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7章 她的用心良苦!
    三大学院的长老和弟子们见事情还有转机,也跟着跪了下来,连连磕头,“求高阳王饶命,求帝妃饶命,我们本无心参与此事,只是我们三大学院受了皇室的恩惠,不得不出面帮忙,也是被逼无奈啊。不过我们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求高阳王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皇室的几个老家伙都死了,只剩下他们三大学院的六位前任院长,但他们六人最厉害的也才后期至尊君灵师,哪里是高阳王,御虚天尊,云楼帝尊,焚天君和东方家的老太爷等人的对手。

    所以,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们除了向高阳王低头,别无选择。

    高阳王听到他们求饶,深深看了他们一眼,最后才深吸一口气,放软了态度,“罢了,既然苏沫丫头为你们求情,那这次就饶了你们。”

    听到高阳王不杀他们,大伙儿都是重重松了口气,心头涌上劫后重生般的喜悦,感激的重重磕头,“谢高阳王不杀之恩!”

    “不要谢本王,你们还是谢苏沫丫头吧,要不是她,你们全都得死!”高阳王怒哼一声,依然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三大学院的人闻言,连连点头,“是是是,感谢帝妃不杀之恩,感谢帝妃不杀之恩。”

    琉光学院的邓旭东和丹殿的几位长老也溜须拍马的急忙磕头,“谢帝妃不杀之恩,之前是我们有眼无珠冲撞了帝妃,帝妃能大人大量不与我们计较,真是有母仪天下的风范啊。”

    “你们这个谢,怕是谢早了吧,谁说我不与你们计较啊?”苏陌凉却是不吃这一套,顿时挑高眉头,扫了邓旭东和王长老等人一眼,幽幽的反问了一句。

    邓旭东和丹殿的长老们突然听到这话,都是身形一僵,不明所以的抬头望向她,一时摸不清她的心思。

    苏陌凉却是嘴角轻咧,扬起一个冷漠的弧度,随后朝高阳王沉声开口,“三大学院和琉光学院的其他长老和弟子都可以饶,但邓旭东和丹殿的几位长老,决不能轻饶!”

    其他长老和弟子,或许是顺势而为,又或许是利益熏心,可以当做是人之常情,能够理解。

    但这几个老家伙之前没少参合陷害他们的事儿,苏陌凉可没那么好心,真的放过他们!

    此时的邓旭东和丹殿的长老们本还惊喜不已,哪料到苏沫会突然变卦,霎时凝固了表情,瞳孔涌上惊恐,随后再度骇然失色的重重磕头,“帝妃饶命,帝妃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我们在这里给你磕头认错,求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吧!!!”

    看到曾经高高在上的长老像只丧家犬一样磕头认错,东方璃月不屑的嗤笑了一声,随后指向他们身后的五大家族,高声问道,“苏沫,还有那五大家族呢,你打算如何处置?”

    东方璃月对五大家族恨到了极点,可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

    韩家主,夏侯家主,宋家主和齐家主看到连副院长和丹殿的几个身份尊贵的长老都被逼成了这副样子,已经吓得冷汗涔涔了,现在被东方璃月一指,更是吓掉半条命,立马颤抖着身子,求饶起来。

    苏陌凉见他们吓得不轻,瞳孔掠过一抹嘲讽,但嘴上还是没有过多为难,“五大家族也没把我怎么样,就饶了他们这一次吧。”

    听到这话,五大家族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是落了回去,然而他们还来不及高兴,苏陌凉又突然补了一句,“当然,韩家主,夏侯家主,宋家主,孙家主和齐家主,这几个不能轻饶!”

    其实,苏陌凉没有说五大家族,只是点了几个家主,已经是格外开恩,给五大家族留了一条后路了。

    东方璃月却是不明白她的做法,不满的嚷起来,“苏沫,他们那么可恶,曾经跟太子和兽殿的长老勾结起来暗杀我们,你怎么能轻易放过他们!你难道忘记我们当初被逼得有多惨了吗?”

    东方严清毕竟是活了大半辈子,考虑得要比东方璃月周全一些,见她误会了苏沫,旋即笑着走了过来,解释道,“璃月,不许胡说。苏沫丫头一边为高阳王考虑,不想让他继续背着恶名,一边为我东方家族考虑,不想让我们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江山,毁于一旦,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如此用苦良心,你非但不领情,还责怪她,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苏沫摆明了是看在高阳王和东方家族的面子上,才没有追究其他人。

    一来,是因为高阳王本该是这枫林帝国的主人,却被人陷害,背了这么多年的恶名,现在好不容易出来,眼下正是与枫林帝国的百姓缓和关系,收拢人心的大好机会,苏陌凉自然不想高阳王错过了。

    二来,是因为六大家族和四大学院是枫林帝国最大的势力。

    他们是枫林帝国的中流砥柱,要是没了他们,枫林帝国可以说就彻底完了。

    而枫林帝国可是他们东方家族耗费了那么多心血,那么多精力,牺牲了那么多儿子打下来的,要是说没就没了,不就让他们曾经的付出和努力都付之东流了吗!

    所以,苏沫正是考虑到他们的感受,才放过了大部分人,没有伤及枫林帝国的根本,只是抓了几个典型人物,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这样的贴心,这样的周到,说不感动,是假的。

    想着,东方严清坚定了心中所想,来到了苏陌凉的跟前,冲着她抱拳下跪,斩钉截铁的道,“属下东方严清拜见主子,以后愿追随主子,为主子效犬马之劳!”

    东方建博和东方海峥见此,也是大步走来,纷纷下跪行礼,洪亮的声音同样坚定不移,“属下东方家博(东方海峥)拜见主子,愿誓死追随主子!”

    苏陌凉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连忙伸手要搀扶起他们,“你们这是干什么啊!你们行这么大的礼,我哪里受得起?”

    “你是我们的主子,当然受得起!”东方严清拒绝她的搀扶,一本正经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