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4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
    苏陌凉没想到他会主动跟自己道歉,心头一惊,警惕的打量了他一眼。

    眼前这个男人向来高高在上,目中无人,别说她一个从青楼出来的小倌,就连府上的男宠,他都瞧不上眼,现在却突然低声下气的跟她和解,实在让她有些意外。

    若说是看在她最近得宠的份上,想要和她搞好关系,倒是无可厚非,怕就怕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只是想归想,苏陌凉面上还是很客气的道,“范公子言重了,那日是我不懂规矩,没去请安,还劳烦范公子身边的小厮亲自来请,彭诺又是个粗人,不小心推倒了吉川,该赔不是的是我才对。”

    “哈哈哈,既然彭公子都这样说了,那是不是就代表,咱们以前的恩怨都一笔勾销了?”范奕轩笑了起来,似乎对她的态度十分满意。

    “那是自然,不过是一个小误会,范公子不必放在心上!”苏陌凉恭敬道。

    范奕轩点点头,“公主的赏赐我也带到了,时间不早了,那我就不打扰彭公子休息了。”

    说着,范奕轩便是站起身,拂了拂衣袖,准备告辞。

    苏陌凉见他要走,急忙朝外边的永安唤了一声,“永安,送范公子出去!”

    话落,外边做粗活的永安,立马放下手里的活儿,引着范奕轩出了院子。

    苏陌凉见对方走了,这才叫来了汐诺,关上门吩咐道,“这些赏赐,你抬到侧卧,仔细检查,一个都不要放过!”

    汐诺听到这样的吩咐,神色一惊,立马明白了苏陌凉的意思,抱拳领命后,便是到侧卧去清点礼物去了。

    由于礼物太多,每一个都仔细检查,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

    只是汐诺搜寻一番并没有什么发现,有些气馁的道,“主子,我搜了一遍,并没有任何异常。”

    苏陌凉皱眉,总觉得没那么简单,“我亲自瞧瞧。”

    说着,苏陌凉便是亲自到了侧卧,细细查看着已经被汐诺分门类别的物品。

    目光最终落到了一堆佩饰上。

    她微微皱眉,捡起一个香囊,仔细打量了一番。

    汐诺看到这里,心头一震,追问道,“主子,这香囊有什么问题吗?”

    “嗯,跟其他几个香囊不太一样,这个像是女人做的香囊!”苏陌凉虽然是现代人,但在这个世界待了这么久,男人佩戴的香囊和女人佩戴的香囊还是能够区分得出来的。

    眼下这一个,明显像是女人的香囊。

    汐诺听到这话,还是有些费解,“嗯,这个的确像是女人的香囊,但这个也不能说明什么啊,女人给男人送香囊,本就是表达爱意的意思,主子现在正得公主的宠爱,公主送你香囊,也很正常啊!”

    “公主送我香囊当然很正常,可不正常的是这些都是范奕轩代劳送来的!不得不多个心眼。”苏陌凉冷笑,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汐诺被她这么一点,神色一惊,也立马反应过来了

    ,“主子的意思是,这香囊怕是被他动了手脚——”

    苏陌凉没有回答她,而是直接拆开香囊,瞧了瞧里边,果真发现里边绣着一个柔字。

    此刻,她心中了然,嘴角渐渐勾起一抹冷笑,“范奕轩倒是聪明,将东西混入公主的赏赐里边,若不是我谨慎,怕是要被他蒙混过关了!”

    公主这么多赏赐,光是香囊就有好多个,谁能想到他会在其中一个香囊里大做文章,若不是苏陌凉仔细,怕是很难洞察他的意图。

    想着,她便将香囊递给汐诺,吩咐道,“悄悄拿去处理了,不要让人发现了。”

    汐诺听她如此吩咐,已经确定是这香囊有鬼了,顿时接过香囊,郑重点头,随后便是要退出房间。

    此时的苏陌凉似是想起什么,眸底闪过一抹狡黠,再度叫住她,“慢着,你过来!”

    汐诺见她还有事儿吩咐,立马停下脚步,重新凑上前。

    苏陌凉附在她耳朵边,小声低语了几句,汐诺听了她的计划,脸上扬起笑意,明白的连连点头,“好,我现在就去通知段公子!”

    “嗯,去吧!”苏陌凉微微颔首,放她离开。

    汐诺得令,这才快步走出了房间,佯装着端了些糕点,朝段天羽的院子走去。

    ————————————

    翌日一早,苏陌凉给金涵逸请完安,从华音殿出来,就给段天羽递了个眼神。

    段天羽心领神会的点头,随后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几位男宠,“李公子,周公子,雷公子,秦公子,请留步!彭公子昨日跟我说,今天打算在澜月阁设宴,想邀请大家来热闹热闹,但她怕大家不卖她面子,便托我问问大家,今日可否赏脸一聚啊?”

    听到是彭于晏设宴,府上这些没什么存在感的男宠,顿时受宠若惊,立马点头应下,朝苏陌凉投去讨好的笑容,“哈哈,彭公子太客气了!你亲自邀请,我们哪能不给面子啊,我们还怕叨扰了彭公子呢!”

    “哪有什么叨扰啊,我刚到府上没多久,都还没什么朋友,一个人孤孤单单,巴不得你们来走动热闹呢!既然你们肯赏脸,那现在就移步澜月阁吧!我已经让小厮去厨房备菜了,就等着你们来呢!”苏陌凉热情的邀请。

    被段天羽叫住的几个公子闻言,都是感激的点点头。

    见大伙儿都欣然前往,苏陌凉不禁将目光望向刚从华音殿出来的范奕轩,再度邀请道,“范公子,我今日在院子里设宴,你也来吧!我早就听闻范公子有一把玉鹿箫,吹出来的箫声堪称一绝,当时可是把公主迷得神魂颠倒的,我实在好奇得紧,不知道今日有没有这个耳福,能听到范公子的箫声呢!”

    范奕轩对他们男宠之间的聚会可不感兴趣,更何况还让他为男宠们表演吹箫,简直太掉他的身份,所以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你们聚吧,我就算了!”

    “范公子不肯赏脸,难道还在记恨上次的事儿吗?”苏陌凉扬眉,故意试探道。

    范奕轩被她问得表情一滞,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呵呵,彭公子多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