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1章 被她摆了一道
    慕寂宸本还想好好吃顿大餐的,哪知道被苏陌凉这么一搞,别说大餐了,连小命都要赔进去了。

    所以,慕寂宸草草解决了这一顿,便是起身,快步来到了窗户边,“我已经吃好了,先行一步。”

    苏陌凉见他才刚开始吃,就已经下席,无语的瞪了他一眼,“真不知道你战斗榜第四名是怎么来的!”

    怂成这样,简直没眼看!

    “那也得看人啊,像帝尊这样的煞神,我可得罪不起!所以,以后千万别单独找我吃饭!”慕寂宸想起君颢苍的气焰,就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说着,便是跳出了窗户,离开了琼楼玉阁。

    苏陌凉见他怂成这样,无奈的摇摇头,自己倒是细嚼慢咽品尝完了这里的美食。

    酒足饭饱之后,她找来了小二,准备把账给结了。

    只是她身上没有太多的玄晶,不得不拿出一颗尊品丹药递给他,“这是饭钱,应该够了吧?”

    店小二哪里料到她居然拿尊品丹药来结账,顿时惊得瞠目结舌,满脸惊喜,点头如捣蒜,高兴得说话都结巴了,“够够够——当——当然够!尊品丹药这么珍贵,这桌子菜根本值不了这么价!帝妃,你给的也太多了,小的哪敢收啊!”

    尊品丹药,可是想花钱买都不容易买到的宝贝,帝妃出手这么阔绰,倒是弄得他不好意思接受了。

    “不用跟我客气,我不是还要把这雅间包到晚上吗,剩下的就是这房钱和酒水钱!所以,等我走了之后,这雅间的酒水不要断,让人一直送,明白了吗?”尊品丹药对苏陌凉来说,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所以她并没有太过在意的吩咐道。

    店小二听到这话,本还惊喜的表情忽然凝了凝,瞳孔再次涌上疑惑。

    他发现他脑子是越来越不够用了,总是听不懂帝妃话里的意思!

    “帝妃,你是说,你走了之后,这雅间还要一直上酒?”店小二还是不太确定的追问了一句。

    苏陌凉微微颔首,“嗯,就算没人,你也照着有人的样子伺候,懂了吗!”

    店小二闻言,瞪大眼睛,表情有些惊讶,不过尽管他有一肚子的疑问,但还是懵懵懂懂的应下来,“嗯,小的知道了!”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苏陌凉见他懂了,这才挥挥手,示意他退下。

    店小二就算不太明白帝妃的用意,但他个做奴才的,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有老实的退了出去。

    此时的苏陌凉已经吃得差不多了,随即擦擦嘴,整理了下衣服,便是带着汐诺从窗户悄悄离开。

    回到东方家,苏陌凉就特地嘱咐汐诺,“我等会要炼丹,不要让人打扰我!”

    给董智楠炼制的丹药,工序有些复杂,需要很长的时间,并且非常专心才不会出差错。

    汐诺闻言,立马抱拳领命,为她掩好了房门。

    苏陌凉回到房间,便是将药材和邪血鼎放了出来,与此同时,她的余光扫到了遗风的画卷,心头一震,目光微凝,也一并将其从空间里拿了出来。

    说实话,苏陌凉怎么也没料到透露消息的会是凤墨邪身边的暗卫,所以得知这样的真相,她十分的震惊,当然,也十分的疑惑。

    尽管遗风没有直接道出东方耀钰的名字,一切都是苏陌凉猜测出来的,但他透露的信息,分明是指向东方耀钰的。

    因为遗风说火灵之体,就算人死了,也能容纳其他的灵魂,而她所知道的,有换体经历的只有她自己,君颢苍和东方耀钰!

    但她穿越过来的事儿,一直是个秘密,凤墨邪不可能知道。

    他只知道君颢苍和东方耀钰的身体容纳过他们的灵魂,而君颢苍又是极阴之体,不可能是火灵之体,那么,就剩下东方耀钰一个人最有可能了。

    看样子,凤墨邪是知道她这个人生性多疑,不可能全信别人的话,所以才没有直接说出是谁,而是给她个方向,故意去引导她。

    因为,对苏陌凉这种比较谨慎的人来说,自己猜测推理出来的结果,自然要比外人的话可信得多。

    只是,她不明白,凤墨邪为何要这么做!

    他一直都讨厌君颢苍,恨不得将他除之而后快,不可能真心帮他寻找火灵之体,所以,凤墨邪这么做,苏陌凉不得不怀疑他对东方耀钰的用意!

    可惜的是,苏陌凉思来想去都没有结果,索性甩了甩脑袋,抛开了心中的疑问,开始专心致志的炼丹。

    当务之急,还是帮她师父,治好腿病!

    苏陌凉这边是在专心的炼丹,而被丢在琼楼玉阁的君颢苍却是气得一个头两个大。

    吃了酸得掉牙的菜也就算了,可恶的是,他在大厅等了半下午都不见苏陌凉和慕寂宸出来。

    此时,看到小二还在不停的为他们上酒,君颢苍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募得站起身,怒火冲天的朝二楼雅间走去。

    店小二见他要上楼,连忙上前拦住他,此时的君颢苍也不怕事情闹大了,猛地一把推开他,愤怒的低吼一声,“滚开!今天谁敢拦本尊,本尊就宰了谁!”

    说罢,君颢苍便是大步上了二楼,一脚踹开了雅间的房门。

    此时此刻的雅间,哪还有什么人啊,只有一桌子的残羹冷炙和一桌子根本没人动的酒水。

    看到这一幕,君颢苍立马意识到自己被耍了,顿时黑了脸色,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良久才低咒出声,“该死!!!”

    候在外边的黑枭,看到君颢苍怒气冲冲的从里边出来,立马迎上前,关心的询问,“主子,你和帝妃——”

    只是黑枭话还没说完,君颢苍便是厉声打断,“别跟本尊提她!本尊一定是疯了,才跑出来见她!”

    黑枭一听这话,就知道两人肯定又吵架了,哭笑不得的劝说,“主子,我听人说,女人都是要靠哄的,你跟帝妃说两句好话,哄哄她,不就好了吗!”

    “哄她?哼,她要是不到本尊面前乖乖认错,别想本尊原谅她!!!”君颢苍被耍得团团转,已经气得要死了,竟然还想让他去给她低头,门都没有。

    黑枭闻言,无奈的叹了口气,“主子,你这又是何必呢,到头来,折腾的还不是你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