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6章 帝尊都被赶出房门!
    亏她这些日子,那么想他,那么担心他!

    为了能够保护他,帮助他,苏陌凉更是冒着生命危险的提升实力。

    说到底,她就差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他看了,他居然还怀疑她跟凤墨邪有一腿!

    实在太过分了!!!

    苏陌凉是越想越气,索性砰的一声关上门,睡觉去了。

    君颢苍听到身后传来关门声,回头一望,连个人影都没了,更是气得半死。

    他虽然负气离开,但脚步却走得十分缓慢,就等着苏陌凉能追上来说两句好听的。

    只要她服个软,他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可哪知道,她不但不服软,还真的把他关外边了!

    他发现,这么久没见,她的臭脾气倒是一点没变,一如既往能气死人!

    想着,君颢苍怒不可遏的哼了一声,便是抬步朝院子外走去。

    只是,他刚走出院子,就碰到东方家族的人迎面走来。

    东方严清,东方建博,东方海峥,东方兄妹和夏侯兄妹等人,刚在前院用完膳,正准备回后院休息,没想到会在这个时间段碰到君颢苍,大伙儿都是颇感意外。

    东方严清更是已经问出了口,“咦,云楼帝尊,你不是跟我们主子回房去了吗?”

    君颢苍心头有火,听他提起苏陌凉,就格外不爽,“房间里太闷,本尊出来透透气不行吗?”

    大伙儿一听这话,都是惊讶的面面相觑。

    他们刚刚还看到两人腻歪得不行,甚至连饭都不吃,就迫不及待的回房亲热去了,却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出来了。

    想到这里,几个长辈的目光都是不由自主的望向了君颢苍的下边,显然是有了别的想法。

    东方建博则是面色凝重,一本正经的提议道,“帝尊,你是不是身体不好,我看还是让厨房煮点鹿茸和牛鞭,给你补补身子吧!”

    一听到这两味壮阳的药材,君颢苍当下就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更是怒得瞪大了眼睛,厉声呵斥,“混账!本尊身体好着呢,要你多管闲事!”

    大伙儿被君颢苍的怒火吓得抖了抖身子,再也不敢随便开口了。

    君颢苍看到他们正狐疑的盯着自己,忽然觉得有些尴尬,只是他在气头上,不想跟他们废话,旋即大声命令,“你们给本尊另外准备个房间!”

    而东方璃月听到这里,满脸疑惑的问了一句,“帝尊,你和苏沫都成亲了,还用分房睡吗?”

    “本尊爱怎么睡怎么睡,哪来那么多废话!”君颢苍黑着脸,冷声呵斥。

    东方璃月没料到他会发这么大的火,顿时被怼得噤若寒蝉,涌上些惧意。

    平时看他对苏沫千依百顺,宠上天,她倒是忘记,这家伙原本是个活阎王了!

    而东方耀钰看了一眼苏陌凉的院子,好似猜到了什么,嘴角不禁扬起一抹戏谑的笑容,幽幽开口道,“我看帝尊不是要分房睡,而是被苏沫给赶出来了吧!”

    一听这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不可思议的打量了君颢苍一眼,此时

    见他衣衫不整,表情又黑又臭,浑身戾气十足,还真像是被苏沫给赶出来的样子。

    意识到这一点,大伙儿都是震惊不已,表情变得十分的精彩。

    他们怎么也没料到,云楼帝尊竟然会有被人赶出房门的一天!

    想来,这世上也就只有苏陌凉有这么大的胆子了吧!

    思及此,东方严清等人对苏陌凉的敬佩之情,更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果然不愧是他们东方家族认定的主子啊!

    东方璃月和夏侯兄妹等人得知这样真相,都是噗的一声,差点笑出声,只是在接收到君颢苍杀人般的目光后,他们立马咬住嘴唇,极力憋住笑意,谁都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君颢苍见东方耀钰一针见血的点破了自己的处境,又接收到大伙儿惊讶而好笑的目光,霎时气得银牙暗咬,握紧了手指,那凶戾的眼神,像是尖刀一般,恨不得将东方耀钰千刀万剐,但嘴上还是不肯承认,“你想多了,本尊只是受了伤,需要静养而已!”

    东方耀钰看他脸色黑得跟锅底有一拼,心里好笑,甚至觉得有些解气,虽然没有反驳他的话,但表情却是全然不信,直接转头朝东方严清开口道,“父亲,我看你还是让人给帝尊准备一间房吧,苏沫的脾气,我是知道的,怕是一时半会儿消不下去,我们总不至于让帝尊睡在外边吧。”

    东方严清被他这么一点,顿时醒悟的点点头,“是是是,樊管家,你赶紧去给帝尊准备一间上房!”

    樊管家得令,立马堆上讨好的笑容,伸手为君颢苍引路,“帝尊,请随老奴来。”

    君颢苍窝着一肚子的火,但东方家的人又全都堆着笑容,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所以他连火气都不知道要往哪撒。

    再者,这群人又恰恰是苏陌凉最在乎的人,他要是为难他们,苏陌凉知道了,肯定又要跟他闹,想到后果,君颢苍气得不行,却又不得不隐忍下来,拂袖离开。

    ——————————

    翌日一早,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直到太阳射进了卧房,苏陌凉才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她抬头瞧了瞧外边的时辰,看到天已大亮,才慢悠悠的起身,穿好衣服,轻轻唤了一声,“汐诺!”

    在外边等着伺候她起床的汐诺闻声,连忙快步走了进来,抱拳行礼,“主子!”

    苏陌凉瞧了她一眼,问道,“昨晚没什么动静吗?”

    汐诺一本正经的回答,“没有!”

    苏陌凉似乎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顿时皱起了眉头,“没有?难道昨晚没有人来?”

    “自从帝尊把丫鬟呵斥走了之后,家主就不敢派人来打扰了,所以没人过来。”汐诺一板一眼的回话。

    苏陌凉听了,面色更是沉了几分,语气有些咬牙切齿,“帝尊也没过来吗!”

    “额,主子不是把帝尊赶走了吗!”汐诺一脸懵懂,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属下,马上去把帝尊找来!”

    苏陌凉听她要去找君颢苍,哪里放得下那个脸,立马叫住她,“回来!不准去找他!看到他就心烦!你赶紧收拾下,等会陪我去一趟地下交易所!”

    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呢,懒得搭理那个醋坛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