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4章 瞬间没了脾气!
    君颢苍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身体僵硬,愣了一下,也是情不自禁的抱住了苏陌凉,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用一种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温柔,询问道,“怎么了?”

    声音虽然有些低沉,还硬邦邦的,但跟平时的冷言冷语相比,已经温柔太多了。

    黑枭看到这一幕,似乎早就料到了结果,无奈的摇摇头,他就说嘛,他家主子不管多凶多厉害,只要遇到帝妃就没辙!

    之前见他生那么大的气,口口声声说要收拾帝妃,本还以为他见了帝妃,可能还要逞两句威风,哪想到,人家帝妃什么话都没说,仅仅一个动作,就把他给治住了。

    现在只怕是什么火气,什么收拾,全都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眼里心里只有苏陌凉,再也容不下其他!

    黑枭活这么大,跟在帝尊身边那么久,还从没见过帝尊这么没骨气,这么没脾气的一面,想来,只有帝妃有这个魅力,能把一头狮子变成温顺的狗子吧。

    想到这里,他悄悄叹了口气,便是识趣的退了出去,为他们腾出空间来。

    此时的苏陌凉紧紧的搂着君颢苍,脑袋埋进了他的胸膛,隔了好久才闷闷的道,“傻瓜!你是天底下最傻的傻瓜!为什么不说呢!为什么总是要瞒着我呢!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会心疼!”

    君颢苍听到这话,忽然明白了过来,顿时拧眉,“黑枭给你说了?”

    “你别怪他,他只是关心你!倒是你,什么事儿都瞒着我,要不是黑枭跟我说,我现在还蒙在鼓里呢!”

    苏陌凉抬起头,不悦的瞪着他,想到他冒着生命危险去盗取她根本就不稀罕的东西,就怒火中烧,继续骂道。

    “你说你是不是疯了,怎么能去闯凤栖帝国的禁地呢,那有多凶险你不知道吗!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怎么办?你是要气死我才甘心吗!”苏陌凉气红了眼睛,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看到苏陌凉哭了,君颢苍顿时慌了神,心也跟着揪了起来,吻了吻她的额头,“别听黑枭瞎说,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凶险!你忘记,沐卿鸾喜欢我了,她舍不得让我受伤,所以也没怎么刁难我!”

    听到这话,苏陌凉就更是生气,“你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我就想揍你!你说你怎么就那么傻,为什么不假装跟她成亲,非要冒着生命危险去逞强呢!”

    在苏陌凉看来,什么事儿都没有他的安危重要。

    君颢苍没料到黑枭把这事儿也跟她说了,心里将黑枭大卸八块的同时,嘴上不忘调侃,“不是怕你吃醋吗!”

    “我可不像你,跟个醋坛子似的,那么爱吃醋!”苏陌凉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君颢苍似乎不太满意这样的回答,微微蹙眉,“你就这么不在乎我,宁愿我跟别的女人成亲?”

    苏陌凉见他连这个都计较,心里好笑,此刻对上那双布满薄怒的冰蓝眸子,情不自禁的伸手抚上他的眉毛,他的轮廓,深情的道,“傻瓜,对我来说,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比你的生命,你的安危更重要的东西了。你和别的女人成亲也好,生孩子也好,只要你能好好的!只要你幸福快乐!我就心满意足了!”

    以前的苏陌凉从来只有自己,但自从有了君颢苍,她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不重要!

    听到这番话,君颢苍的心涌上一股抽痛,而后不赞同的抱紧她,“你错了,只有跟你在一起,我才会好好的,才会幸福快乐!如果不能跟你在一起,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苏陌凉望着那双专注深情的眸子,想着自己前世对他做的事儿,心里像是千万根针在扎一般,疼痛难忍,眼泪更是不受控制的往下掉,“没有我,你或许会更快乐!”

    君颢苍从她眼里看到了悲痛,有些慌张的握住了她的手,“你怎么了?”

    苏陌凉摇摇头,“没事儿,只是觉得好对不起你!”

    君颢苍听到这话,只当她是在内疚,不禁轻笑一声,转移话题,调侃道,“是呀,整天把我气得跳脚,你的确对不起我!”

    苏陌凉被他逗乐了,嘴上却不饶人的反驳,“明明是你自己脾气不好,爱生气,关我什么事儿!”

    “是!我爱生气,你长得美,说什么都对!”此时的君颢苍搂着她,感受到久违的温暖,埋进她的颈窝,嗅着她独有的香气,一阵心神荡漾,哪还有心思去计较其他。

    良久,他才闷闷的道,“其实,我不是跟你生气,是气我自己!在焚血天城的时候,没能护下你,害你受了重伤,身边在乎的人也全部丧命!在黄泉路里的时候,也没能赶来救你,才让其他男人钻了空子!”

    苏陌凉听到这么自责的话,心如刀割,明明心疼,感动得要死,却还是嘴硬的嘟哝道,“说到底,你就是喜欢吃醋嘛!”

    不说醋还好,一说醋,君颢苍就觉得牙龈酸痛,现在嘴巴里还有一股儿酸味,而后愤愤的道,“所以,你就让人在我饭菜里,加了那么多醋?”

    脑补出他被酸得掉牙的画面,苏陌凉噗的一下笑出声,目光灼灼的盯着他,嘴角扬起戏谑的弧度,“你不是喜欢吃醋吗,我这不是体贴你吗!”

    君颢苍望着那双黑曜石般明亮而又狡黠的眼睛,心中一动,目光微黯,低吟了一声,“我不喜欢吃醋,我只喜欢吃你!”

    说着,他便猛地低头,吻上了苏陌凉的红唇。

    苏陌凉感受到他嘴里的酸劲儿,简直欲哭无泪,什么叫害人害己,她算是领教到了。

    她以后再也不敢在他饭菜里加醋了,因为最后受苦的还是她自己!

    守在外边的黑枭见帝妃大晚上还没有出来,看样子是已经被帝尊给搞定了,这才重重松了口气。

    君颢苍和苏陌凉是一夜睡到大天亮,快到中午了才慢悠悠的醒来。

    “我要出门办事儿,晚点回来看你。”苏陌凉欲要撑起身子拿衣服。

    君颢苍伸手一拉,将她重新拉回怀里,“你昨晚可不是这么说的!”

    苏陌凉一头雾水,“我说什么了?”

    “你说,这世上什么事儿都没有我重要!”君颢苍一本正经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