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5章 暴怒的沐卿清
    更何况,眼前的人是他从来瞧不上眼的男宠,段天羽。

    段家虽然也是七大家族之一,但无论从哪方面都赶不上他范家。

    再者,段天羽比他的身份还要卑贱,到了公主府也只谋了男宠之位,连侍君都够不上。

    就是这样让人唾弃的卑贱之人,利用卑鄙手段,让他栽了个跟头,就以为自己稳操胜券,跑来看他的笑话,语气中更是带着浓浓的鄙视和得意,所以范奕轩难免怒火中烧,说话也直来直往,十分犀利。

    “是,我承认你范家权势滔天,连公主都要忌惮三分,但你别忘记了,公主就算不杀你,可有的是法子对付你。要知道生不如死,可比死难过多了!我到要看看,到时候的你,还像不像现在这般嘴硬!”段天羽脸上扬起幸灾乐祸的笑容,故意激怒他!

    范奕轩听到这番话,只觉可笑,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盯着他,冷笑道,“说你天真,你还不承认!我前两天被打入地牢受刑,你见我生不如死了吗?有侯爷的吩咐,你觉得地牢里谁敢对我真的用刑?有范家撑腰,谁敢真的得罪我?再说了,等公主气消了,侯爷在公主面前替我说两句好话,这件事就会揭过去了!你以为我这次真的栽你手里了吗?呵呵,别做梦了!”

    段天羽听到这话,嘴边的笑意更深,然而还不等他开口,门外便是传来一道愤怒的大吼。

    “没人敢得罪你,本公主敢!!!本公主不但敢得罪你,还敢宰了你!”

    沐卿清的怒吼如雷般炸响,顿时骇得范奕轩从床上滚了下来。

    此时,坐在椅子上的段天羽看到沐卿清面色铁青的大步走了进来,精致的五官布满盛怒,横眉怒目的瞪着范奕轩,俨然一副要吃人的架势,心中一喜,敬畏的站起身,赶紧行礼。

    此时的沐卿清浑身散发着戾气,一进来就让屋子里的温度骤降,顿时吓得滚落在地的范奕轩打了个激灵。

    范奕轩做梦也没料到,公主竟然会亲自到他的清秋阁来!

    要知道他平常本就不怎么得公主的宠爱,公主来他清秋阁的次数,两只手都数得过来。

    加上公主这次以为是他谋杀了她身边最得宠的丫鬟,已经将他恨到了骨子里,看到他都心烦,这下子怎么会突然到清秋阁来?

    然而,就在范奕轩震惊,纳闷的时候,却看到苏陌凉紧随其后的走了进来。

    这一刻,范奕轩才恍然大悟!他又中了彭于晏和段天羽奸计!

    这一切都是他们的阴谋,都是他们一早策划好的!!!

    段天羽故意来探望自己,嘲笑自己,激怒自己,而彭于晏便是将公主请过来,撞见这一幕,听到他刚才那番话。

    真是好歹毒的手段,好狠的毒计啊!

    意识到这一点,范奕轩吓得浑身冒汗,连忙朝沐卿清磕头认错,“公主恕罪,侍身是被段天羽气糊涂了,才说的胡话,公主千万不要当真啊!”

    “你真当本公主是草包,连你真话和胡话都分不清了吗!!!”沐卿清闻言,气得咬牙切齿的大吼出声!

    刚才她走到外边听到范奕轩骂自己草包,就已经火冒三丈,想要杀人了。

    但为了听他后面的话,她竟是努力抑制住了杀人的冲动,强迫自己听完了他的话。

    所以,在得知范奕轩的真实想法后,沐卿清犹如暴怒的狮子,哪里还有理智可言,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将眼前这个范奕轩大卸八块,千刀万剐!!!

    感受到沐卿清身上散发出的滔天怒火,范奕轩惊慌失色的颤抖起身子,哭兮兮的求饶,“刚才那番话,不是侍身的本意,侍身只是为了在段天羽面前逞能,故意气他的,不是侍身的真心话啊,求公主明鉴!”

    “哼,不是真心话?那你骗本公主,说你伤势惨重,性命垂危又是怎么回事?本公主刚才分明听你说话中气十足,表情更是精神奕奕,没有半点受伤的样子,你真当本公主是草包,好糊弄是不是?”沐卿清最讨厌欺骗,更何况这个男人把她当成傻子一样玩弄鼓掌之间,这口恶气让她如何咽得下去!

    范奕轩被她一声怒吼,吓破了胆,身子抖如筛糠,面色惨白得吓人,只知道磕头求饶,“公主饶命,公主饶命!”

    “饶命?你不是有范家撑腰,笃定本公主不敢杀你吗!现在怎么要求本公主饶命了?”沐卿清想到他刚才的那番话,把她堂堂公主贬得一文不值,却将他范家捧到天上去了,就气得咬牙。

    她还不相信,她堂堂一国公主,还杀不了一个家族的庶子!

    想到这里,沐卿清的眸色一厉,脸色划过一抹残忍,冷酷的怒哼道,“本公主倒要看看,杀了你,范家是不是就要骑到本公主的头上去了!”

    说着,她便是扯着嗓子,朝外边大吼一声,命令道,“来人啊!把范奕轩押入地牢,扒皮抽骨,活活打死,谁敢求情,一并杖毙,驸马也不例外!!!”

    听到驸马也不例外几个字,段天羽便知道这次公主怕是连金涵逸都恼上了。

    这一刻,段天羽不得不承认,彭于晏的计谋实在是高,不但将范奕轩置于死地,还不忘往金涵逸身上泼脏水,如此一来,公主怕是要怨金涵逸不顾她的命令,暗中给范奕轩提供便利,合起伙来欺骗自己。

    想到这里,段天羽心中好笑,大呼痛快,但碍于公主在这儿,不敢发作,只有硬生生的憋着。

    至于范奕轩则是如遭雷劈,惊骇失色的大喊起来,“公主饶命!侍身再也不敢了!那些都不是侍身的真心话,只是气话,公主要相信侍身啊,侍身是被冤枉的,是被他们陷害的!”

    范奕轩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段天羽不是来看自己的笑话,而是来陷害自己的。

    更是没算到,一直不待见自己的公主会竟然会来探望自己!

    他以为有范家撑腰,有侯爷关照,这次从地牢出来,就万事大吉了,却没想到这两个豺狼虎豹,竟然在这里等着他的!

    他恨啊!!!

    “哼,本公主要信了你,就真是草包了!来人,赶紧拖下去!给本公主狠狠的打,要是没有打死,你们就替他去死!”沐卿清不耐烦的挥手,直接下了死命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