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2章 你根本不懂爱!
    “哼,你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把我骗得团团转,还打伤了颢苍,没有把你扒皮抽骨,已经是格外开恩了,你别不知好歹!”苏陌凉冷着脸,窝火的怒哼道。

    凤墨邪听到这种话,简直心如刀割,妖异的紫眸瞬间扩大,里边压抑着矛盾的情感,悲愤的大吼道,“我只是想待在你身边而已,在你眼里就这么十恶不赦吗!”

    他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可见用了多重的力度,积累了怎样的怨恨!

    苏陌凉被他突然爆发出来的怒吼吓了一跳,面对那张愤怒而又痛苦的脸,对上那双饱含着复杂情感的紫眸,她的心没来由的一颤,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

    不止她,就连君颢苍都是有些惊讶,微微皱眉,不可思议的打量了凤墨邪一眼,冷声反问,“想待在她的身边?别告诉本尊,你已经爱上她了!”

    君颢苍的语气很冷,就像是冬日里的寒风,带着凛冽之气,又像是遭到了威胁的猛兽,蛰伏着不为人知的危险。

    凤墨邪自然也察觉出了他的怒意,好似为了故意刺激他,竟是大方的承认了,“怎么,不可以吗?”

    君颢苍听到这样的回答,瞳孔猛缩,而后眯起了双眼,但锋利的冷光却依旧在开阖之间流露出来,淡淡的语气更是透着来自当权者的强势,“不可以!因为你那根本不叫爱!”

    凤墨邪猜了很多种回答,却独独没有料到这一种,表情惊得一怔后仰头大笑起来,“哈哈哈,你爱她就叫爱,我的就不叫,君颢苍,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啊!”

    君颢苍面对他的讽刺,罕见的没有动怒,只是冷冷的盯着他,“凤墨邪,你根本不懂爱!不然苏陌凉为何会选择我,而不选择你呢!”

    君颢苍不提还好,一提便是戳中了凤墨邪的要害,顿时让他像只被踩中了尾巴的猫咪般,炸毛起来,“君颢苍,你别得意,她会选择你,只是因为她先遇到你,要是先遇到我,就没你什么事儿了!”

    听到这番可笑的话,君颢苍只觉得荒唐,无奈的摇摇头,“你错了!就算你先遇到她,她也不会选择你!因为你根本不懂如何爱一个人!你要是真的爱她,你会想尽办法让她快乐,让她幸福,而不是让她难过和痛苦。”

    “而你为了得到她,可以不择手段,为了接近她,甚至可以杀光她身边的人,你美其曰是爱她,其实你最爱你自己!因为你自私,什么都以自己的角度想问题,你可曾有从她的角度,为她考虑过半分?你但凡为她考虑过一丁点,就绝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而我不一样,我舍不得她为难,舍不得她伤心!这就是我们本质上的区别!”

    “所以,以后别再说你爱她,因为那是对她的侮辱!”

    君颢苍的呵斥掷地有声,顿时震得凤墨邪面色惨白,哑口无言,不自觉的瞪大了双眸。

    他面上虽然努力维持着镇定,但内心却是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爱?

    到底什么是爱?

    他只知道,自己眼里,心里,脑子里全都是苏陌凉,难道这不叫爱吗?

    还是说他低贱,肮脏,可恶到已经不配去爱一个人了?

    虽然,他很不想承认,但却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没有站在苏陌凉的角度去考虑,的确没有在乎她的想法,他所作的一切只是为了待在她的身边,只是想随时随地的看到她!

    难道这一切都错了吗?

    意识到这一点,凤墨邪深受打击,脚步踉跄的往后退了两步。

    这是他第一次被君颢苍怼得哑口无言,第一次心虚得找不到反驳的借口。

    看到凤墨邪失魂落魄的样子,苏陌凉的心情也是有些复杂,但听到君颢苍刚才那番话,更多的还是感动。

    是呀,君颢苍懂她,他懂她的喜怒哀乐,懂她的小心思,更懂得去呵护这些小心思。

    再者,她能感受到他的爱,因为他总是把她放在第一顺位,常常忘记了自己,跟他在一起,她很舒服,很安心,当然也很心疼。

    君颢苍心疼她,她却心疼他的心疼,这样的感情,凤墨邪应该是很难体会的。

    所以,当凤墨邪说,他爱自己的时候,苏陌凉没有丝毫感动,有的只是惊讶。

    不过,在苏陌凉看来,君颢苍说这么多都是对牛弹琴。

    因为凤墨邪是什么性子,她再清楚不过,他只会杀人,不会爱人,所以她已经懒得跟他废话,拉着君颢苍开口道,“你身上有伤,我们回去擦药。”

    君颢苍微微颔首,这才从凤墨邪的身上收回了视线,转身离开。

    东方家族和赤星盟的人看到苏陌凉走了,愣了片刻,也是陆陆续续的离开。

    凤墨邪看到大伙儿都淡出了视线,强撑着的身子才摇晃了几下,不堪负荷的单膝跪在了地上。

    他捂住胸口,喷出了一口鲜血,额头更是不受控制的涌上了一层冷汗。

    一直隐在暗处的遗风看到这一幕,吓了一跳,连忙冲出来,搀扶起他,“主子,你没事儿吧?”

    凤墨邪深吸一口气,摆了摆手,“不碍事儿!”

    “什么不碍事儿啊,你都吐血了,看样子伤得不轻啊!”遗风知道,他家主子忍耐力是极好的,不管什么伤势都能忍下来,如今没能忍住,情况必定是糟糕透了。

    凤墨邪却并不在意,“休息会儿就好了。”

    “主子,属下还是带你回焚血天城,让太医瞧瞧吧!”遗风心里担心的要死。

    “不了,暂时留在枫林帝国,随便找处地方,包扎下伤口就行。”凤墨邪没有离开的打算,一口回绝道。

    见他还不肯走,遗风顿时明白他的心思,有些生气的劝道,“主子,那苏陌凉根本是个没良心的,你为了她,大老远跑到枫林帝国,还跑到那幽冥城保护她!要不是你用瞳术控制翟胤然,让她参加炼丹比赛,她能进入仙池,能恢复实力吗!”

    “你屈尊降贵的假扮成别人,杀了学院的几个老家伙,为她报仇,她非但不感激,还怪你骗她,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好值得你守护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