗网,他不会真的动手!”

    “他都派枫林军出动了,还只给我们三个时辰的时间考虑,这难道还有假?”东方璃月顿时拔高了声音,难以置信的道。

    皇上都已经这样撕破脸了,分明是要将他们斩尽杀绝的意思,怎么可能只是吓唬吓唬他们。

    苏陌凉失笑着摇头,不慌不忙的道,“你以为那三个时辰,当真是给你们时间考虑吗?”

    东方璃月听了更是瞪大眼睛,不明所以。

    见她不明白,苏陌凉继续解释道,“那三个时辰看似是给我们时间,其实不过是在给他太子时间!你别忘了,皇上的命脉还掌握在我手里呢。”

    听到这话,大伙儿一怔,滞了片刻后,才忽然想起来,在黄泉路的时候,太子可是在苏沫手里栽了个大跟头,还被迫吞下了毒丹,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只是他们刚才急着逃命,被这么一搅乱,竟是将这一茬给忘记了。

    苏沫说的命脉,可不就是太子殿下吗!

    太子殿下是皇上耗尽心血,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天才,皇上对他寄予了太多的厚望,而他却不幸中毒,皇上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他去死。

    所以,皇上要是想他活命,还得从苏沫手里拿解药呢!

    苏沫此举,的确是握住了皇上的命脉啊。

    慕寂宸心思活络,听苏陌凉这么一说,顿时反应了过来,冷笑道,“难怪皇上会给我们三个时辰考虑,我还以为他多少有点良知,打算放过我们赤星盟呢,谁知道,他只是想拖延时间,为他太子解毒罢了。要是太子真的解了毒,用不着苏沫的解药,那枫林军就可以毫无顾虑的大举进攻了!”

    皇上如今不确定太子中的什么毒,不确定在没有苏沫的解药的情况下是否能活下来,这些自然是需要时间诊治的。

    所以,在一切都没尘埃落定之前,皇上自然不会轻举妄动,但他又不想让苏沫知道,他对太子的重视,这才用给他们三个时辰时间考虑来当幌子,暂时先稳住局面。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皇上此举,一边为他的太子争取了时间,一边又彰显了他的仁义,果真是个老奸巨猾的家伙。

    想到这里,大伙儿都是暗自心惊

    苏陌凉见他们明白了皇上的心思,这才嘱咐道,“太子的毒只有我能解,皇上一时不会动手。倒是后山那群三大学院的人,他们联手破阵,我们怕是撑不了太久,虽然有皇室在前头杵着,他们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但就怕他们耍什么花招,所以还是小心为上!”

    怕就怕三大学院的人,擒住了东方家族的人,而东方家族又是重情义的,如此一来,无疑是被人扼住咽喉,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东方严淸,东方海峥等人都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苏陌凉话里的意思,他们听得明白,都是郑重的点头。

    皇宫

    不出苏陌凉所料,此时的皇宫因为太子中毒,已经乱成一团了。

    “快!快抓住他的手!不能让他再抓了!”身穿明黄龙袍的中年男子,虽然没有候在榻边,但却将祁彦夜的情况一丝不漏的收入眼底,此时看到祁彦夜痛得打滚,还用双手在脸上抓出了好几道触目惊心的血痕,顿时着急的大声命令!

    围在榻边的御医被吼得一抖,赶紧上手抓住祁彦夜的双手,这时候忽然有人颤抖着声音回话,“皇上,不好了,殿下的手已经开始腐烂了!”

    听到这话,皇上面色一沉,剑眉倒竖,吼声如沉雷滚过,“混账,你们是怎么看病的!”

    在场的所有御医都被皇上的怒意吓得面色惨白,腿脚一软,纷纷跪到了地上。

    由于皇上将所有御医都请进了宫,他们这一跪,竟是跪满了一屋子,全都瑟瑟发抖,不敢抬头。

    皇上见他们这副没用的样子,更是怒火中烧,横眉怒目的喝道,“一群没用的东西,连点毒都瞧不好,要你们何用!”

    御医们一听这话,身形一颤,惶恐的连连磕头,“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这毒实在太烈,臣等无能为力啊。估计——只有——只有炼丹公会的几位长老,才能瞧出是什么毒丹!”

    皇上气得吹胡子瞪眼,怒哼一声,“没用的东西!”

    随后便是朝身后的公公,口吻略显焦急的问道,“丹圣老人请来了吗?”

    公公连忙恭敬回答,生怕惹怒了他,“奴才刚才已经派人去请了,想必快到了。”

    说曹操曹操到,公公话音刚落,便见人将丹圣老人给引了进来。

    丹圣老人曾经受过皇室不少恩惠,如今太子有难,皇上亲自派人来请,这点面子他要是要给的。

    所以,看到皇上,丹圣老人正准备行礼,哪料皇上竟是三步并做两步已经迎了上来,一把抓住了他欲要行礼的双手,着急的拉着他往太子的床榻走去,“丹圣老人,就不必多礼了,你赶紧来帮朕看看,看太子到底是中的什么毒!这群没用的废物,竟是一个都瞧不出来!”

    丹圣老人没料到这群御医竟然连是什么毒都没瞧出来,不免多了几分好奇,倒是顺着皇上,来到了榻边,仔细瞧了瞧太子的状况。

    只是,当他看到太子那开始腐烂的双手时,目光还是不自觉的凝了凝。

    随后,他探出右手,抚上了祁彦夜的脉搏,细细检查了一番,本还淡定的面色竟是划过一抹惊讶。

    皇上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忐忑的问道,“丹圣老人,太子到底中的什么毒?”

    丹圣老人面色凝重的摇头,“皇上,这一次,我也无能为力了!”

    皇上见丹圣老人都摇头叹息,一脸为难,顿时惊得瞪大了双眼,“丹圣老人,你可是咱们枫林帝国最权威最厉害的炼丹师了,怎么会有你都解不了的毒!”

    “皇上,你高看我了,我虽说是名丹圣,但却没办法解神纹丹药的毒啊!”

    一听这话,皇上吓了一大跳,“什么!神纹丹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