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0章 多给他放些醋!
    想着,君颢苍一个用力,竟然捏碎了手里的酒杯,惊得旁边的几个大汉,纷纷朝他投来异样的目光。

    “年轻人,看样子是遇到不如意的事儿了啊!来来来,哥陪你喝一杯,喝醉了,就舒服了!”旁边一个身穿绿色衣服的大汉,吹了吹酒杯,给君颢苍斟了一杯酒,伸手递给他。

    君颢苍见此,差点恶心得吐出来,连忙推手拒绝,“不用了,我不喝酒!”

    “男子汉大丈夫,哪有不喝酒的!你这是看不起我吗!”绿衣大汉生气的拧起眉头,粗声粗气的质问道。

    君颢苍无语,袖口下的拳头已经萦绕起了灵力,心里极力克制想杀人的冲动。

    但他知道,他一旦出手,事情必定闹大,到那时候苏陌凉就知道他一路都在跟踪她,还厚着脸皮追到了酒楼。

    要是被她知道这么挫的事儿,他的面子岂不是全都丢光了,以后不是更别想在她面前抬起头来了吗?

    想到这里,君颢苍心里憋着一口气,最终妥协的接过酒杯,忍着恶心,一饮而尽。

    见他喝了,几个大汉才大笑了起来,满意的连连点头,“哈哈哈哈,这才对嘛!”

    君颢苍被一群大汉缠住,弄得焦头烂额,而这边的苏陌凉却是嘴角噙笑,心情不错。

    就连慕寂宸都发现她今天的异常,忍不住问了一句,“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儿吗?”

    “给师父凑齐了药材,难道不值得开心吗?”苏陌凉敷衍的回了一句。

    “是这样吗?”慕寂宸不太相信,狐疑的打量了她一眼,“平时想请你吃顿饭都难,你今日居然会主动请我吃饭,实在有些奇怪,所以不管怎么看,都觉得有猫腻。”

    慕寂宸是个聪明人,自然是察觉到了什么。

    苏陌凉闻言,莞尔一笑,“你带着赤星盟的弟子们,愿与我共患难,同生死,我请你吃顿饭,不是很正常吗?我虽然不太喜欢人际交往,但这点人情世故还是有的。”

    听到这话,慕寂宸才稍稍放松,心情不错的大笑起来,自我吹嘘道,“哈哈哈,你这话倒是不错,我本就是个愿为朋友赴汤蹈火,两肋插刀的人,这点小事儿,不足挂齿!”

    苏陌凉知道他的性格,对他不要脸的话,似乎形成了免疫,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反驳。

    就在两人说说笑笑之时,小二已经命人把菜端了上来。

    待他们把菜全都摆好之后,苏陌凉眼里闪过一抹狡黠,冲着店小二吩咐了一声,“小二,你等会给那位重金包雅间的客人的饭菜里边多些点醋,他生平最喜欢吃醋!”

    “还有,我们这个雅间一直包到晚上,不准任何人进来,对外一律说,里边有人!明白了吗?”

    既然君颢苍喜欢吃醋,那她今天就让他吃个够!!!

    一听这话,店小二一脸懵逼,茫然的看了苏陌凉一眼。

    给刚才那位黑衣客人的饭菜里多放些醋,帝妃是这个意思吧?他没有理解错吧?

    帝妃连那位客人的口味都知道,难道说,他们认识???

    苏陌凉见他不太明白的样子,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当然,这些话别说是我吩咐的,你是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

    店小二闻言,连连点头,虽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还是乖乖的领命,退了出去,照着帝妃的话,吩咐了厨房,给黑衣客人的饭菜里添了不少的醋。

    慕寂宸也被苏陌凉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的,满目惊诧的打量她,见她嘴角挂着一抹坏笑,眼睛一亮,顿时有了猜测,“你该不会是在整人吧?”

    “我这么善良,你觉得像吗?”苏陌凉笑着抬眸,睨了他一眼。

    慕寂宸被她的笑容刺得打了个寒战,连忙摇头,“我信了,我就是猪!”

    他好歹也跟她接触了一段时间了,多少是了解她的性子,她可以很护短,但对待敌人可绝不手软啊。

    三大学院的那些弟子,是怎么死的,他现在还历历在目。

    “高阳王不是已经帮你收拾了那些得罪你的势力了吗,谁还这么不长眼,居然还敢招惹你啊?”慕寂宸满腹疑惑,忍不住问了一句。

    此时的苏陌凉却是只笑不语,似乎对那人没什么厌恶和仇恨。

    慕寂宸见此,更觉可疑,不禁联想到那人喜欢吃醋,沉吟片刻后才忽然反应过来,惊呼出声,“我知道了!下边那客人该不会是云楼帝尊吧!”

    苏陌凉见他猜了出来,没有正面回答,但嘴角的笑容却是越来越深,无疑是验证了慕寂宸的猜测。

    得知这样的真相,慕寂宸简直是哭笑不得,“苏沫啊苏沫,真是没想到啊,我为你两肋插刀,你竟然把我往火坑里推!帝尊现在知道我跟你单独吃饭,日后还不得宰了我啊!”

    想到帝尊是个霸道强势又爱吃醋的主,慕寂宸心头的寒意瞬间袭遍全身,从头冷到脚底。

    他听说,东方耀钰曾经当着云楼帝尊的面,说喜欢苏沫,当场就被帝尊打飞,若不是他们去南鞍森林为他寻来了药材,东方耀钰早就一命呼呼了。

    而他现在更是和苏沫独处一室,有说有笑,帝尊怕是早已在心里把他大卸八块了吧。

    想到这里,慕寂宸欲哭无泪。

    “你刚还说,为了朋友可以赴汤蹈火,现在请你吃顿饭都不肯,你这不是自打嘴巴吗!”苏陌凉无语的白了他一眼。

    慕寂宸被她堵得语塞,气势瞬间矮了一大截。

    “但这样一直待到晚上,可不是办法啊,帝尊会杀了我的!”慕寂宸听苏陌凉说要将雅间包到晚上,就有些发虚。他还想多活几年呢!

    苏陌凉见他怂成这样,无奈的摇了摇头,“放心吧,不会让你一直待在这儿的!”

    “额,那你的意思是?”慕寂宸忽然有些摸不清苏陌凉的心思了。

    苏陌凉却是嫣然一笑,朝着他招招手。

    慕寂宸像是听八卦一样,神色跃起几分兴奋,连忙凑耳朵过去。

    听了她的计划,慕寂宸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我忽热挺心疼帝尊的!”

    “你要是心疼,下去陪他喝酒呗!我可不拦着你!”

    “别别别,还是算了吧,那我们还是赶紧吃了离开吧!我怕晚了一步,我小命不保啊!!!”慕寂宸吓得连连摆手,好似鬼追起来了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