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1章 想杀的是她!
    “哼,冤枉你?脚和嘴都长在你自己身上,难道还有人逼迫你到本公主面前告状不成!来人啊,赶紧把他拖出去,省得在本公主面前碍眼!”沐卿清厌倦了这些勾心斗角,生气的大喝道。

    听到命令,殿外的侍卫顿时跑了进来,一把擒住段天羽,架着他往外边走去。

    段天羽哪里甘心就这么把命搭进去,用力挣开侍卫的束缚,拼命的朝苏陌凉爬过去,“彭公子,你救救我!看在我们这几日朝夕相处的份上,帮我跟公主说说情吧,求求你了!你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

    苏陌凉见他这般可怜兮兮,倒是想卖个人情给他,旋即朝公主开口道,“公主,我想他做出这种事儿,应该是一时糊涂!虽然耍了些心机和手段,但到底是没有陷害公主,罪不至死。相信,他若不是想要得到公主的宠爱,也不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来,看在他对公主一片痴心的份上,就饶了他吧!”

    沐卿清听到这话,无奈的摇摇头,“你啊,就是太善良了,他刚才分明还想拖你下水,你倒好,竟然还为他说情!什么痴不痴心的,本公主心里有数,你不用替他说好话。”

    “公主,我刚到府上,认识的人不多,结交的人就更是稀少,你就看在我救了你的份上,卖个人情给我,让我跟府上的公子们搞好关系吧!”

    段天羽虽然蠢了点,但也不是完全没用,要是就这么死了,的确有些可惜。

    所以苏陌凉打算救他一命,以后或许还有用得到的地方。

    沐卿清听她都这样说了,自然不好拒绝,随即望向段天羽,冷哼警告道,“这次于晏为你求情,那本公主暂且饶了你的狗命,只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拖出去杖责一百,以儆效尤!”

    话落,侍卫便是再度上前抓住他,用力往外边拽,听到只是责罚,段天羽心里松了口气,没有过多挣扎,因为虽然一百大棍能把他的屁股打开花,但也总比丢了性命强。

    这对残暴冷酷的公主来说,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看到段天羽被拖出去了,沐卿清才有些心烦意乱的挥手,“好了,你们都回去吧,本公主要休息了。”

    苏陌凉和金涵逸闻言,都是识趣的抱拳行礼,退出了玉翎殿。

    从里边出来,金涵逸才停下脚步,冲着苏陌凉笑着道,“彭公子,今天让你看笑话了,不过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你在公主府待久了,也就习惯了!只是我还是得给你一个忠告,在这里边,是没有朋友的,更没有同情一说。你同情别人,别人未必会来同情你,甚至有时候还可能反咬你一口!”

    “哈哈,侯爷这意思,是不满意我为段天羽说情吗?”苏陌凉挑眉,饱含深意的望着他。

    金涵逸笑了,“倒不是针对段天羽,只是给彭公子提个醒而已!好了,我还有事儿,就不陪彭公子,先走一步了。”

    苏陌凉闻言,微微颔首,目送他离开。

    随后,她也带着汐诺朝澜月阁的方向走去。

    汐诺对于段天羽一事儿,还有诸多疑惑,忍不住询问道,“主子,既然你一开始就不想段天羽白白死了,那为何之前不跟他说明白呢?”

    要是早跟他说明白了,也不至于闹出这么多事儿来,让金涵逸得了便宜。

    苏陌凉轻轻扬唇,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要是一开始就说了,他未必觉得欠我人情!而我在关键时候,救他一命,这个意义可就不同了!”

    人对锦上添花的东西都是不太在意的,只有雪中送碳,才最让人感激。

    “可是,他万一不感激主子的救命之恩,还有别的心思怎么办?”

    “你别忘了,他的敌人可是金涵逸,他就算有别的心思,也不得不来找我,毕竟在紧要关头,只有我能替他说得上两句话,今天就是最好的例子!”苏陌凉胸有成竹的道。

    果不其然,没过两天,段天羽就找上门了。

    苏陌凉见他来了,立马吩咐汐诺备茶。

    “晏弟不必客气,其实我今日来,就是想跟晏弟道歉的!”段天羽愧疚得道。

    苏陌凉自然知道他说的是告发金涵逸一事,旋即大度的挥挥手,“段兄,不用放在心上,都是过去的事儿啊!”

    “唉,都怪我愚昧,那日没有听你的劝,才上了金涵逸的当,若是我听了你的,就没有这些事情了!”经过这两天的深思熟虑,段天羽自然是什么都想明白了,心里也十分的后悔。

    那日苏陌凉让他不要多管闲事,想来是擦觉到了什么,可是他被仇恨蒙蔽了眼睛,脑子也变得不清不楚,所以才干了傻事儿!

    “只是我没想到,金涵逸竟然动了杀心,要将我置于死地!”想起金涵逸的歹毒,段天羽就恨得咬牙切齿。

    苏陌凉闻言,却是勾唇一笑,缓缓呷了一口茶水,淡淡的反问道,“段兄,难道到现在你还认为金涵逸是要杀了你吗?”

    “难道不是吗?”段天羽突然听到这话,神情一愣,眉眼里添了几分疑惑。

    苏陌凉见他一脸茫然,不禁笑了起来,“当然不是!金涵逸身为驸马,手段计谋又比你厉害,他要杀你,早就杀了,何须等到现在!其实他想最置于死地的是我,而不是你!”

    “可是我和他早有恩怨,他处处压制我,为难我,早就看我不顺眼了啊!”

    “他处处压制你,为难你,不一定就是想要你的命,我想他那样性子的人,应该是不不屑于杀你,只是单纯的折磨你!”经过这些天的相处,苏陌凉大致摸到了些金涵逸的脾性。

    那人表面温和,实在内心十分的骄傲,他或许记恨段天羽,但在他那么骄傲的人看来,段天羽或许根本不配当他的对手,所以他只是用自己的方法折磨他,来达到他报复的快感而已。

    而她刚到府上就获得了公主的宠爱,言行举止,应该让他感受到了威胁,所以才动了杀她的念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