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0章 是她栽赃陷害我!
    听到段天羽这么一说,在场的周公子,李公子,雷公子和秦公子等人都是想了起来,纷纷点头附和,“对啊,上次我们亲眼看到彭诺撞倒了吉川,彭公子过意不去,就将这玉佩送给吉川当做赔礼!照理说,玉佩应该在吉川那儿啊,怎么会——”

    当时他们听说那玉佩是公主赏赐的,所以特别留意了一下,却发现竟然是白玉鹰佩,心里十分的羡慕,印象自然也非常的深刻,当时他们还感叹彭于晏胸襟宽广,能将这么珍贵的宝贝送人,实属难得呢!

    可哪知道吉川拿到这么珍贵的宝贝,不好好珍藏起来,却出现在芷柔的手里,实在也太奇怪了!

    思及此,大伙儿都是意识到什么,纷纷将目光望向了吉川。

    从白玉鹰佩出现开始,吉川就忐忑不安,如今被这么多人盯着,更是吓得面色惨白,满头大汗!

    沐卿清发现他神色不对,就知道必有猫腻,眸光一厉,生气大喝,“你老实交代,彭公子是否将这白玉鹰佩赏给你了?”

    吉川被沐卿清凶神恶煞的一吼,顿时吓得跪到了地上。

    他知道现在就算失口否认都不行了,因为那日那么多男宠在场,全都亲眼看到他收下了彭于晏的玉佩。

    有这么多证人在这里,他要是有半句谎言,怕是下一秒就会被公主拖出去斩了,所以不得不老实回答,“是,奴才前几日的确是收了彭公子的赏赐,但是奴才不知道玉佩为什么会出现在芷柔的身上啊!”

    “哼,你收下了玉佩,却不知道玉佩会出现在这儿,难道玉佩还会自己长脚跑了不成?再者,它哪里都不跑,偏偏跑到了芷柔的手里,这像话吗?”沐卿清听到这么荒唐的回答,怒火又是上升了一大截。

    段天羽闻言,也在旁边添油加醋的道,“是呀,芷柔生前死死抓着玉佩,一看就是挣扎的时候,从凶手身上抓下来的。凶手当时可能被人发现了踪迹,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只有急急忙忙的将芷柔推进了湖里,没有来得及处理尸体,才没有注意到芷柔手里的玉佩。他或许想着事儿后,再把尸体打捞起来,悄悄处理掉,却没想到这么快就东窗事发了,你说我猜得对吗,吉川?”

    吉川被段天羽扣了这么大个罪名,顿时百口莫辩,急红了眼眶,顿时指向苏陌凉,推卸责任道,“不是的,奴才没有杀害芷柔!是彭公子!一定是彭公子!是他陷害奴才,奴才什么都不知道,奴才是被冤枉的啊!”

    苏陌凉听到这话,觉得有些可笑,“吉川,我知道你一直记恨我纵容彭诺打了你,但你也不能为了脱罪,就给我扣上杀害芷柔的罪名啊!再说了,那块玉佩,我都送给你了,断没有拿回来的道理,你这样无凭无据的胡乱栽赃,实在令人心寒啊!说来,我还想跟你家主子搞好关系呢,你这样一搞,岂不是让我和范公子生出间隙吗!”

    苏陌凉这话看似在解释,却在无形中将范奕轩给牵连了进来。

    一旁的柳泽宇闻言,恍然大悟的道,“哦,我知道了,难怪刺客要往澜月阁的方向跑呢,原来是想栽赃陷害彭公子啊!”

    柳泽宇跟冉映熏是一头的,与范奕轩和金涵逸的关系并不太好,所以看到吉川遭殃,自然忍不住落井下石。

    冉映熏也在此刻出言训斥,“吉川,你好大的胆子,为了栽赃陷害彭公子,竟然杀害芷柔,干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实在太可恶了!”

    “奴才冤枉,给奴才一百个胆子,奴才也不敢杀害公主身边的红人啊!”吉川被千夫所指,吓得哭起来,只有一个劲儿的磕头。

    听到这里,其他人也都明白过来,齐刷刷的望向范奕轩,心里已经有了数。

    吉川不过是一个奴才,的确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杀害芷柔,来栽赃彭于晏,所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必定是范奕轩的主意!

    因为大家都知道,范奕轩早前就跟彭于晏结仇,心里估计早就怀恨在心,所以他派吉川杀害芷柔,栽赃彭于晏,不是没有可能!

    可惜的是,吉川运气不好,被人发现了踪影,匆忙之下没有发现自己掉落的玉佩,就将尸体丢入湖中,朝澜月阁的方向逃去。

    他们本以为能栽赃彭于晏,谁知玉佩会暴露了他们的身份!

    想到这里,大伙儿不得不感慨,还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范奕轩一时间成了众矢之的,此刻接收到众人责备的目光,也是慌得白了脸色,连忙摆手解释,“不是!我没有!我没有派他杀害芷柔!”

    沐卿清见事情真相大白,他还死不承认,顿时怒得瞋目切齿,面容狰狞的大吼道,“好你个范奕轩!到这个节骨眼,你还想狡辩!”

    范奕轩见公主已经认定了他是凶手,惊骇失色的解释道,“公主,真的不是我!我真的没有做过!这一切分明是彭于晏栽赃陷害我,我才是受害者啊!”

    “公主,你要相信我,我明知道芷柔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我怎么可能做这些让你伤心的事儿啊!”

    “哼,本公主看,你正是看在芷柔在本公主心目中的地位不一般,才打了她的主意!你可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啊,连本公主身边的人都敢动,看样子是活腻了!”沐卿清咬牙,怒哼一声。

    范奕轩被她的话吓得惨白如纸,连忙跪了下来,“公主,我跟你发誓,芷柔真不是我派人杀的,这一切都是彭于晏的阴谋,求公主明察秋毫!”

    “范公子,没想到,你到现在,还死不悔改!之前彭公子不跟你一般计较,三番五次的想跟你搞好关系,这些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结果你却这般小肚鸡肠,实在令人失望啊!”段天羽失望的摇摇头,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厌恶。

    其他人也是赞同的连连点头,都是觉得范奕轩心胸狭隘,容不得人。

    “好了,你也不要狡辩了!那么多人看到你的小厮收下了白玉鹰佩,白玉鹰佩又恰好出现在了芷柔的手里,现在是认证物证具在,你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来人啊,把范奕轩和吉川拖出去斩了!”沐卿清已经不想再看到范奕轩恶心的嘴脸,直接大声命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