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6章 包围澜月阁!
    外边的永安和飞远看到汐诺伺候了苏陌凉出来,连忙迎上去,关怀道,“彭诺,彭公子已经睡下了吗?”

    汐诺深深看了他们一眼,“嗯,主子喝醉了,一躺上榻就睡沉了!”

    永安和飞远闻言,饱含深意的对视一眼,眸底闪过一抹窃喜。

    随后永安体贴的道,“彭诺你今晚伺候公子应该也累了,先去休息吧,这里有我们伺候着呢!不会出岔子的!”

    汐诺这次倒是没有强留下来,装作疲倦的样子打了个哈欠,“嗯,反正主子也睡下了,应该也没什么事儿了,你们就在这儿守着吧,有事儿了再叫我!”

    看到汐诺转身去休息了,永安和飞远都是松了口气,他们本以为还要费一番口舌呢,哪知道这么容易,看来老天爷都在帮他们,一切都格外的顺利呢。

    苏陌凉那边是睡下了,而正热闹着的花园却是忽然传来一声惊恐的大吼,“不好了,不好了,有刺客!”

    吼声如雷般炸响,在座的沐卿清和公子们都是被吓了一大跳。

    这时候,大伙儿只看到一个穿着青色衣衫的小厮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喘着粗气指着后院的方向,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刺——刺——刺客!!!有刺客!!!”

    众人听到刺客,全都变了脸色,沐卿清更是惊得站起了身,着急的大吼道,“刺客在哪!”

    上次她看戏的时候就突然冒出来一群刺客,那时候她身边的鬼豹刚好被她派出去办事儿,不在她身边,好在彭于晏及时冲出来救驾,不然她就死在那群刺客手里了。

    遗憾的是,那群刺客全都当场毙命,没有留下一口活口,她派人调查了这么久都没有任何线索,所以现在听到刺客,沐卿清顿如惊弓之鸟,十分的敏感。

    青衣小厮额头冒汗,神色慌张,指着澜月阁的方向,喘着粗气道,“奴才看到刺客跑进了彭公子的院子,奴才害怕刺客再次行凶,所以赶着过来禀报。”

    一听这话,在场的男宠们全都震惊的面面相觑,而金涵逸则是沉了面色,凝重的朝沐卿清开口道,“公主,刺客跑进了澜月阁,怕是对彭公子不利啊!”

    沐卿清闻言,猛地皱眉,想到后果也是白了脸色,当机立断的大吼,“来人啊,马上包围澜月阁抓刺客,务必保证彭公子的安全!”

    沐卿清的命令一下,一大群侍卫顿时朝澜月阁的方向急奔而去。

    待沐卿清和男宠们赶到的时候,侍卫便已经将苏陌凉的院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沐卿清心系彭于晏的安危,三步并作两步的进了院子。

    侍君和男宠们也是好奇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跑到公主府来行刺,也是紧随其后,顿时挤满了整个院子。

    此时的永安和飞远正守在苏陌凉的房门口,看到公主,侍君和一大群男宠气势汹汹的涌了过来,神色一惊,惶恐的连忙行礼。

    得知苏陌凉有危险的沐卿清,哪里还顾得上这些礼节,直接冲侍卫大声命令,“来人,给本公主搜!绝不能让刺客给跑了!”

    侍卫们得令,纷纷涌进来,准备闯入苏陌凉的房间搜查刺客。

    飞远和永安见此,吓了一跳,赶紧挡在门口,神色紧张的道,“公主,彭公子已经睡下了——这样贸然闯进去怕是不太好吧!”

    沐卿清没料到两个奴才居然敢违抗自己的命令,当场就火了,“放肆!本公主下令搜查刺客,你们竟敢阻拦,不要命了吗!”

    飞远和永安被公主的怒火吼得一颤,顿时跪在了地上,骇然失色的磕头,“公主饶命,公主饶命!”

    “哼,再不滚开,本公主就真要了你们的命!!!”沐卿清本就是个没有耐心的人,美艳的脸蛋已经布满了愠怒,胸口的怒火更是随时都要爆发出来。

    永安和飞远自然知道公主的脾气,此刻已经吓得面色惨白,抖如筛糠,但还是不敢挪动半步让侍卫进去!

    金涵逸见他们还如此固执,忍不住解释道,“刚刚有人说刺客跑进了澜月阁,所以,为了你们主子的安危,你们赶紧让开,让侍卫抓住刺客才最紧要啊!”

    永安和飞远闻言,面色除了恐惧以外,还显得十分的为难和慌张。

    “奴才不是要阻拦公主搜刺客,只是——只是——只是——”永安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表情纠结成了一团,为难得话都说不完整了。

    看到两个小厮如此反常的举动,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觉得奇怪。

    沐卿清自然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已经没有耐心跟他们废话,冷哼一声,“本公主看,是你们心头有鬼!!!”

    说着她便是上前两脚,用力踹开两人,随后又是一脚踹开房门,直接破门而入。

    沐卿清身后的侍卫们为了保护她的安危,也是随着她蜂拥而入。

    凑热闹的侍君和男宠们在看了永安和飞远的古怪之后,心中好奇,也跟着跑了进来一瞧究竟。

    范奕轩对这一切早已心知肚明,看到大伙儿闯入彭于晏的房间,眸光闪烁着兴奋的神色,嘴角划过一抹隐晦的笑意,也是跟着人群走了进去。

    他对接下来的一幕,可是期待得很呢!

    然而,待他跟着人群走进侧卧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却是让他愣住了。

    此时的苏陌凉还躺在榻上沉沉的睡着,突然听到无数的脚步声涌进来,才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缓缓睁眼,瞧了一眼。

    看到公主和一大群男宠,一大群侍卫全都站在自己的屋子里,苏陌凉还以为自己是做梦了,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确认了老半天,才一脸茫然的问道,“公主,你们-你们这——这是干什么?”

    范奕轩看到苏陌凉的床榻上,只有他一个人,根本没有女人的身影,顿时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也是不敢相信的仔细瞧了瞧床榻和四周,眼睛都差点看穿了,都没有找出半点女人的痕迹。

    这一刻,范奕轩满心期待的心情一下子堕入冰窖,凶悍的冷意瞬间袭遍全身,让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