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7章 让你见个老熟人
    入夜,公主身边的丫鬟曼荷,果然亲自登门来请苏陌凉过去。

    苏陌凉早已拾掇完毕,给汐诺递了个眼神,吩咐将古琴带上,随后就跟着丫鬟,一路到了玉翎殿。

    苏陌凉被带到了玉翎殿的卧房,只见曼荷朝着那珠帘之后的身影,恭敬行礼,禀报道,“公主,彭公子带到了。”

    “你退下吧!”珠帘之后传来慵懒的声音,让人听了心痒痒的。

    曼荷得令,躬身退了出去,只留下苏陌凉一人站在原地。

    苏陌凉则是规规矩矩的给沐卿清行礼,“于晏给公主请安!”

    “今晚不必多礼,进来吧!”

    得到沐卿清的邀请,苏陌凉这才撩开珠帘,走了进去。????此时,只见沐卿清妖娆的侧躺在睡榻上,身上穿得十分单薄,里边只有一件亵衣,外边披着白色轻纱,雪白的肌肤,婀娜的身段若隐若现,不得不说,沐卿清虽然是个草包,但却是难得的美人。

    相信她要不是个废物,应该会有很多男人趋之若鹜的。

    当然,看到眼前一幕,苏陌凉还是忍不住感叹,都说沐卿清是个好涩的,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能如此风骚的勾引男人,想来也只有青楼里的风尘女子有这样大的胆子吧,也难怪她的言行举止不被世俗接受。

    然而苏陌凉正想着,沐卿清就已经从榻上起来,走到了她的跟前,伸出芊芊玉指,性感的抚过苏陌凉的面颊,缓缓往下,“满意你看到的吗?”

    沐卿清对其他是没什么自信,但在对身材方面却是十分的骄傲,因为她有十足的把握,让这个爱慕自己的男人,为她疯狂!

    苏陌凉感受到她的手,不断往胸膛移去,不避不闪,嘴角竟是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反问道,“不知道,公主对我的身材满意吗?”

    苏陌凉今晚过来,没有穿裹胸,所以只要轻轻一摸,就能察觉出异常。

    果然,下一秒,沐卿清就变了脸色。

    “你!你!你怎么——怎么有胸!”沐卿清震惊的瞪大眼睛,呆滞了几秒后,猛地缩手,难以置信的盯着苏陌凉!

    苏陌凉嫣然一笑,理所当然的道,“我是女人,当然有胸!公主何必大惊小怪!”

    得知这样的真相,沐卿清犹如五雷轰顶,骨头差点都被震碎了。

    她不堪打击的往后退了两步,惊恐失色的直摇头,“不!不可能!你怎么——怎么会!!!”

    让自己心动的男人,竟然是个女人!!!

    相信任谁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更何况是最讨厌欺骗的沐卿清!

    要知道她那么相信他,那么宠爱他,到头来,却告诉她,这一切全都是假的!

    所以沐卿清当场就火冒三丈,震惊的质问道,“你!到底是谁!到底想干嘛!”

    “我是谁不重要,我来,只是想让公主见个老朋友而已!不知道公主还记得凝芙公主吗?”苏陌凉微微扬眉,轻飘飘的问了一句。

    听到凝芙公主几个字,沐卿清头顶像是炸了个响雷,面色唰的一下灰白一片,一副惊吓过度的表情!

    愣了几秒后,沐卿清意识到危险,顿时转身朝外边跑去,然而她刚张口,准备叫人,苏陌凉就已经洞察了她的企图,瞬间闪身掠到了她的跟前,一个伸手,点住了她的穴道,让她既说不出话,也动弹不了,僵硬的立在原地。

    沐卿清满目惊恐的盯着苏陌凉,额头已经有冷汗泄下,看样子是被吓得不轻。

    苏陌凉看到她惊恐到这种程度,就知道她心中有鬼,勾唇不禁斜起一个讽刺的弧度,指尖划过沐卿清娇嫩的面颊,幽幽开口,“公主这么着急的往外跑干什么,难道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你的老熟人了吗!”

    “放心吧,我知道你们姐妹多年未见,应该很想念对方,所以,特意将凝芙公主带了过来,让你们好好叙叙旧,于晏是不是很体贴啊?”

    沐卿清被苏陌凉冰凉的手指,阴邪的语气,刺激得浑身颤栗,布满惊恐的眼珠子差点从眼眶里瞪出来,奈何自己动不了,也说不出话,只有任由苏陌凉摆布。

    关于凝芙公主的事儿,虽然已经过去了四年之久,但她凄惨的下场,沐卿清到现在还历历在目,所以一听到凝芙公主几个字,她便吓了一大跳。

    因为当初的她可是在折磨凝芙公主上出了不少的力啊。

    尽管后来,凝芙公主失踪了,她搜遍了整个凤栖帝国都没有找到她的踪影,但一个被废掉了武功,折磨得浑身是伤的废人,在她看来,也活不了多久。

    所以,这些年她已经认定沐卿舒早已暴尸荒野了。

    可哪知道,在这么多年后,会再次听到这个让她嫉妒得发狂的名字!

    苏陌凉知道沐卿清很震惊,勾唇一笑,朝着外边喊了一声,“彭诺,把我的古琴拿进来,我要为公主弹琴助兴。”

    听到暗号,一直候在外边的汐诺拿着早已准备好的古琴,快步走了进来。

    她来到卧房,将古琴摆放到了苏陌凉的跟前,随后抬眸望向一脸惊恐的沐卿清,嘴角咧出一个诡异的弧度,亲切的打着招呼,“妹妹,好久不见了啊!”

    听到这话,看到对方阴冷的笑容,沐卿清吓得打了个寒战,只觉得脊背像是爬上了一条毒蛇,顿时窜起一股冷意。

    苏陌凉知道这是汐诺跟沐卿清之间的恩怨,并不打算参与,随即朝着汐诺开口道,“她就交给你了。要怎么处置,随你高兴!”

    说着,苏陌凉就退到古琴之后坐下,轻轻抚弦,真的弹奏了起来。

    汐诺闻言,朝着苏陌凉感激的点点头,而后朝沐卿清走了过去,拿着匕首,轻轻擦过沐卿清的面颊,情不自禁的感叹道,“四年了,时间真是漫长啊,我足足花了四年的时间,才重新走到了你的面前!你可知道这四年,我多么的想你,白天想,晚上想,做梦都想,想掐死你,扎死你,杀死你!”

    每个字汐诺都咬得很重,里边透着切齿仇恨,说着,她便猛地挥刀,只听噗嗤一声,狠狠扎进了沐卿清的肩膀。

    奈何沐卿清被点住了穴道,说不了话,此刻连惨叫都发不出来,只有硬生生的扛了下来,就连她细微的闷哼都被琴音掩盖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