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1章 谁有杀人动机!
    如今看来,果真如此啊!

    苏陌凉正想着,冉映熏就已经走到了跟前。

    他余光瞥了一眼汐诺手里拿着的食盒,似乎对一切都了然于胸,很快敛下了眸底的情绪,开口道,“相信压惊汤,药膏什么的,侯爷已经送过来了,侍身就不多此一举了。侍身知道公主平时睡眠不好,再加上遇到今晚这样的事儿,怕是更难入眠!”

    “好在侍身前段时间,特意为公主寻来了一款叫乾天奇竹的安神香,据说这香对助眠有奇效,十分的珍贵。相信,公主有这乾天奇竹的帮助,精神应该会放松不少!”

    说着,冉映熏便是朝身后的小厮吩咐道,“子秋,还不赶紧给公主点上!”

    子秋连连点头,赶紧将安神香放在了公主床榻附近的桌子上,用火折子轻轻点燃,用手扇了扇里边的香气,不一会儿气味就散发了出来。

    苏陌凉闻到那浓郁的香味,眸中闪过一抹疑虑,而后抬眸深深打量了冉映熏一眼,只见他笑得一脸真挚,眉眼里更是带着些撩人的味道,让苏陌凉不得不感叹此人果真是个妖孽,眼神实在太会勾人了!

    之前她听段天羽说,冉映熏是个嚣张跋扈,骄纵任性的,依苏陌凉来看,此人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至少,他在讨好公主上,下足了功夫,是个拿捏得当的,也难怪他平时在公主面前这般没规没矩,都鲜少受到责罚,甚至受宠爱的程度,还丝毫不亚于金涵逸。

    相信,除了他长得妖孽性感,会勾人以外,跟他的脑子也是分不开的。

    只是,苏陌凉虽然心里将他剖析了一翻,但面上还是装作满意的点点头,“这次你有心了!闻着这个香,本公主还真有点困了,你先退下吧!”

    冉映熏本以为公主会留下自己,哪知道还真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赶他出去。

    看样子,那彭于晏在公主的心里,还真是有些分量啊。

    见公主完全没有留下自己的打算,冉映熏知道自己若是强行留下来,只会触怒公主,所以不得不忍下心头的不甘,朝着苏陌凉行了个礼,“那侍身就不打扰公主休息,先行告退了。”

    话落,冉映熏才识趣的退了出去。

    看到冉映熏真的走了,汐诺才忍不住感叹道,“这冉映熏的行为举止虽然嚣张跋扈,但没想到竟然也是个体贴有心的!那安神香,我略有耳闻,是非常稀有的东西,他能弄过来,怕是花了好一番功夫。”

    苏陌凉听了,却是勾唇一笑,琥珀色的眸子里隐隐有冷芒浮动,“呵呵,体贴有心?你怕是对体贴有心有什么误解吧!”

    一听这话,汐诺便知道苏陌凉是话里有话,心头一惊,好奇的反问,“此话怎讲?”

    随后,只见苏陌凉指了指那香炉,冷声道,“那安神香里的药材的确稀有,但却多了一味天肠草,单论天肠草,倒是没什么危害,但是与圣霞花在一起焚烧,就会产生一种迷情的功效,会勾起人的**,还会让人上瘾!”

    一听这话,汐诺顿时明白过来,“难怪冉映熏如此得宠,原来在这安神香里做了手脚啊!”

    苏陌凉笑着摇摇头,“我看他不是为了争宠,而是想要沐卿清的命!”

    突然听到这话,汐诺惊了一跳,有些不敢相信,“主子,冉映熏很早就跟着沐卿清了,沐卿清一直待他不薄,他怎么会——怎么会对沐卿清下杀手?”

    “因为那气味,不但有迷情的效果,还能使人变得暴躁,长期下去,甚至危及生命。想来,沐卿清性格暴躁,应该有这些安神香的原因在里边。”苏陌凉没有理会汐诺的质疑,自顾自的解释道。

    汐诺闻言,受惊不小,顿时转眸望向桌上的香炉,想起刚才冉映熏一脸真挚的笑容,竟是有些毛骨悚然。

    她真是没料到,连冉映熏都想害死沐卿清!

    果然,这府上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主子,如此说来的话,上次派人刺杀沐卿清的人,不一定就是金涵逸了!这冉映熏也有了嫌疑!”想到上次的刺杀事件,汐诺顿时有了大胆的猜测。

    苏陌凉再度摇头,“不止冉映熏,几个侍君都有嫌疑!”

    “这段时间,我仔细观察了下,除了表面大方得体,实则心机很重的金涵逸和性格张扬跋扈,骄纵任性的冉映熏以外,其他侍君对沐卿清,也没什么真感情!”

    “比如,你以前的侍君,柳凌枫,听说他才高八斗,功夫还不弱,只是出身低,被迫嫁给你,现在又成为沐卿清的人。所以,他性格刚毅,宁折不弯,清高孤傲,对沐卿清冷若冰霜,没有好脸色,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一个优秀,心中有抱负的男人,成为公主的侍君,对他来说,应该是一辈子的耻辱,因此,他或许会为了结束这种耻辱的生活,杀死沐卿清!”

    汐诺听了,觉得有理的连连点头,她太清楚柳凌枫的性格,当初让他嫁给不是草包的自己,他都没什么好脸色,更何况嫁给草包沐卿清。

    他的确是有嫌疑的!

    此时,苏陌凉不等她开口,接着道,“不过,他的兄弟柳泽宇,则是完全不同性格的人,因为他基本就是个势力小人,说话尖酸刻薄,却是个没脑子的,能在公主府站稳脚跟,全靠巴结冉映熏。他讨好公主,也只是为了让自己生活好得舒适点。所以,他派人刺杀公主的可能性比较小!”

    汐诺点头,接过话来,“还有那个宁陌殇,他身体不好,常年称病,很少在公众场合出现,应该是个宁静淡泊之人!或许也没有加入这些纷争中来。”

    “呵呵,这可不一定!那人常年称病,对很多事儿都置身事外,至今为止,我都还没瞧上他一眼,鬼知道他是真的生病,还是装的!”苏陌凉冷哼一声,显然连那宁陌殇都怀疑上了。

    汐诺之前倒是没想过装病,被苏陌凉这么一提,似乎觉得也有可能了。

    “那秦之炎呢?他也有杀害公主的动机吗?”汐诺越发觉得这件事扑所迷离,继续追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