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8章 抓到侯爷的把柄
    ..,

    苏陌凉刚刚看到这叫石头的小厮用力拉扯住微微卷起的袖子,好似在极力遮掩着什么,神色除了冲撞她的害怕以外,还有说不出的慌张!

    苏陌凉不禁联想到,此人若是给公主送药,理应正大光明的才对,怎么会这样鬼鬼祟祟的,还冒失的撞了人!

    所以,苏陌凉心中生疑,叫住了他。

    石头被问起手臂,身子募得一僵,而后僵硬的转过身,颤抖着声音回话,“没——没什么!可能是刚才摔了一跤,摔伤了!”

    苏陌凉闻言,微微挑眉,已经肯定了其中必有猫腻。

    因为她刚才什么都还没说呢,只是问他的手,他却立马回答摔伤了,看样子手臂上应该是有伤口。

    只是他极力遮掩伤口干什么?????站在一旁的段天羽听到苏陌凉这样问,看到石头满脸紧张,手足无措的样子,也是生出了怀疑,皱眉打量了他一眼后便是大步走过去,一把擒住他的手臂!

    石头哪里料到段天羽会直接动手,吓得够呛,急忙挣扎着要抽回手来。

    可是段天羽是有武功的人,小厮哪里是他的对手,随后便是直接无视小厮的挣扎,撩起了他的袖子。

    这时候,苏陌凉和段天羽只看到小厮的手臂上布满了无数道血痕,有的早已结疤,有的只剩下割伤的痕迹,还有的血淋淋的,一看就是刚划伤没多久,只是密密麻麻的,看上去极其的惊悚。

    段天羽被这一幕吓得瞪大了双眼,眼珠子差点掉出来,震惊了良久之后,才难以置信的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石头被他凶神恶煞的质问,吓得一抖,用力抽回手,掩饰着伤口,“奴才刚才说了,不小心摔伤的。”

    “哼!摔一跤,能让你摔出这么多伤痕?到这个节骨眼,你竟然还敢胡说八道,真是好大的胆子!”段天羽彻底怒了,瞋目切齿的低吼起来。

    石头被他的怒火吓得面色惨白,双腿一软,再度跪了回去,磕头求饶,“段公子,奴才不是有意欺骗你的,实在是逼不得已啊!求段公子不要再追究这件事了,就当没见到奴才,不知道这件事吧!求求你了!”

    看到石头苦苦哀求,分明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苦衷,段天羽更是确定了心中的猜测,与苏陌凉对视了一眼,好似在征求苏陌凉的意见。

    苏陌凉看明白了他的意思,随即朝地上的石头,宽恕道,“罢了,这件事我们不追究,你赶紧走吧!别耽误了公主吃药!”

    石头听到她放过自己,喜出望外,感激的磕了几个响头,便是急急忙忙的爬起来,跑不见了。

    段天羽没料到苏陌凉竟然要息事宁人,有些着急的追问道,“晏弟,你为什么要放过他!你刚才亲眼看到了,我们和公主全都被金涵逸给骗了,给公主献血的哪里是他,献血的分明他的小厮啊!他装模作样的主动站出来献血,却在背地里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逼迫自己的小厮代替自己,这么虚伪,这么残忍,这么有心机,你难道不想在公主面前拆穿他的真面目吗?”

    苏陌凉知道段天羽跟金涵逸有深仇大恨,估计等这样的机会不知道等了多久,才终于抓到了金涵逸的把柄,所以难免有些激动了。

    但是,苏陌凉却有别的考量,哪里是他三言两句就可以怂恿的,旋即委婉的拒绝道,“我到公主府,是真心喜欢公主,不是来争权夺利的。所以并不想参与到这些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事情中来!我也奉劝段兄一句,最好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侯爷在公主心目中的地位不是能够轻易撼动的,还是三思而后行!”

    苏陌凉知道,段天羽之所以这样说,就是看在她正得公主宠爱的份上,想要怂恿她出面,在公主面前揭穿这件事。

    因为她如今的一句话在公主面前极有分量,所以,只要她肯出面,金涵逸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

    想到这里,段天羽还不气馁,继续劝道,“晏弟,你既然喜欢公主,难道不想得到公主的独宠吗?你也知道金涵逸在公主心目中的地位非同一般,你难道就不想取而代之吗?”

    苏陌凉见他这般纠缠,也是有些恼了,声音不由自主的冷了下来,“我喜欢公主,只要待在她身边即可,其他别无所求!所以,这个忙,我实在帮不上!”

    “我突然想起还有事儿,没办法陪段兄下棋喝茶,先行告辞了!”说着,苏陌凉便是抱拳,快步离开了此地。

    她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该劝的也劝,也算仁至义尽,至于他能不能领悟到自己的深意,那只有看他的造化了。

    回到澜月阁,汐诺故意支走飞远和永安后,溜进了房间,好奇的询问今天的事儿,“主子,以你现在在公主心目中的地位,完全可以揭穿金涵逸,你为何——”

    他们现在人物证惧在,只要让公主看石头的手臂,就能真相大白,可是苏陌凉却打算息事宁人,当不知道这件事,这不像是她一贯的风格啊。

    苏陌凉挑眉,眼里划过一道精光,意味深长的道,“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毕竟那个金涵逸不是简单的人!”

    从以往的事件来看,此人应该是个心机深沉,做事稳妥之人,他的小厮照理说不应该像今日这般莽撞。

    所以,她总觉得这里边还有不为人知的阴谋。

    汐诺不知道苏陌凉的想法,但听她这样说,就知道她应该是有了旁的打算,旋即点点头,没有多问,直接退了出去。

    而回到自己庭院的段天羽则是气得不轻,他怎么也没料到新来的男宠竟然这样与世无争,超然脱俗,实在是太过稀有了。

    难道他以为只要拥有一颗爱公主的心,就能在公主府站稳脚跟,长久下去了吗,简直太过天真!

    想到这里,段天羽便是嫌弃的呸了一口。

    在他看来,苏陌凉这种想法,愚蠢之极。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这样好的机会,好不容易被我撞见了,要是错过了,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