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1章 金涵逸说情!
    范奕轩哪料到公主竟然真的要斩了自己,顿时吓得面如土色,怔了片刻后,惊恐的爬到沐卿清的脚下,扯着她的衣摆,拼命的解释,“不是我!公主,你要相信我!凶手真的不是我!”

    如今人证物证具在,范奕轩已经找不到证据来证明自己,只有一个劲儿的否认!

    但是这样的否认显得太过苍白,没有任何说服力。

    所以,在大家眼中,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沐卿清本就因为芷柔的死,窝了一肚子的火,哪有心情听他狡辩,直接一脚踹开他,“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拖下去!!!”

    范奕轩不但杀了芷柔,还差点陷害了彭于晏,这样可恶的人,沐卿清实在没理由放过他。

    金涵逸看到范奕轩遭了秧,没办法坐视不管,忍不住开口说情道,“公主息怒,范奕轩虽然罪不可赦,但毕竟是范家的人,他要是就这么死了,我怕公主不好给范家交代啊!”

    “不好交代?范家难道还能把本公主打来吃了不成?”沐卿清一听这话,更是火了。

    “侍身倒不是这个意思,公主身份尊贵,自然是不把范家放在眼里,但范家在凤栖帝国的地位不低,在女皇心目中也极有分量,就算他们表面不敢把公主怎样,但难免会因为这件事生出间隙,在背地里搞鬼!公主别忘了,宫中还有个范侍郎呢!”金涵逸恭敬抱拳,凝重的提醒道。

    听到这话,沐卿清心头一惊,神色也严肃了起来。

    沐卿清向来任性,不管什么事情都只图自己的痛快,很少想到会有什么后果,更别说分析利弊了,如今被金涵逸这么提点,心里倒是生出几分动摇。

    的确,她虽然不怕范家,但范家的地位和势力,就连女皇都要忍让三分,更何况她了。

    再加上范奕轩的哥哥如今正得女皇宠爱,她要是杀了范奕轩,范侍郎必定会在女皇身边吹吹枕边风,到那时她怕是免不了一顿责备。

    看到沐卿清沉默了,金涵逸知道有戏,赶紧趁热打铁的道,“公主,侍身知道,芷柔的死让你很生气,但人死不能复生,就算杀了范奕轩,芷柔姑娘也不会回来。公主何必为了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坏了跟范家的关系,徒增烦恼呢!”

    “哼,范奕轩胆大包天的杀了本公主的贴身丫鬟,闯下如此大祸,不杀他,难消我心头之恨!”沐卿清说白了,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金涵逸也不着急,耐心的劝道,“是,侍身知道公主心头有气,但公主惩罚他的办法有很多种,实在没必要杀了他啊!让他死太容易了,怕就怕生不如死啊!”

    听到这话,沐卿清才挑起眉头,看了金涵逸一眼。

    她虽然很不想饶了范奕轩的命,但又不得不承认金涵逸说得有几分道理。

    范家好歹是七大家族中,比较有威望的家族,范奕轩虽然只是庶子,但也是范家派来联姻,与她搞好关系的。

    芷柔的死虽然让她痛心,但在别人眼中也只是死了个丫鬟,而她为了丫鬟要杀范家的儿子,无疑是打范家的脸,范家对她必定是有看法的!

    为了一个丫鬟,坏了跟范家和女皇的关系,的确不值当。

    再者,凭着她的性子,要说杀人,府上的侍君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可不就是看在七大家族的面子,才忍了下来吗!

    既然都忍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一次!

    当然,金涵逸说得不错,惩罚范奕轩的方法有很多种,不一定就是杀人!

    段天羽看到沐卿清被劝得动摇了,心中着急,想要极力挽回公主的决定,“公主,范公子闯下如此大祸,这么能这么轻易饶了他,如果连杀人都能饶,那以后大家岂不是都乱套了吗?”

    不等沐卿清开口,金涵逸便是抢先道,“段公子,我知道你与范奕轩关系不太融洽,但你也不能因为个人恩怨,陷公主于不义啊!你既然是公主府的一员,还请你以大局为重!”

    “再者,你如今只是男宠,还没有资格置喙侍君的事儿,你说这话是不是越距了啊?”

    看到段天羽再次被金涵逸怼得说不出话来,苏陌凉不得不承认这个金涵逸是有两把刷子的,将事情利弊分析得头头是道,难怪公主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偏偏要听金涵逸的,此人的确是不简单啊!

    想到这里,苏陌凉朝段天羽递了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示意他不要冲动。

    金涵逸刚才那番话,虽然是在为范奕轩求情,但却说得十分漂亮,处处都在为公主着想。

    公主明显已经被他劝服,有了自己的想法,而段天羽要是在这个节骨眼阻止,倒是有为了争宠,不顾公主处境,落井下石的嫌疑了!

    但段天羽接收到苏陌凉的意思,却是急得半死,他不明白,眼看着范奕轩就要免了死罪,苏陌凉为何还能如此淡定。

    要知道,他们可是好不容易抓到机会,精心谋划的这一出啊。

    难道就要功亏一篑了吗?

    不甘心!他实在不甘心啊!!!

    但是,他发现自己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非但不会让公主回心转意,还会落个陷公主与不义的下场。

    这样想着,段天羽气得握紧了手指,恨死了金涵逸。

    眼看着,就要将金涵逸的帮手给除掉了,偏偏被他中途拦截,可恶!

    沐卿清听了金涵逸的话,也是不悦的瞪了段天羽一眼,“身为男宠,你胆子也不小!是不是也想本公主杀了你,在府上立立规矩,免得其他男宠也乱套了啊?”

    段天羽见公主发怒,吓得脸色一白,连忙鞠躬请罪,“公主恕罪,侍身再也不敢多言了。”

    苏陌凉见此,抱歉的解释道,“公主,求你不要责怪他。这段时间,我与段公子朝夕相处,有了深厚的情谊,他是看不惯范公子栽赃陷害我,才忍不住为我打抱不平,说来,都是我的错,公主要怪罪,就怪罪到我身上吧!”

    沐卿清自然不会怪罪她这个无辜的受害者,连忙伸手,扶起他,“于晏,你这次差点被人陷害,何错之有啊,你不要把什么过错都往自己身上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