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4章 打翻了醋坛子
    听到这话,君颢苍才安静了下来,冰蓝眸子里闪过一道精光,目光紧紧盯着她那张羞红的俏脸,怎么瞧都瞧不够。

    前段时间,她易容成其他人的样子,他已经好久没看到她原本的模样了,现在见了,竟是有些不受控制的看痴了。

    苏陌凉是拿他没办法,如他所愿,已经伸手替他脱去了上衣,此时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了他受伤的胸膛上,看到那一大片的淤青,心猛地一抽,涌上了一股钝痛。

    她发现自从认识君颢苍开始,君颢苍就为她,弄得伤痕累累,好几次都差点死了。

    最开始为她舍弃人魂,他的体质本就不好,缺了人魂,无疑是元气大伤。

    后来又冲破封印来救她,他明知道冲破封印会被寒病缠身,甚至有生命危险,但还是孤注一掷,义无反顾。

    再后来,他为了从那几个老家伙手里救出她,不惜得罪苍焰宗。

    后来的后来,他担心她的安危,潜伏到焚血天城保护她,最后被凤墨邪和九玄真人打成重伤。

    好多好多的后来,苏陌凉已经数不清,他为自己冒了多少次险,动了多少次手了。

    她只知道,从南隋国到枫林帝国,她遇到了很多的危险,面临了很多次生死考验,是他,是君颢苍陪伴左右,拼尽全力的护下了她!

    她更是清楚,若不是他一次次的保护,一次次的拼命,她早就死在南隋国了,绝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所以,这样的男人,她怎么不爱到骨子里,可是,前世的阴影却像是一把尖刀扎在她的心里,让她痛不欲生。

    这些日子,苏陌凉只要一想到前世的画面,一想到那深入骨髓的深仇大恨,就止不住的心悸。

    她亲手杀死了他的兄弟,亲手毁灭了他的魔族,更是亲手沾满了他的鲜血!

    她好害怕,好害怕他知道,自己拼命守护,拿命爱着的女人是亲手杀了他,灭了他族人的仇人!

    想到这里,苏陌凉手脚冰凉,脸色有些发白。

    一直注视着她的君颢苍顿顿时发觉她有些不对劲,紧张的询问道,“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听到他的问话,苏陌凉才惊醒过来,嘴角扯起一个惨淡的笑容,微微摇头,“没有!只是看到你受伤,心里难受!”

    说着,她便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伤势,声音有些哽咽,“肯定很疼吧!”

    君颢苍闻言,笑了笑,一把握住她的手,移到了心脏处,冰蓝眸子溢满了浓得化不开的柔情,闷闷的道,“嗯,很疼!想到差点赶不过来救你,想到你差点就要被打伤,我就要疼得晕过去了!”

    苏陌凉嫣然一笑,睨了他一眼,“贫嘴!我发现几天不见,你嘴巴是越来越油了!再说了,你最后不是过来了吗!”

    “你还好意思说,我要是再慢一点,你就没命了!你是要吓死我才甘心吗!”君颢苍想到之前的画面就一阵后怕,生气的责备道。

    苏陌凉有些心虚,连忙讨好,“我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你,就浑身充满了力量,好像能一个打十个,把天都能捅出个洞来!所以,为了你,我不会让自己有事儿的。”

    君颢苍听到这话,神色一怔,眼睛顿时亮起来,情不自禁的感叹了一声,“真是难得!”

    苏陌凉有些疑惑,不明所以的反问,“什么难得?”

    君颢苍眸光一黯,募得贴近她的脸,对上那双黑曜石般的美眸,嘴角轻轻扬起一个愉悦的弧度,嗓音有点低哑的,却带着说不出魅惑,“你很少说情话,所以真难得听你说句情话!不过是这情话说得太生硬,太粗鲁,一点都不温柔!”

    苏陌凉被他突如其来的亲近弄得羞涩不已,加上听他还嫌弃自己的情话,更是羞愤的一把推开他,气呼呼的道,“谁说情话了啊,你别自作多情了!!!”

    君颢苍却是不准她逃,搂着她的小蛮腰,用力一拉,将她拉入怀中,凑到她的耳边,低吟道,“虽然生硬,还很粗鲁,但却是我听过的最美的情话!”

    听到这么深情而又暧昧的告白,苏陌凉的耳根子像煮熟的虾子红透了,但她还来不及反应,君颢苍却是已经吻上了她的小嘴,将她滚在嗓子眼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整个房间只剩下暧昧的呼吸声和亲吻声。

    隔了很久,苏陌凉有些缺氧了,君颢苍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她,但还觉得不够,随即又是准备将她打横抱起。

    苏陌凉这次早已洞察了他的心思,趁他还没抓住自己之前,便是推开他,退开了好远。

    “我说了,你受了伤,需要静养,今天不准碰我!只能在我五尺之外!”为了君颢苍的身体着想,苏陌凉的立场很坚定。

    君颢苍却是无语了,他好不容易跟她见一面,还不让碰,这不是要憋死他吗。

    “我只是想抱抱你,什么都不干,这样不可以吗!”君颢苍软着性子,打着商量。

    苏陌凉可不相信男人的鬼话,“不可以!抱也不行!”

    听到这话,君颢苍可不依了,吃味的吼起来,“你都能让凤墨邪搂着你,我为什么不行,到底谁是你夫君啊!”

    苏陌凉被他的质问弄得莫名其妙,生气反驳,“君颢苍,你胡说八道什么,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让凤墨邪搂着我了,你可别冤枉我!”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不止我看到了,枫林帝国的人都看到了!他又是抱你,又是叫你爱妃的,这难道是冤枉你吗!”君颢苍越说越来气,说到最后几乎是咬牙切齿。

    苏陌凉听到这话,才忽然明白过来,他说的是刚才混战的时候,凤墨邪冲出来救她的事情,顿觉他是小题大做,无语的解释,“君颢苍,你讲点道理,之前我们被围攻,全都乱成了一大片,他搂着我,也是因为救我,情急之下,不得已而为之。怎么从你嘴巴里吐出来,我们就成了故意暧昧不清了呢!”

    “什么叫情急之下,不得已而为之?我看他是巴不得!你没听到他亲口说爱你吗!他根本就是故意潜伏在你身边,想要占你的便宜!你现在竟然还为他说话,你是不是被他的深情给打动了啊!”君颢苍一想到这段时间凤墨邪跟她朝夕相处,心态就爆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