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8章 玉翎殿失火了!
    看到沐卿清忍受着剧痛,却发泄不出声音,汐诺心中痛快,又是一刀扎进了她另外一只肩膀。

    沐卿清再度痛得闷哼一声,美艳的脸蛋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

    看到沐卿清痛苦而又狰狞的表情,再也没有丝毫美感,汐诺扬起一个冷笑,拿着匕首拍打着她的面颊,“痛吗?这才扎了两刀,就痛了吗?当初,你可是在我身上扎了一百多刀啊!你这才哪到哪啊!看样子,你这些年过得太好了,这身子是越来越脆弱了!”

    汐诺想到自己在沐卿清手里遭的罪,就恨不得将她大卸八块。

    只是,就这么杀她太便宜她了,再怎么说,汐诺也要将自己曾经受的苦,尽数奉还才行。

    所以,她忍下了杀人的冲动,凑到她的耳边,浅浅低吟,“沐卿清,你没想到吧,我不但没死,还活着回来了,不但活着,还恢复了灵力,养好了身体。就连被你毁容的脸,也变好了!你是不是很后悔,当初没有一刀扎死我啊!”

    沐卿清听到她阴冷的声音,像是从地狱飘出来的一般灌入自己颈窝,更是惊骇得颤栗不止,惨白的脸色已经没了任何血色,简直比死了还难看。

    见她被自己吓着了,汐诺嘴边的笑意更深,用匕首轻轻拂过沐卿清的面颊,呢喃道,“你曾经划伤了我的脸,毁了我的容,那时候见你笑得那么开心,我也好想感受一下你当初的快乐,也想知道,划伤别人的脸蛋到底是什么滋味!”

    “想来,毁掉一张这么漂亮的脸,一定非常过瘾!!!”说着,汐诺再度用匕首轻轻拍了拍她的面颊,冰凉的触感和晃来晃去的银光,更是吓得沐卿清目眦尽裂,不一会儿,汐诺就闻到了一股尿骚味。

    低头一瞧,沐卿清竟然被吓尿了。

    汐诺看到这里,不禁冷笑一声,“看来,你不止是个草包,还是怂包,这都还没开始动手呢,你就吓成这样,等会我扒你的皮,剜你的骨,你可要怎么办啊!”

    汐诺一边感叹着,一边用匕首用力划过她的面颊,只看到刀锋所过之处,瞬间有鲜血喷涌而出,不一会儿就成了一个血淋淋的大口子。

    沐卿清感受到面部传来的剧痛,心里仿佛被个无形的大石压住,抖动着嘴唇,发出牙齿打颤的声音,显然是被汐诺的举动吓得半死。

    汐诺却还不肯罢休,又是挥舞着匕首,在她的脸上雕刻起花来,不一会儿,那原本漂亮的脸蛋已经血肉模糊,看不清原本的模样了。

    由于太过疼痛,沐卿清的脸已经扭曲,此刻只看到那血肉一抽一抽的,看上去十分可怖。

    汐诺见她的容貌是毁掉了,这才转战其他地方,一点一点的扒皮剜肉,一点一点的扎她刺她,故意吊着沐卿清的性命,狠狠折磨她。

    直到沐卿清整个人都鲜血淋淋,血肉模糊,白骨可见了,汐诺才有些不舍的结束了她的性命。

    此刻,看到倒下血泊中,惨不忍睹的沐卿清,汐诺觉得解恨的呼了一口气,眼眶变得有些湿润。

    因为这一天,她等了四年,终于被她等到了。

    想到这一切都是苏陌凉带给她的,汐诺心中感激,跪在苏陌凉的面前,

    重重磕了三个响头,有些哽咽的道,“谢谢主子!”

    苏陌凉知道她心中的恨,对她的痛苦感同身受,因为她曾经也被人陷害过,伤害过。

    那种面对强大的敌人,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简直比死还难受。

    而汐诺竟然忍受了四年之久,可想而知,这是何等的痛苦。

    想到这里,苏陌凉有些心疼,起身搀扶起她,“你我之间,何须说谢!赶紧起来,把这里收拾了,别让人怀疑了!”

    汐诺知道事情还没完,赶紧点点头,开始收拾现场,处理血迹。

    待一切都收拾完毕了,汐诺才走出了玉翎殿,重新候在了门口。

    同样守在门口的曼荷见她出来,只是瞧了她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因为她怎么都想不到公主会被身边这个看似瘦弱的小厮给扒皮抽骨。

    直到夜深人静,玉翎殿里忽然传出刺目的火光和强烈灼热感,打着瞌睡的曼荷才猛地惊醒过来,惊恐失色的张大嘴巴,“火!火!火!”

    火势蔓延的十分迅速,待她反应过来,整个玉翎殿都已经笼罩在了大火之中,正因为事出突然,曼荷一时被吓得语无伦次,彻底傻住了。

    一旁的汐诺见了,立马着急的大吼,“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救驾!”

    被汐诺一提醒,曼荷才醒悟的连连点头,顿时冲了进去。

    汐诺紧随其后,伸手一捅,直接刺中要害,曼荷直接倒在了地上,很快被火焰掩盖而去。

    这时候,汐诺赶紧吞下苏陌凉用曼荷的血液炼制出来的易容丹,变成了曼荷的样子,顿时冲进火堆,背着早已易容成公主的苏陌凉跑了出来。

    冲到了院子里,汐诺才扯起嗓子吼起来,“失火了,失火了!快来人啊,快救火!!!”

    听到汐诺的喊声,在远处巡逻的侍卫,这才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昏昏欲睡的丫鬟和奴才们听到这样的动静,也都惊醒过来,纷纷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此刻,看到竟然是玉翎殿着火了,大家都是吓了一大跳,纷纷抬来水桶,开始灭火。

    赶来救驾的侍卫长方刚,见公主已经被救了出来,只是身上有些狼狈,身体没有大碍,才重重松了口气,随后快步上前,朝着苏陌凉行礼,“属下救驾来迟,还望公主恕罪!”

    苏陌凉咳嗽了几声,摆了摆手,“不碍事!”

    而后,她一脸着急的指着玉翎殿,“彭于晏还在里边的,你们赶紧去救他!”

    方刚看了一眼玉翎殿的火势,遗憾的摇了摇头,“公主,现在火势太大,要是派人进去,非但救不出彭公子,还会将命搭进去,所以——”

    “意思是,本公主要眼睁睁看着彭于晏烧死在里边吗!!!”苏陌凉装作悲痛的大吼。

    方刚知道公主特别宠爱那位彭公子,如今见她这般激动,只有无奈的抱拳,“这样的火势,彭公子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还请公主节哀顺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