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5章 苏陌凉的筹谋
    “既然是多虑了,那范公子为何不肯赏脸呢?更何况昨日范公子特意为我跑一趟,我都还没感谢范公子呢,总不至于连个感谢的机会都不给我吧!”

    听到苏陌凉这话,范奕轩知道自己磨不开这个人情,只有硬着头皮答应,“既然彭公子亲自邀请,那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吉川,你去把我的玉鹿箫拿来!”

    在范奕轩看来,彭于晏反正也是将死之人,就让他再蹦跶两天!

    此时的吉川得令,立马点头,朝清秋阁跑去,去拿玉鹿箫了。

    苏陌凉见范奕轩答应前往,眼里划过一道暗茫,与段天羽对视了一眼,便是带着大伙儿朝澜月阁走去。

    只是走到半路,苏陌凉就听到前方传来吵闹的声音。

    走近了,大伙儿才看到,竟然是刚刚跑去拿玉鹿箫的吉川和彭于晏身边的小厮彭诺吵了起来。

    吵着吵着,两人还你推我搡的。

    汐诺一个用力,又是将吉川给推到了地上。

    不过,汐诺这次可不是失手,分明是用了极大的力气,把吉川摔了个四仰八叉,也算是报了上次诬陷她的仇了。

    范奕轩看到这一幕,眉头一竖,愤怒呵斥道,“混账!你们在闹什么!”

    汐诺看到苏陌凉等人走了过来,这才收敛的退到了一边。

    吉川这次是真的摔得不轻,疼得呲牙咧嘴的,还不忘朝范奕轩告状,“主子!彭诺欺负奴才!他横冲直撞的冲过来,撞了奴才,非但不道歉,还说是奴才撞了她,非要奴才给他道歉,奴才气不过跟他理论了两句,没想到他竟然动手打人!”

    吉川虽然也会点功夫,但哪里是汐诺的对手,碰到汐诺的刁难,基本没有还手之力,只有任由她欺负。

    苏陌凉听到这话,不等范奕轩开口,便是抢先训斥道,“放肆!彭诺,你撞了人,还敢打人,好大的胆子!看样子,平时太纵容你,让你越来越没规矩了!你撞伤了吉川,还不赶紧给吉川道歉!”

    彭诺被苏陌凉训斥了,才有些不情愿的看了吉川一眼,“多有得罪,冒犯之处还往见谅!”

    “哼,你打了我,说句得罪就算了吗!”吉川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哪那么容易算了。

    况且对方还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他光是看着就来气。

    苏陌凉见吉川气很了,连忙帮汐诺说好话,“吉川,我的小厮无礼冲撞了你,我代替她给你道歉。回去后,我一定好好惩罚她!”

    说着,苏陌凉便是将在身上的玉佩取下来,递到了吉川的手里,“我身上也没带什么,就这玉佩比较值钱,就当做给你的赔礼了,还望你不要跟他一般计较!”

    一旁的段天羽看到那玉佩,惊了一跳,“晏弟,你那可是公主送给你的,价值连城的玉佩啊,你怎么能拿那么珍贵的东西来送人呢!”

    “没事儿,玉佩我那儿多的是,送一块两块,不碍事!这次的确是我小厮不对,总不能让范公子身边的小厮受了委屈吧。”苏陌凉极为大方的道。

    在场的几位男宠听到这话,都是惊讶的面面相觑,纷纷感叹着苏陌凉亲切大方,自家小厮闯的祸,他却能放低身份,给一个奴才赔礼道歉,还拿出这么珍贵的玉佩,这样的人品,实在难得啊。

    当然,不止他们,就连吉川都有些受宠若惊,此刻握着晶莹剔透的美玉,瞧着上面独特的花纹,光是摸着那质感,就知道这是件价值不菲的好宝贝。

    意识到这一点,吉川心头的怒火像是被一盆冷水浇下来,瞬间灭了干干净净。

    他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连忙推拒,“彭公子,你这玉佩太珍贵了,奴才实在不敢收!”

    “你不用跟我客气,我小厮两次让你受伤,我一直过意不去,如今一点薄礼,聊表歉意!你要是愿意原谅他,不跟他计较,就赶紧收下吧!”

    听到苏陌凉这样说了,吉川哪里好意思再拒绝,其实说到底,心里还是巴不得收下的,毕竟这么珍贵的宝贝,都够他吃一辈子了呢。

    “那奴才就多谢彭公子赏赐了!”说着,吉川便是陪笑着将玉佩揣进了怀里。

    范奕轩看到苏陌凉都这样低声下气的跟他小厮赔不是了,也不好意思继续追究,只是装模作样的训斥了吉川几句,便是将此事揭过去了。

    段天羽看到事情办妥,这才吆喝着大家朝澜月阁走去。

    ————————————

    不知不觉,又是过了两天,公主在侯爷精心照料下,伤势已经痊愈。

    金涵逸为了庆祝公主身体康复,特意在花园设宴,安排了节目,为公主助兴。

    许是为了讨公主欢心,男宠们都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而坐在苏陌凉身边的范奕轩却是不停的为苏陌凉倒酒,一边说说笑笑一边劝酒,显得十分的热情。

    苏陌凉几杯下肚就有些不胜酒力,面色涌上了些潮红,身子也开始摇摇晃晃起来。

    “不行了,不行了!我醉了,喝不了了!”苏陌凉舌头打结的摆手道。

    “彭公子,看样子酒量不行啊,喝这么点就不行了。”范奕轩笑着摇头,与坐在公主身边的金涵逸对视了一眼,眼睛里有冷芒浮动。

    金涵逸见此,旋即朝公主说道,“公主,我看彭公子醉得不轻,还是放他回去休息吧!免得等会醉得人事不省了,反倒麻烦!”

    沐卿清闻言,微微点头,“好,你派人扶他回去吧!”

    金涵逸得到了公主的首肯,便是朝旁边的吉川道,“吉川,你送彭公子回澜月阁,好生伺候,知道吗!”

    吉川抱拳领命,便是朝苏陌凉走去,苏陌凉见此,立马摆手,“不用了,彭诺扶我回去就行,再说了,澜月阁还有侯爷送的永安和飞远呢,吉川还是留下来伺候侯爷吧!”

    说着,苏陌凉便是在汐诺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朝着公主行了个礼。

    “罢了,彭诺,你好生伺候你家主子,回去之后给他醒醒酒吧!”金涵逸倒是没有强求,随后吩咐了一声。

    汐诺点头应是,随后便是扶着苏陌凉离开了花园。

    回到澜月阁,苏陌凉便是冲她递了个眼神,“你退下吧,我想休息了吧。”

    汐诺心领神会的点头,听话的为她掩好房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