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3章 用自由换来的火凤灵珠
    “好了,不要说了!”凤墨邪不想听他废话,生气的打断。

    本来想起这些事情,他就心烦意乱,现在听到遗风提起,就更是火大。

    遗风害怕他识人不深,担心他再被苏陌凉蒙骗,不甘心的继续劝道,“主子,到现在你还要护着那苏陌凉吗!你看你都被她折腾成什么样子了!当初上边来人,要接你回去,你死活不肯,现在为了她,竟然不惜用自由跟上边的人换取火凤灵珠,这真的值得吗?”

    他太清楚他家主子的性格,乖张孤僻,我行我素,从来不受任何人的约束。

    所以,就算上边的人来寻他,想要他接手那个势力,他都不肯,就是不想受制于他人,不想担上莫名其妙的责任。

    可是,为了苏陌凉,为了帮她修复体内的伤势,他竟然答应了那个势力的要求,用自由换取了对疗伤有奇效的火凤灵珠。

    而他知道苏陌凉讨厌自己,所以不敢以焚天君的身份示人,不得不假扮成其他人,来接近她,目的就是想保护她,将好不容易换来的火凤灵珠交给她。

    虽然他手段是武断了一点,残忍了一点,没有站在苏陌凉的角度出发,没有考虑过苏陌凉的感受,但那份心却不坏啊。

    云楼帝尊说他不懂如何爱一个人,但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长大,也没人教他如何去爱啊!

    遗风想到他主子做的一切,就心疼不已,而凤墨邪听到这番话却是怒不可遏,咬牙低吼,“遗风,你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你要是不想待在这儿,就滚回焚血天城去。”

    遗风看到凤墨邪彻底发怒了,这才收敛的抱拳,但还是不得不严肃的提醒,“属下只是担心主子,不得不冒死进谏。再者,前几天上边又派人来了,说要带主子前往森罗之境,所以,主子就算留在枫林帝国,时日也不多了!还望主子早做打算的好!”

    “混账东西!这些本君还需要你来提醒吗,滚下去!”凤墨邪想到要去森罗之境,就心烦气躁,怒火不受控制的就撒在了遗风的身上。

    遗风无奈,看到自家主子这么坚定,他当属下的也没办法再劝,只有无奈的叹了口气,隐入了暗处。

    此时的苏陌凉和君颢苍已经回到了东方家。

    本来东方家主打算准备个晚宴,好好答谢下云楼帝尊出手相助的,谁知道君颢苍只想跟苏陌凉独处,回绝了晚宴后,伸手一揽,直接扛着苏陌凉便直奔卧房,那猴急的样子瞧得大伙儿捂嘴偷笑。

    苏陌凉被弄得尴尬不已,一边挣扎,一边压低声音骂道,“君颢苍,你放我下来,别人都在看我们笑话了!”

    君颢苍却是不在意外人的眼光,因为他的眼里只看得到苏陌凉,其他人关他屁事儿,此时见她挣扎得厉害,他竟是伸手狠狠拍了拍她的小屁股,发出清脆的响声,更是惹得东方家的众人哄堂大笑。

    “别动,要是不听话,看我等会怎么收拾你!”君颢苍咬牙低咒一声,步伐却是越来越快。

    天知道,他想她都快想疯了!

    加上,这段时间他经历了太多事儿,好几次九死一生,是想见她的信念才支撑他走到了现在。

    现在见到她了,抱到她了,他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苏陌凉被他打了屁股,听到远处传来的笑声,脸蛋顿时涨得像个红辣椒,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才罢休。

    一关上门,君颢苍就紧紧抱住她,用力的吻她。

    苏陌凉被抵在门上,不一会儿就被君颢苍霸道的攫取了所有力气,虚脱的随时都要软下去,好在君颢苍力气大,用力揽着她的小蛮腰,将她慢慢的搂入自己的怀中,缓慢的加深这个吻。

    许是太久没见,不光君颢苍有些控制不住,就连苏陌凉也有些动情。

    这一吻,不知道吻了多久,直到外边响起敲门声才彻底终止。

    “帝尊,帝妃,老爷派奴婢为你们准备了衣物和药品。”门外传来丫鬟的声音。

    君颢苍没料到有人这么不长眼,居然在这个节骨眼来打扰他们,当下欲求不满,怒火冲天的大吼,“滚!本尊不需要人伺候!”

    眼前的苏陌凉就是他的药!哪还需要什么药!

    门外的丫鬟被他的怒火吓坏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帝尊恕罪,帝尊恕罪!”

    苏陌凉见他凶神恶煞的,把人家小姑娘吓得够呛,没好气的推开他,“整天跟个阎罗王似的,别人欠了你啊?家主一片好心给你送药,你可别无辜了人家的好意。”

    说着,苏陌凉便是推开房门,从丫鬟手里接过了装有衣服和药品的盘子,“这里不需要你伺候,你先回去吧。”

    丫鬟得令,如蒙大赦,感激之后,很快掉头离开了此地。

    帝尊太可怕了,真不知道帝妃是怎么收服帝尊这样的男人的,简直不可思议!

    看到丫鬟走了,已经不耐烦的君颢苍直接伸手一拉,再度将苏陌凉拽入了房间里,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看到他又要凑上来,苏陌凉顿时将盘子横在他们之间,阻挡他的靠近,一本正经的吩咐道,“赶紧把衣服换了,药擦了!”

    “不要,我要夫人帮我换!”君颢苍目不转睛的盯着她,语气笃定道。

    苏陌凉无语的瞪他一眼,讽刺道,“你刚才不是不要人伺候吗!”

    君颢苍微微俯身,凑到了她的耳边,暧昧的低吟道,“我只要你伺候!”

    苏陌凉被他的热气喷的全身酥麻,当下就意识到他话里的意思,瞬间羞红了面颊,气咻咻的道,“之前警告过你,不准随便出手,可你还不要命的逞强,所以今天惩罚你不准碰我!”

    “没关系,夫人碰我,自己动也行!”君颢苍嘴角一勾,一下子推开跟前的盘子,将她再次搂入怀中。

    苏陌凉再次落入他的魔爪,担心碰到他的伤口,立马呵斥道,“君颢苍,你给我正经点!你受了伤,不能剧烈运动!”

    君颢苍却是不管不顾,霸道得不容人拒绝。

    苏陌凉挣扎了几下,实在没办法,只有妥协道,“好了好了,我伺候你,我给你换衣擦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