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4章 斩断他的双手!
    苏陌凉见他又在吃醋,心里好笑,揶揄道,“凭你的绝世美貌,还怕我被他们勾引了去吗?”

    那白衣男子虽然优雅如画,但论五官容貌却连君颢苍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苏陌凉还不瞎,这点欣赏水平还是有的。

    但她的话一出,站在他们附近的好几个人都是侧目望了过来,看到君颢苍一脸的麻子,纷纷恶寒的打了个冷颤。

    “我的老天,那人是不是眼瞎了啊,居然说那一脸麻子的青年拥有绝世美貌!”

    “哈哈,若不是眼睛有问题,就是脑子有问题!”

    “是呀,这世上真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人都有!”

    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君颢苍猛地蹙眉,目光如箭般朝嘲笑之人射了过去。

    嘲笑他的人没料到此人目光这么犀利,都是吓了一跳,而后才稍稍收敛,重新收回视线望向舞台下方的人,嘴上讨论的话题顿时从君颢苍重新回到了凝岚公主的身上。

    “你们说,这次凝岚公主会选几名小倌入府啊?”

    “不知道,听说上次凝岚公主只选了一名男宠,那才艺可以说是技压群芳了啊,这次不知道有没有小倌比上次的小倌更厉害的了!”

    “唉,感觉难啊!凝岚公主府上已经收集了太多惊才艳艳的男宠了,口味也变得越来越叼,想要入她的眼,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听到这些人的讨论,苏陌凉微微挑眉,顺着他们的视线望了过去。

    果然看到,在那舞台之下的正前方,摆放着一个巨大而又豪华的卧榻,卧榻上铺着一层雪白柔软的貂毛,一位身穿大红衣裙的女子撑着脑袋,妖娆的侧卧在榻上,红色与白色的碰撞,光是背影就夺人眼球,让人觉得惊艳不已。

    细细打量,发现她卧榻的两边摆放着矮桌,右手边摆满了点心和瓜果,左手边摆着一鼎雕刻着金色纹路的香炉,里边有异香飘出,萦绕在那红衣女子的周围,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

    她的身边也有好几个小倌伺候,有人帮她捶着腿,有人帮她捏着肩,还有人喂她吃水果,有如此派头的人,除了那位传说中荒淫无道,残暴冷血的草包公主沐卿清,苏陌凉想不到别人了!

    汐诺看到这一幕,自然也认出了她的身份,冷漠的表情顿时沉了几分,微微缩起的瞳孔里有恨意涌动,她面上虽然不动声色,但袖口下的手指却是已经曲握成拳,陷进了手里。

    她这辈子都无法忘记,那段被沐卿清囚禁在地下室,被天天折磨虐打的日子。

    要不是她现在没办法冲上去报仇,她真想现在就将沐卿清给大卸八块了。

    “主子,那个就是凝岚公主!”汐诺极力隐忍住内心的仇恨,上前一步,低声提醒道。

    苏陌凉心中有数,点了点头,“走吧,先找个位子坐下!”

    汐诺领命,抬眸扫了一眼四周的座位,最后找了个比较偏僻的角落,“主子,我们去那儿吧。”

    苏陌凉微微颔首,一把拖着一张臭脸的君颢苍,往汐诺

    指的方向走了过去。

    待他们落座后不久,就有小厮过来询问,“三位公子,要吃点喝点什么吗?”

    苏陌凉随口说道,“就上你们这儿的特色点心和酒水吧!”

    小厮闻言,笑着点头,“得嘞,小的这就去准备。”

    话落,小厮便是屁颠屁颠的跑没了。

    此时,苏陌凉重新望向那白衣男子,耳边萦绕着他的琴音,心灵仿佛被净化了一般,出奇的平静,随后忍不住称赞道,“这男子的琴技倒是不错,没想到这青楼里居然还有这等才艺之人。”

    汐诺知道她对凤栖帝国很多事儿不了解,忍不住解释道,“其实这些小倌很多都是寒门子弟,他们有的是被卖到青楼来的,而有的却是自愿来的。因为对穷苦人家来说,当小倌卖艺,还是个不错的差事,一旦讨了达官贵人的欢心,这赏钱都够普通人家生活一年的了!”

    听到这里,苏陌凉了然点头,“寒门子弟拥有这等才艺也实属难得了。”

    然而,苏陌凉夸赞的声音一落,便听到躺在卧榻上的凝岚公主不耐烦的大吼道,“弹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曲子,曲不成曲,调不成调,就你也配弹琴?”

    “来人啊,把他拖下去,斩了他的双手!”说着,凝岚公主便是高声命令,语气平淡得像是在说拉人下去吃饭一样!

    在座的人听到这话,都屏住呼吸,绷紧了神经,但表情却是没有任何意外,眼神里只浮动着恐惧。

    显然他们是清楚凝岚公主的性格,对这样的场面已经见怪不怪了。

    而苏陌凉却是惊了一跳,冷静的面孔都禁不住的微微变色。

    这白衣男子不光是气质,容貌还是琴艺都算非常出色了,连苏陌凉都觉得十分优秀,却没想到竟然会被落个斩手的下场。

    一个弹琴之人,被斩断了双手,那岂不是成了废人了吗!

    然而还不等苏陌凉回过神来,就看到候在大厅两旁的侍卫,快步上前,一把擒住白衣男子,二话不说便是将他拽下了舞台。

    白衣男子的面色简直比他身上的衣服还要白上几分,眼睛里同样布满了惊恐,一边在侍卫手里挣扎一边向凝岚公主求情,“公主饶命!公主饶命!草民家中有年迈的父母没钱看病,草民要这么死了,谁来照顾他们啊!草民保证,以后一定勤加练琴,绝不让公主失望,求公主饶命!!!”

    可惜,一阵撕心裂肺的求饶并没有打动冷酷无情的凝岚公主,此时的她连头也不抬,只是轻轻挥了挥手,态度非常决绝,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侍卫见此,眼神一厉,强行将白衣男子拖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都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喘一口,生怕落得跟白衣男子一样的下场。

    汐诺见此,更是愤怒的咬紧了牙齿。

    沐卿清真是一点没变,还如以前那样麻木不仁,残暴冷酷!

    可是,就在众人被震慑当场的时候,凝岚公主却屁事儿没有的再度开口,轻轻唤了一声,“下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