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1章 第一次放他一马
    毕竟他都已经等了一百多年了,这辈子不知道还有几个一百年,要是再这样耽误下去,那他估计永远都不可能晋级到帝灵师了。

    他晋级不了也就算了,如果让九玄真人赶在他前面步入帝灵师,那他岂不是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吗!

    再说了,他为了提升实力,都能腆着脸认苏陌凉一个小丫头当大姐,还在乎多叫一声师父吗!

    哼,到时候等他拿到了地图,找到了异火,有的是机会来收拾这个叫董智楠的老混蛋!

    想到这里,御郑枫深吸一口气,做了很久的心里建设,才终于松口,压低着声音,支支吾吾的唤了一声,“师父--”

    董智楠没料到他真的叫了,心里顿时乐开了花,但面上却装作淡定的样子,故意刁难道,“什么?你刚才说什么?哎呀,年纪大了,我耳朵都不好使了。”

    御郑枫咬牙切齿,恨不得上去把他大卸八块才甘心,但嘴上还是妥协的提高了分贝,“师父!这下听清了吧!”

    “哈哈哈,听清了,听清了!”董智楠被御虚天尊叫师父,这可是从未有过的殊荣,当场乐得哈哈大笑,高兴得不得了。

    这要是拿出去说,还不得羡慕死人啊!

    “这下可以把地图拿出来了吧!”看他高兴得忘乎所以,御郑枫忍不住咬牙提醒。

    董智楠闻言,心情不错的连连点头,“哈哈,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他又不是炼丹师,既然那地图是跟异火有关,他就算找到了,也没办法契约,还不如卖个人情给御虚天尊!

    说着,他便将那半张地图从空间里拿了出来,递给了御郑枫。

    御郑枫气呼呼的一把接过地图,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后便与另一张地图拼凑起来,研究了半天,得出了结论,“凤栖帝国!这异火在凤栖帝国!”

    “大姐,我们现在马上去凤栖帝国!”御郑枫说风就是雨,连忙过来拉住苏陌凉的手臂,恳求道。

    一旁的君颢苍可见不得男人对苏陌凉拉拉扯扯,就算是自己的师父也不例外,所以当场推开他,生气呵斥道,“你徒弟受伤没见你关心,一天就知道围绕凉儿转!我警告你,你别打她的主意,她要是掉了一根汗毛,我都不会放过你。”

    “知道了,知道了,小气鬼!我只是让她帮忙找一下异火而已,又没有把她怎么样!”御郑枫不爽的撅起嘴巴,嘟哝道。

    “什么叫寻找异火而已,你知道这有多凶险吗!”君颢苍见他把事情说得那么简单,顿时不悦的低吼道。

    苏陌凉知道君颢苍担心自己,心急了些,但她答应御虚天尊的事情还是不能食言的,所以心平气和的安抚道,“天尊,我既然答应了要帮你炼丹,肯定会尽我所能的,但颢苍现在受了伤,我师父的腿又没有治好,我目前还没办法前往凤栖帝国。”

    “罢了罢了,老夫一百多年都等过来了,还怕等这几天吗,你们小两口刚刚相聚,怕是要腻歪一阵,老夫就不打扰你们了。”御郑枫看到君颢苍的眼睛都要黏到苏陌凉的身上去了,实在看不下去,无奈的叹了一声。

    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师父啊!!!

    好在,御郑枫还是有点眼力劲儿,既然知道眼下没办法立刻前往凤栖帝国,那他就没必要横在他们中间,妨碍他们,所以,很干脆的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离开了此地。

    高阳王看到御郑枫走了,还不肯罢休,骂骂咧咧的,大有追上去比个高低的架势。

    东方家族的人害怕高阳王真的追上去打架,都是死死抱住他,闹成了一大片。

    苏陌凉见了无语的摇头,懒得搭理他们之前的恩怨,旋即看了看君颢苍受伤的胸口,忧心道,“我们走吧,你的伤势需要静养,我们先回东方家!”

    他的寒病虽然暂时被控制住了,但刚才的伤势却不浅,还是得精心调养才行。

    而皇室和其他势力,高阳王自有分寸,知道怎么处理,根本不需要她操心。

    君颢苍本就不喜欢吵闹,苏陌凉的话正和他心意,旋即微微颔首,正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身后却忽然刮起一阵罡风,凶悍的灵力如蛟龙般奔腾过来——

    君颢苍心下一惊,立马护住苏陌凉,猛地抬起一掌,顿时将那偷袭来的力量尽数接下。

    但与此同时,君颢苍也被那道彪悍的力量给逼退了好几步。

    苏陌凉见有人偷袭君颢苍,吓得心惊肉跳,抬眸一瞧,发现出手之人竟然是凤墨邪,当场瞋目切齿的大吼起来,“凤墨邪,你个卑鄙小人,你要是伤了他,我扒了你的皮!”

    刚才她被三个老家伙闹得头昏脑涨,倒是忘记凤墨邪这个危险分子还杵在这儿了。

    他杀了霍明煜,灭了霍家,耍得她团团转,苏陌凉都已经忍了,但他要是敢对君颢苍出手,那她绝不会退让半步。

    “爱妃,你也太心狠了,居然要扒夫君的皮!”凤墨邪嘴角漾起几分笑意,但微缩的瞳孔却是闪过一丝痛苦。

    君颢苍一听这话,哪里还能忍,当下火冒三丈的吼起来,“混账!本尊的帝妃,你也敢乱叫,找死!”

    说罢,君颢苍便是爆发出灵力,预要冲上去教训凤墨邪。

    苏陌凉担心他的身体,赶紧一把拉住了他,“颢苍,不要!你刚受了伤,不能再出手了,这次就暂且放他一马吧。”

    说完,她便抬眸,朝凤墨邪厉声警告道,“东方家的老爷子和高阳王都在这里,你若出手,绝对讨不到半分好处,趁我还没改变主意前赶紧滚,不然,你就走不了了!”

    凤墨邪第一次见苏陌凉为他求情,有些惊讶,虽然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可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里反而像是扎了根刺似的,不是滋味。

    只是心里越痛,他脸上的笑容更甚,好似要掩饰那份痛,他故意仰头大笑起来,但不管怎么掩饰,都掩不住语气里的悲凉,“哈哈哈,苏陌凉啊苏陌凉,你就算放我一马,也是看在君颢苍受伤的面子上!你可真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