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8章 公主的丫鬟死了!
    小厮感受到公主身上散发出的煞气,害怕得浑身发抖,最终架不住她目光的凌迟,颤颤巍巍的回话,“看——看——看到芷柔姐姐的尸——尸体了!”

    沐卿清听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更是深受打击的后退了一步,再也控制不住脾气,愤怒大吼,“尸体在哪!”

    “在——在明遥湖!”小厮吓掉半条命,说话都哆嗦了。

    “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带路!”知道芷柔在公主心里的地位不一般,一旁的段天羽急忙提醒道。

    小厮被这么一吼,才反应过来,连忙点头,转身朝明遥湖的方向奔去。

    沐卿清不相信芷柔就这么死了,非要亲自去确认尸体不可,所以二话不说就跟了上去。

    在场的其他人也是被今晚一连串的事情,弄得稀里糊涂的,一会儿刺客,一会儿芷柔被杀,一出接着一出,让人措手不及。

    不过,细细一想,发现这两者之间好似冥冥之中存在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联系。

    这样想着,大伙儿的好奇心再度被勾了起来,也是一路跟着小厮,来到了明遥湖。

    到明遥湖的时候,大伙儿看到芷柔的尸体已经被的捞到了岸上,她浑身湿漉漉的,面色惨白如纸,双眼紧闭着,俨然没了生机。

    段天羽还是不太确定,忍不住上前,伸手探了探她的气息,最后遗憾的摇了摇头,“公主,芷柔已经死透了!”

    范奕轩听到这话,看到芷柔的死状,心里咯噔一下,眸子瞬间涌上难以遏制的震惊,他怎么也没想到,本该出现在彭于晏床上的芷柔,却出现了在这里。

    而本该被打晕的她,不但死了,还被人抛尸湖中!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实在出乎他的意料,让他都有些缓不过神来。

    至于金涵逸,表面装作很淡定,但内心的震惊同样不小,此刻抬眸看了一眼苏陌凉,见她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俨然一副不知情的样子,不禁眯起了眼睛。

    因为他知道,这件事必定跟她有关!

    可她却伪装得这么到位,可见此人的心机到底有多深!

    沐卿清听到死透了,霎时怒得像头狮子,咬牙切齿的大吼,“到底是怎么回事!!!芷柔好端端的怎么会落到水里去???”

    在场的侍君和男宠们都没料到这一幕,全都吓得噤若寒蝉,不敢吭声,生怕牵连到他们身上。

    因为他们知道,沐卿清是个脾气古怪,很挑剔的人,在她身边伺候的丫鬟,很少能待上一个月的。

    而芷柔是在沐卿清小时候,就一直跟在身边伺候,是最了解她,最得她的心意,在沐卿清的心目中有很重的分量。

    如今,芷柔死了,就再也没有那么懂她,那么会伺候她的丫鬟了,不用想也知道,沐卿清必定是愤怒到了极点。

    所以这个节骨眼,他们一定要小心翼翼的伺候,千万不能说错话,触怒了公主。

    沐卿清看到关键时候,一个二个都不吭声,更是火冒三丈,冲着发现尸体的小厮撒气道,“耳朵聋了,听不到本公主的话吗!”

    小厮被她一吼,吓得双腿一软,猛地跪在了地上,哭兮兮的求饶,“公主饶命,奴才不知道啊,奴才刚才只是路过这里,看到湖中飘着个东西,走近了一看,才表现是芷柔姐姐,这才让人把她从湖中捞了起来,随后便急忙跑去跟你禀报了,其他的,奴才一概不知啊!”

    范奕轩虽然不知道芷柔为何会死在湖里,但也察觉出了阴谋的味道,此刻心里有些发虚,急忙掩饰道,“看这情形,芷柔应该是失足落进了湖里,当时没人发现,没能及时救援,所以才造成了这样的悲剧!”

    他虽然没有派人要芷柔的命,但却派人去打晕芷柔,因此,为了不将自己牵连进来,他还是希望能将这件事尽快揭过去。

    而段天羽听到这话,嘴角忍不住扬起一个讥讽,不太赞同的道,“范公子,我看不然吧,芷柔向来是个稳妥的人,怎么会突然失足呢?这事儿你不觉得蹊跷吗?”

    “额,再稳妥的人,都有疏忽的时候吧!”范奕轩被他那古怪的眼神盯得额头冒汗,心虚的咽了咽口水。

    段天羽闻言,却是笑了,“芷柔莫名其妙被淹死,你不觉得蹊跷,反倒觉得是性格稳重的芷柔自己疏忽了,我怎么听着这话反倒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啊。”

    范奕轩被问得一震,此时接收到公主和男宠们怀疑的目光,心头像是打鼓似的,慌成了一团。

    “呵呵,段公子如此说,倒是有栽赃的嫌疑了,范公子不过是猜测,表达自己的看法而已,还不至于上升到欲盖弥彰的程度吧!”看到范奕轩被呛得说不出话来,金涵逸唇角轻扬,缓缓开口道。

    段天羽知道金涵逸是个狠角色,自己向来是说不过他的,眼下又是被他给噎得开不了口,顿时气得黑了脸色。

    此时的苏陌凉却是十分淡定,看了金涵逸和范奕轩一眼后,朝公主建议道,“公主,芷柔姑娘死得突然,还是请个仵作来检查一下芷柔姑娘的尸体吧!刚才我的院子闹刺客,这边芷柔姑娘就遇了害,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弄清楚死因的好,总不能让芷柔姑娘死得不明不白吧!”

    沐卿清听到这话,赞同的连连点头,“对,你,赶紧去请仵作过来,本公主要知道真相!”

    跪在地上求饶的小厮被点名,颤抖着身子点点头,立马起身去请仵作了。

    许是知道公主正在盛怒中,仵作来得极快,到了现场,便是恭敬的给沐卿清行礼。

    沐卿清心烦意乱,直接喝道,“别浪费时间,赶紧给本公主瞧瞧,芷柔到底是不是淹死的!”

    仵作闻言,不敢耽搁,顿时上手检查尸体,最后在头部发现了端倪,“公主,她的真正死因不是淹死,而是头部被钝器所伤,被人打死的。”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一片哗然,全都震惊的瞪大眼睛,神色复杂的面面相觑。

    他们不知道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杀公主身边最得宠的贴身丫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