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5章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沐卿清气息虚弱,但还是听得清苏陌凉的话,此时用力抓住她的手,像是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救——救我!!!”

    苏陌凉知道她情况不容乐观,顿时朝汐诺大吼一声,“彭诺,过来帮忙!”

    汐诺也是被眼前一幕惊得有些出神,听到苏陌凉的命令才惊醒过来,立马冲过来,搀扶起沐卿清。

    苏陌凉则是二话不说的转过身,一把背起沐卿清,冲着旁边早已吓得面色惨白的丫鬟质问道,“公主的房间在哪!”

    公主的贴身丫鬟被苏陌凉疾言厉色的吼声吓得一抖,连忙往前带路,“在在在——这——这边!”

    苏陌凉见此,便是背着沐卿清,迅速的朝她住处狂奔而去。

    对她来说,沐卿清现在还不能死!

    如今这么多人在场,她要是死了,苏陌凉就没办法代替她的身份,继续留在公主府,以后想要混入皇陵,就难如登天了。

    所以,苏陌凉打算等时机成熟后,再悄悄干掉沐卿清,顶替公主的身份,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才不会被人发现!

    因此,就算沐卿清最后还是难逃一死,也绝不是现在!!!

    这样想着,苏陌凉更是加快了步伐,不一会儿就到了沐卿清的玉翎殿,将她放到了床榻上。

    这时候,几位侍君和男宠们也都跟了进来,看到公主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手臂有黑血不断渗涌,大伙儿都是吓得心惊肉跳,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

    而金涵逸看到沐卿清伤势不浅,当机立断的吩咐丫鬟打水拿药,不一会儿整个玉翎殿都乱成了一团,气氛十分的紧张。

    男宠们看到这状况,也是提心吊胆的,不知道公主是否能熬过这一关。

    想要依附沐卿清的人,则是忧心忡忡,恨透了沐卿清的,却是满心欢喜。

    虽说大家心思各异,但目光却是齐刷刷的落在沐卿清的身上,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就在这时,元宝引着太医小跑着进来,“主子,王太医来了!”

    紧随其后的是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他看到金涵逸,便是准备行礼,可是却被后者连忙扶起,催促道,“王太医就不要多礼了,还是赶紧为公主看伤要紧!”

    王太医闻言,这才快步来到了床前,看到沐卿清手臂的伤势也是惊了一跳,仔细检查了一番后,面色凝重的开口道,“公主中了血海瘴的毒,这毒药,药性极强,一旦沾上就会当场毙命,不过,公主好似是吃了某种保命的丹药,倒没有立刻毒发身亡,真是福大命大啊!”

    听到这话,金涵逸和几位侍君都是朝苏陌凉投去了一抹诧异的目光。

    刚才他们都看到苏陌凉朝沐卿清嘴里塞了东西,没料到居然是保命的丹药,面色都是有些震惊。

    然而,不等他们反应过来,苏陌凉便已经开口问道,“虽然是吃了保命的丹药,但任由毒素蔓延,公主还是必死无疑,所以,当务之急是赶紧解毒,太医有解毒的法子吗?”

    在太医没来之前,苏陌凉就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沐卿清中的毒比较特殊,不是能用一般丹药就可以解毒的,至少苏陌凉的空间里没有解毒的药材,所以才盼着太医想办法。

    王太医毕竟是宫中的老人了,既然辨出了是什么毒,自然是有点办法的,旋即轻轻颔首,拿出一颗丹药给沐卿清喂下,“嗯,老夫这里有暂时遏制毒素蔓延的药,吃下后可以撑个十来天的样子,但想要彻底清除毒素,必须用人血做药引,配着微臣开的药方服下,服用半个月的样子,才能让公主彻底脱离生命危险。”

    听到用人血,在场的众人都是震惊的面面相觑,眼神变得有些闪躲。

    想来,没什么人愿意为了沐卿清,为了一个他们根本就不爱的女人去奉献自己的鲜血,更何况要奉献半个月之久,如此坚持下来,不知道会虚弱成什么样子。

    金涵逸听到这里,却是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王太医,用我的血做药引吧,你尽管开方子,给公主解毒要紧。”

    大伙儿听到金涵逸主动承担下了献血的任务,都是悄悄松了口气。

    而苏陌凉则是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

    第一次见到金涵逸开始,苏陌凉就发现他望着沐卿清的眼神里没有半分的爱慕之情。

    表面上好似很温顺,很体贴,但只要细看,就知道,他眸子里全是一片冰冷!

    这样外表热情,内心冰冷的男子,是很难走进他的心的,像沐卿清这样的草包,就更不用想了。

    再加上,苏陌凉听汐诺说他狼子野心,只是他身份卑贱,是金家的庶子,难以继承金家,才只有通过这种方法往上爬,可见他应该是不甘于当公主的侍君的。

    所以,苏陌凉料定他对沐卿清不但没有感情,反而还很憎恶。

    但是,他现在却能站出来为公主献血,看样子,他也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啊。

    这样想着,王太医便已经开始着笔开始写起药方,最终交到了金涵逸的手里,严肃的嘱咐道,“按照这个方子抓药,和着一碗鲜血熬煮半个时辰,就可以服用了。记得每日服用,服满半个月!”

    金涵逸闻言,连连点头,随即便是朝身边的元宝吩咐道,“快!现在立马照着这个方子去抓药!”

    元宝接过药方,又是急急忙忙的退出了房间。

    王太医看了一眼沐卿清的手臂,最后又嘱咐了一句,“公主的手臂是皮外伤,擦点药,多养养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听到这话,大伙儿都是了解的点点头。

    冉映熏则是吩咐身边的小厮,“承平,送王太医出去。”

    王太医闻言,立马客气的摆手,“不必了,公主受伤,你们还在留下来照顾吧。老夫先行一步!”

    说着,王太医便是拱手,离开了玉翎殿。

    见王太医走了,金涵逸看到大伙儿站满了整个屋子,连点新鲜空气都没有了,顿时挥手吩咐道,“公主暂时没了生命危险,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了!等会丫鬟要为公主打水,擦药,你们这么多人杵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反倒添乱,还是回去等消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