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3章 她竟然为范奕轩说情!
    ..,

    时间一晃,三日过去。

    这日一大早,苏陌凉还在休息,就听到汐诺来报,段天羽已经在大厅候着了。

    苏陌凉见他大清早来扰人清梦,倒是有些好奇他有什么事儿这么着急,随即起床披好衣服,快步走到了大厅。

    段天羽在大厅坐立难安,看到苏陌凉出来,便是迎了上去,面色焦急的道,“晏弟,这个节骨眼,你居然还在睡觉!”

    苏陌凉被他说的一头雾水,“现在这个时辰,我难道不该在睡觉吗?”

    “哎呀,你难道没听说吗,昨晚范奕轩忍不住酷刑伺候,晕死了过去,据说奄奄一息,还差点死了,所以金涵逸连夜到公主跟前求情,公主已经让范奕轩回清秋阁养伤了!”段天羽急得不行,像是倒豆子似的一股脑的吐出来。

    听到这话的苏陌凉却是没有任何意外,缓缓走到椅子落座,淡定的开口,“不是很正常吗,范奕轩又不傻,怎么可能会真的待在地牢受刑,再者,有金涵逸的关照,地牢的奴才当然也得配合着演戏。所以,范奕轩假装晕死,从地牢出来,不是迟早的事儿吗!”????段天羽见他心里跟明镜似的敞亮,更是气得不轻,“你明知道范奕轩在里边待不了多久就会出来,根本不能把他怎么样,为何那晚不将范奕轩斩草除根!”

    由于他们都是庶子,吃穿用度,随身携带的佩饰,都是稀疏平常,烂大街的东西,所以彭于晏不惜用白玉鹰佩这么珍贵的宝贝做诱饵,才好不容易策划了一出大戏,结果却没能要范奕轩的命,光是想到这里,段天羽就气不打一处来。

    本来,他还盼着能除掉范奕轩,让金涵逸孤立无援,然后再慢慢的扳倒金涵逸,可哪知道,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如何不让人火大!

    “段兄,其实你之前就该有心里准备,范奕轩有范家撑腰,想要一举铲除他,是不可能的事儿!更何况为了争风吃醋,杀死个丫鬟,也不算什么大事儿!”

    听到这话,段天羽更是急了,“连杀死公主身边的人都不算大事儿,那什么才算大事儿?要知道光是设计陷害范奕轩杀死丫鬟,都费了我们九牛二虎之力,更别说陷害其他的大事儿了,难道我一辈子都要被他们压着,翻不了身了吗?”

    “段兄别着急!只要段兄肯配合,其实要范奕轩的命,没有想象中得那么难!”苏陌凉淡定的劝慰道。

    “这还不难?现在范奕轩都从地牢里出来了,不可能再回去了。再者,经过那日的事儿,他们都提高了警惕,想要再陷害他们,哪里是容易的事儿!”段天羽面色难堪,眉头紧皱,心里一顿烦躁。

    苏陌凉闻言,却笑了,“谁说他不会再回去了?”

    段天羽被他这莫名一笑,弄得有些疑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范奕轩就算从地牢出来,我也能将他送回去!”苏陌凉勾唇一笑,眸底划过一抹精光。

    见苏陌凉胸有成竹的样子,段天羽才重新燃起了几分希望,好奇的询问,“你要怎么把他送回去?”

    “既然范奕轩差点被打死,现在还奄奄一息,我们身为男宠的,自然得去探望探望他!”

    段天羽哪料到苏陌凉竟然要去看他,顿时惊得瞪大了眼睛,“你疯了吗,他在背后捅你刀子,你竟然还去探望他!更何况,他只是点皮外伤,根本没有伤筋动骨,你说你不知道真相也就算了,明知道他在骗人,还去探望,你是吃饱了撑的吗!”

    “哈哈,就是知道他在骗人,才要去探望,而且不止我,你也得去!”苏陌凉别有深意的笑了起来。

    段天羽对那范奕轩记恨已久,听到这话,顿时排斥的拒绝,“我才不去,我怕我去了,真会控制不住上去打死他!”

    苏陌凉知道他不能理解自己的做法,勾唇一笑,一本正经的道,“你若是想范奕轩死在地牢里,最好按照我说的做!”

    段天羽听她这般说,立马意识到事情不简单,迟疑了片刻,最终朝着苏陌凉鞠了一躬,“但凭晏弟吩咐!”

    苏陌凉见他愿意听自己的,这才冲他招招手。

    段天羽见此,立马凑上前,附上耳朵,听她具体的计划!

    听了苏陌凉的安排后,段天羽眼前一亮,刚还郁闷的表情一扫而空,渐渐跃上喜色,“哈哈哈,还是晏弟有办法,我现在就去清秋阁,‘好好’探望他!”

    好好两个字被段天羽咬得有些重,一听就是话里有话。

    苏陌凉见他明白了,满意的点点头,“嗯,去吧,我一会儿就来!”

    段天羽则是笑着点头,“好,我在清秋阁,恭迎晏弟大驾。”

    话落,段天羽便是抱拳离开了大厅,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身影,一看就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弄死范奕轩。

    此时的苏陌凉也不耽搁,起身叫来了汐诺,“陪我去一趟玉翎殿!”

    “主子,你这是要——”汐诺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到公主面前,替范奕轩说情。”苏陌凉眸底闪过一抹狡黠。

    汐诺听了,更是满脸问号,“主子,我听错了没有,你要给范奕轩说情?”

    她家主子向来不按套路出牌,她已经领教过很多次了,但这次未免也太荒谬了。

    “嗯,你没听错,赶紧帮我更衣洗漱!”苏陌凉认真的点点头,吩咐道。

    汐诺虽然猜不到苏陌凉心头的想法,但也知道她此举必定有她的道理,随后不再多言,为她打水更衣。

    拾掇完毕,苏陌凉从澜月阁出发,很快来到了玉翎殿。

    此时的沐卿清刚刚起床,正在用早膳,听到苏陌凉求见,便邀请他一同用膳。

    苏陌凉知道段天羽还在清秋阁等着自己,不敢耽误,婉拒公主的好意,“谢公主体恤,我已经用过早膳了。”

    “你大清早过来,有什么事儿吗?”沐卿清微微颔首,问了一句。

    苏陌凉点点头,“昨晚我听说范公子扛不住酷刑,差点死在了地牢里,直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嘴里却是一直叫着公主的名字,我听了,心有不忍,所以便想着来请公主去看看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