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3章 金涵逸的秘密!
    被她一言道破,段天羽再一次感叹苏陌凉的厉害,失笑着摇头,“晏弟果然是聪明人,一点就透,什么都瞒不住你。的确,我妹妹当初死活不肯嫁给冉映禄当妾,而我那时候又想要进入公主府,却没有门路,不得不为了讨好父亲,讨好冉映禄,设计欺骗段雪馨,让——让冉映禄——奸——奸污了她——”

    或许是觉得难以启齿,段天羽的声音不自觉的压了下去,说到最后竟是低不可闻。

    但苏陌凉耳力过人,自然是听了清楚,面上虽然不声色,但眸底还是划过了一道惊芒。

    她没想到眼前这个段天羽为了自己的前程竟然这般心狠手辣,居然设计诱骗自己的妹妹,送给别的男人奸污。

    难怪金涵逸会那么恨他,他的确十分可恶啊!

    听到这里,苏陌凉对后面的事情基本都清楚了,“后来生米煮成熟饭,段雪馨就不得不嫁给冉映禄了是吧!”

    段天羽凝重的点点头,“嗯,是的,雪馨被冉映禄奸污,觉得自己没脸面对金涵逸,才彻底死了心,加上父亲的逼迫,她最终只有妥协的嫁进了冉家!”

    苏陌凉得知这样的真相,忽然想起来,金涵逸曾经是汐诺的侍君,后来为了自己的前程,不惜背叛汐诺,成为了沐卿清的男人。

    如今看来,他或许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前程,更重要的,很可能是为了复仇!

    意识到这一点,苏陌凉对金涵逸这个人倒是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晏弟,这件事非同小可,千万不能再让其他人知道了。因为此事要是传到公主耳朵里,后果不堪设想!你想公主那么小心眼的人,怎么允许自己的驸马心里装着别的女人,按照她那残暴冷血的性子,必定会想方设法的除掉我妹妹,所以,事情一旦败露,父亲和冉映禄都不会放过我!”

    “现在我的秘密,不,准确的说段家的秘密你都已经知道了,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我的诚意啊!”

    段天羽声音十分的沉重,眼睛里充满了希翼,还带着些许哀求。

    他连段家保守了这么多年的秘密都捅了出来,可见是被金涵逸逼得走投无路了,这才打算放手一搏。

    苏陌凉郑重点头,答应下来,“放心吧,此事关系着公主,段家和冉家三方势力,我不会傻到参合到这些恩怨中去的。”

    “嗯,只要晏弟明白就好!如今,我已经拿出了我的诚意,晏弟这下子愿意帮我除掉金涵逸了吧!”段天羽眼下最关心这个问题。

    苏陌凉轻轻颔首,“这是自然,只是想要铲除他不是容易的事儿,需要点时间,但这过程,你必须听我的安排。”

    段天羽当然知道这不容易,理解的点点头,“好,我会照着你说的去做,以后有什么事儿你尽管吩咐我就是!”

    “嗯,现在静观其变,有机会我再通知你!”

    有了苏陌凉的保证,段天羽才稍稍放心,随后站起身抱拳道,“好,那我就等着晏弟的好消息了!告辞!”

    他这次来,就是为了跟彭于晏结成联盟,达成共识,如今目的达到,就

    没必要久留,毕竟外边还有两个金涵逸的眼线,不能做得太明显了!

    这样想着,段天羽便是不动声色的走出了澜月阁,很快消失不见了。

    这边的苏陌凉送走了段天羽,便是躺回榻上闭目养神,细细理着几个家族和府上侍君错综复杂的关系,思考着接下来要如何走。

    只是没思考多久,就见汐诺跑进来禀报。

    “主子,范公子来了,正在大厅,等着见你呢!”

    苏陌凉听到范公子,立马想起她刚到府上为难自己的范奕轩。

    只是她之前和那人闹得不太愉快,关系并不融洽,不知道他怎么忽然跑到这里来了!

    汐诺见苏陌凉神色不解,再度补充一句,“他带来了不少贵重的礼物,说是公主赏赐给你的,侯爷特意照着公主的意思,帮你准备的,但侯爷比较忙,没办法过来,他就代劳送过来了!”

    听到这话,苏陌凉才了然点头,原来是来替金涵逸跑腿的。

    “走吧,出去瞧瞧!”既然他都亲自登门了,她总不至于闭门不见,再说了,这些还是公主赏赐下来的东西,公主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说着,苏陌凉便已经起身,披起衣服,走出了卧房,来到了大厅。

    此时的范奕轩正随意的坐在椅子上品茶,那悠闲的姿态根本不像做客,反倒像是澜月阁的主人。

    不过也能理解,范奕轩是公主的侍君,有名有份,又是范家的人,行为举止自然要大套一些。

    所以,他看到苏陌凉出来,也并未起身,只是盯着她,轻笑道,“看样子,我来得不是时候,没想到彭公子正在休息,彭公子不会怪我贸然叨扰吧?”

    苏陌凉闻言,笑了笑,走到他跟前,拱手行了个礼,“范公子说的哪里话,你能来,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怪你叨扰!”

    “哈哈哈,彭公子客气了,我这次来,是来给你送赏赐的。这些宝贝,价值连城,全都是侯爷照着公主的意思,特意帮你准备的,就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说着范奕轩指了指跟前的好几个棕色木箱。

    苏陌凉扫了一眼里边的宝贝,除了一些官窑瓷器,刀剑武器和种类繁多却金贵的小玩意儿以外,还有些衣服和佩饰,一眼望过去,倒是应有尽有,十分齐全。

    看样子,金涵逸为此特地下了一番功夫。

    当然,公主交代的赏赐,他自然是要尽心尽力的准备,这才符合他体贴懂事儿的形象啊。

    这样想着,苏陌凉心中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装作惊喜的道,“我一介贫民,从未见过这么珍贵的宝贝,侯爷却替我准备了这么多,我实在受宠若惊,哪里会不喜欢啊!再者又劳烦范公子大老远帮我送过来,彭某心中感激,不敢有其他奢求!”

    范奕轩闻言,嘴角一咧,眸底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讥笑,随后再度开口道,“彭公子,不用这样客气。你救了公主,立下大功,这些赏赐都是应该的!说来,之前我的小厮还冲撞了你,惹了你生气,这次我亲自来,也是想跟你陪个不是,希望彭公子不要放在心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