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5章 她是真的想放了他!
    苏陌凉被他劈头盖脸一顿责备,觉得委屈不已,也是有些生气的吼回去,“凤墨邪是霍明煜的事情,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况且,我一直都把霍明煜当弟弟看待,从来没有别的感情!再说了,凤墨邪欺骗了我,杀了很多无辜的人,我也很生气,怎么可能对他有好感,至于为他说话那就更荒谬了!你这纯粹是污蔑我嘛!”

    君颢苍闻言,冷哼了一声,“没有为他说过话吗?那你之前说放他一马又是什么?别用看在我受伤的面子上这个烂借口,他们信,我可不信!”

    她或许也有看在他受伤,不想他出手的份上,放凤墨邪一马,但追根究底,她还是对凤墨邪动了恻隐之心。

    因为苏陌凉虽然极端护短,但对外人,特别是对敌人,向来是狠心绝情的。

    而凤墨邪称得上他们的头号敌人,如今孤身在枫林帝国,只要苏陌凉一句话,凤墨邪就得交代在这里,何须让他亲自出手!

    但是,她却决定放凤墨邪一马,那么就意味着,她已经没办法狠下心肠对凤墨邪下手了。

    他跟苏陌凉在一起这么久,早已把她的脾性摸了个透彻,这些小心思自然是瞒不了他的。

    苏陌凉没料到,君颢苍一下子戳穿了自己的心思,瞳孔顿时涌上震惊,一阵无言后,才开口解释道,“是,我承认我的确是有意要放他一马,但我也只是看在他救了我的份上,才饶他这一次,并没有你想的那些感情。”

    凤墨邪虽然可恶,做了很多让她厌恶又生气的事情,但还没到十恶不赦的地步,至少还是救了她一命,让她欠了他个人情。

    苏陌凉向来恩怨分明,也不喜欢欠人家人情,更何况对方还是凤墨邪。

    所以苏陌凉便想着趁这次机会,还他这个人情,下次再见也不用束手束脚的,下不去手。

    但霸道又爱吃醋的君颢苍哪里会这样想,本来有人觊觎苏陌凉,他就已经很火大了,再加上那人还是自己的死对头!

    当然,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凤墨邪曾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册封为苏陌凉为皇贵妃,更是当着枫林帝国所有人的面,对自己的女人搂搂抱抱。

    他能忍受到现在,是因为他太想苏陌凉了,想到已经没精力没心思去计较那么多。

    可是,这么久没见,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女人却要与自己保持距离,而她这段时间却跟凤墨邪那么亲近,想到这一点,君颢苍就一阵心酸,根本控制不住心头的醋火。

    “看吧,说到底,你还是在为他说话!”君颢苍怒气未消,脸色越来越黑。

    苏陌凉被他闹得有些火大,忍无可忍的道,“你根本是蛮不讲理!!!”

    “我蛮不讲理,凤墨邪就通情达理是吧!”君颢苍气得咬牙。

    “我说了,我跟凤墨邪什么都没有,就算他对我有所企图,不代表我就喜欢他啊!你要这么诬陷我,那我是不是可以说,全天下所有喜欢你的女子,你都跟她们有一腿啊!”苏陌凉也是气得涨红了面颊,不服气的吼回去。

    君颢苍怒得深吸一口气,缓缓点头,换了个话题,“好,就算你和凤墨邪没什么,那给你送火凤灵珠的黑衣人又是怎么回事?”

    苏陌凉突然听到这话,愣了一下,而后才反应过来,一脸无辜道,“我当时昏过去了,连那人是谁都不知道,我哪知道怎么回事啊!”

    她醒来后,体内就莫名其妙的多了火凤灵珠。

    听真君老人和天魔貂他们说,那黑衣人带着面具,根本看不清长相,就连亲眼目睹全过程的人都没认出那黑衣人的身份,更何况是已经不省人事的她了。

    所以,君颢苍这问题还真是把她给难住了。

    “哼,不知道?人家把那么珍贵的火凤灵珠都送给你了,你连人家是谁都不知道,说出去,还不得伤透人家的心啊!”君颢苍冷哼一声,语气酸得能气死人。

    苏陌凉简直是百口莫辩,无奈叹了口气,“我真不知道他是谁,他全身武装,还带着面具,很明显是不想让大家知道他的身份嘛!”

    “不管你知不知道他是谁,但可以肯定一点,你们必定认识,不然他不会把这么珍贵的宝贝送给你,甚至还吻了你的额头!”最后几个字,君颢苍咬得极重,声音也不由自主的拔高了不少,一听就知道前面都不是重点,最后才是重点。

    而当时昏迷不醒的苏陌凉根本不知道这一茬,听到君颢苍提起,面色闪过一抹惊讶。

    显然是没料到那黑衣人居然还吻了她的额头!

    “这样,你还说我冤枉你吗!我不在的日子,你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吗!”君颢苍见她心虚得没了话说,更是气得面色铁青,一步步逼近她。

    苏陌凉这下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气得直喘粗气,怒冲冲的吼道,“君颢苍,你个混蛋,人家救了我,我感激都来不及,你还在埋怨我不省心!”

    “是,你没冤枉我,我喜欢凤墨邪,还跟那黑衣人有一腿!因为他们都比你好一万倍,看我受伤,还舍得拿那么珍贵的宝贝来给我疗伤!而你呢,不知道跑到什么鬼地方去了,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你好意思来质问我!”

    “放心吧,我以后再也不劳烦你为我操心了。所以,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苏陌凉被他咄咄逼人,强词夺理弄得怒火中烧,推着他的身子,便往外边赶。

    想起自己为他天天担惊受怕,却换来一顿怀疑和猜忌,苏陌凉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委屈和伤心,心口的怒火也是呼呼的烧着,好似要从胸腔里炸出来。

    君颢苍本就介意的要死,一听这话,更如气得浑身发抖,几乎将牙齿咬碎,愤恨的低吼一声,“你现在厉害死了,有那么多人保护你,为你操心,连火凤灵珠都能给你弄来,也不缺我这一个了!我真是疯了,大老远赶回来救你,走就走!!!”

    说着,君颢苍也是片刻待不下去,重新披起衣服便是夺门而去。

    苏陌凉见他真的走了,怒火又上升了一大截,恨不得冲上去敲爆君颢苍的脑袋,看看他一天到底在想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